“你说你挺大个老爷们叫柳儿这个娘们唧唧的名字羞不羞昂?”我无语的说了一句。

  “要你管,你不也叫懒儿听着也跟小姑娘名字是的。”柳儿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

  “你可以叫我小公举。”说着我还摆了一个挺可爱的姿势直接给她逗笑了。

  “不要脸。”

  日子就这么的平静下来了,我以为自己的腿随着时间慢慢就能好,怎料不仅没好,反而开始发炎肿胀,甚至伤口出现黄脓,整个人的腿都是麻的,木的,一点知觉都没有,那块肉就像是死肉是的。

  忽然间我变得很恐慌,不禁在想万一这腿要是废了,以后我真的就是残疾人了。

  这天,我跟柳儿在啃着馒头沾矿泉水,我两口就给噎下去了问道:“柳儿你说要一天饭能要到多少钱?”

  “看命,好的时候二三百,三五百,不好的时候一块两快甚至几毛钱,点背了就一分也要不到。”柳儿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水满不在意的回道:“怎么问这个。”

  “随口问问,要饭这钱这么好赚的话,你兜里有钱吗,能不能先借我看看病,回头我十倍百倍的还给你。”阳哥不是吹牛逼,钱这东西再多也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来的重要!如果因为没钱而耽误我腿的治疗,我是没办法接受的。

  “老兄我但凡有点钱都不能再这个拉不拉屎的地方跟你俩馒头沾矿泉水。”

  “你要了这么多年饭就一点存折都没有吗?你不总跟我说你是乞丐界的马云吗。”

  我的眼神里有挣扎,有期盼,希望柳儿能像我说的那样,真的拿出存折来帮我。

  但是……柳儿为了让我死心,干脆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晃了晃手里的馒头跟矿泉水。

  唉,我重重的叹了口气。

  柳儿忽的眉头一挑,言语里带着戏谑的嘲讽语气:“哎,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要饭?虽然说可能要来的钱不会多,但是多少还是能要到一点的,毕竟以你现在的造型来看想要出去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肯定是不行的,走路都需要担架的存在。”

  “好吧。”虽然极为不愿意,但我不能生生的看着这条路烂了,还得治!

  “看吧,话是个人都会说,谁想要饭,还不是逼的没招了,懒哥这么高风亮节的人都要去要饭了,我这么一个俗人自然免不了俗,明天咱俩就去要饭吧,合作一把,绝代双骄!”

  晚上,我俩就在家里研究怎么合伙要饭,也就是俗称的怎么个骗人法。

  我是不能露面的,现在全国对我严打这么重,这饭没要成,直接进牢里蹲着个屁得了。

  在一个,让年纪轻轻的我要饭?着实有点丢人。

  于是在我的聪明才智之下,阳哥选了一个最稳妥的办法,装尸体……

  我拿了一块白布蒙在自己脸上,完了负责往地上一躺,柳儿就负责在那奥陶大哭。

  “好心滴人呐,可怜可怜我们吧,我弟弟得了不治之症,生命危在旦夕,求求大家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吧……”柳儿拼了命的将自己这些天学到的四字成语全都用了出来,听的我都他ma想乐。

  本来别人是不太相信我们的这个组合的,但是围观群众看见我腿上真实的伤口以后,大家有些相信了。

  尤其是小姑娘,她们永远都是世界上心地最善良的人,其中一个姑娘好心的问道:“你弟弟得的是什么病,我们能看看脸吗?”

  “他得是传染病,我不能把他的脸露出来,万一传染给你们这些好心的人就不好,你们看看这腿已经冒浓,脸上更吓人……”柳儿将话说的挺恐怖的,但是让人想想那个画面都觉得恶心,这些人可以做好事,但是将传染病弄到自己身上就得不偿失了。

  “没事的,我是学医的,兴许他的病不是很严重,只是被耽误治疗了呢。”女孩子说这话倒也是好心。

  “别的了,大夫已经确诊了,爸爸妈妈知道我弟弟这病是传染病以后非但不给我们治病,还抛弃我们不要了,各位好心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弟弟。”柳儿一下子就压住白布,可怜兮兮的博取众人的同情。

  但是面前这名姑娘明显热情过头,弄得我跟柳儿非常难受。

  “没事的,虽然说疾病会通过空气所传播,但我有鹿晗同款口罩,没问题的。”这名姑娘也不知道是真的好心,还是就铁了心想要拆穿我们的谎言,说啥都要看我的脸。

  这可要老命了,我心里咯噔一声,这特么要是给白布掀开,看着里面一张白白嫩嫩帅气的脸颊,不得嫁给我袄?

  柳儿相当无语,心想这个傻丫头你要不要这么实在!

  正当她没办法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人群中传了过来:“别看了吧,连大医院里的医生都说了是传染病,你看不看能怎么的,我觉得想要做好事的人咱就给她一些钱就完了,就不要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了。”

  这名姑娘被倔的有些不高兴:“我看你就是怕被传染吧。”

  “呵呵,真有意思,我给别人治不了病,但我有自知之明,刚毕业的小护士还想给别人治病,真是秀逗!”

  “不要你管。”姑娘哼了一声,两个人随即吵了起来。

  我不用看光听都能听出来,这应该是一对小情侣,并且之前就在闹着小矛盾。

  “我也不稀得管,但是你要是被传染上病了,别说我不娶你。”

  “分手!”

  “分就分。”

  然后这对情侣吵着吵着就离开了,两个人都挺气愤的。

  我跟柳儿一下子就郁闷了,柳儿心想,姑娘,少侠,你俩吵架归吵架,把赏钱先给了行不。

  让人无语的是,这两个人直接离开了,头也不回,在我看来他俩更像是拖。

  “这两人有意思哈。”一个中年妇女蹲下身子,率先扔了一百块钱:“钱不多,是我的一份心意,钱筹够了抓紧时间领你弟弟去看病吧,病情这种事耽误不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