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见到钱,并且还是一百块,出手这么大方的主,当时就跪那了,咣咣连磕两个头,每一下都是砰砰的:“谢谢女士,谢谢谢谢,我弟弟有救了。”

  此刻请允许我上一首,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递进的情绪请省略,你又不是个演员……

  柳儿绝对是个好演员,这催生泪下的磕头,感恩,惹得旁边不想给施舍钱的围观群众都象征性的拿出五块十块的往箱子里扔,不一会儿里面就有了好几百元。

  柳儿倒也卖力,脑门都磕红了。咣咣的。

  “懒哥懒哥,快看,这么多钱诶,要发了,哈哈。”等到众人散去后,柳儿捧着钱兴奋的推着我。

  “码德这钱真好挣,往地上一躺好几百块!”我粗略的扫了眼,也挺开心的说道。

  “主要是我头磕的响,哈哈。”

  我以为柳儿将功劳归到自己身上想要在一会在分钱的时候能够多分点呢,占取主动。

  而我的想法就是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那么这钱一家分一半就好。

  即便刚才柳儿却是很卖力,而我就负责简单的一躺,理论上来说柳儿应该比我分的钱多。

  但是!!

  我想说的是,没有一个好的配角,任凭你主角玩的在天花乱坠,你也是个粑粑!

  对吗?

  不信,如果有专门看那种装逼打脸的小说,让哥告诉你是什么套路。

  就是路人甲衣丙丁一顿逼逼主角,各种嘲讽,最后让主角实力打脸。

  你们以为这里面的爽点是主角各种牛逼吗?

  错了,气氛全靠这些配角烘托出来的,主角只不过干了一件应该干的事。

  当然了,我逼逼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明阳哥的重要性一点都不差!!

  用星爷的电影来说,柳儿就是周星驰,而我就是配角吴孟达!

  绝代双骄,完美的组合。

  所以理论上我们面前的这笔钱应该一家一半!完全没问题。

  事实上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在职场混得久了,凡是都喜欢将利与弊放在最前面,却忘了人与人之间最开始相处的那份真诚的心。那种谁也不利用谁,谁也不图意谁的那份简单的心。

  “我们去看腿吧。”柳儿将这些钱揣进兜里后说了这样一句。

  “多少钱啊?”

  “我数了下没到五百,但应该够了我觉得。”柳儿为了让我相信又将兜里的钱给拿了出来:“不信你自己数数,免得说我贪钱。”

  看着这笔钱我愣了下,我倒不至于因为这点钱跟她算的这么认真,我之所以这么问其实是因为柳儿竟然会拿今天全部赚的钱要给我治腿,而不是说分我一半让我去治腿。

  她的这个举动无疑很暖心。

  “如果治腿真的需要花五百怎么办?”我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办?治啊。”柳儿完全没搞懂我的意思。

  “不是,我是说假设我治腿需要花五百。”

  “恩,怎样?”

  “你辛辛苦苦磕头磕了一上午赚来的钱就全部拿来给我用了?”

  “不然呢?还能看着你腿烂掉?”柳儿眨了眨眼睛反问道。

  “我去,我寻思你会分我一半呢,没想到都给我用,敞亮啊柳爷。”我笑着说完直接蹦到了柳儿的后背上:“我腿疼走不了,你背我会。”

  “我靠!”柳儿被我突然来的这么一下子差点给压跪下,吃力的叫道:“你怎么这么重啊。”

  “挺大老爷们背一个一百四十斤的汉子都背不动,完犊子。”我损了她一句。

  “晕。”柳儿有苦难言,她是个女孩子但是世道险恶她没办法表露自己的身份,只能将到喉咙嘴边的话给生生的咽了下去。

  “柳爷还是很敞亮的。”我忍不住再次称赞一句。

  “那是。”柳儿得意一笑:“咱们去哪家医院?去三甲医院行不,那边别看医院规模大,但肯定不会很贵,别的医院不是正规的,他们开药都跟工资挂钩,竟开一些吃不坏也吃不好的中药给自己赚一些黑心钱,太可恶了。”

  “你懂得还挺多。”我龇牙乐道。

  “其实我不懂,都是听同行聊的,嘿嘿。”柳儿费劲巴拉的给我往医院背。

  “不用去三甲医院,随便找个小诊所看看腿就行。”

  “那怎么行,我看你这腿都烂了,还是去接受正规治疗吧,万一钱不够咱再想办法呗,病不能耽误了。”柳儿神色认真的说。

  我不是不想接受正规治疗,是不能去,医院那种地方人多嘴杂的地方我肯定不能去。

  “你看我腿没啥事了,就是感染冒点浓而已,我自己都知道怎么治,不用去医院,咱不花那个冤枉钱,这样我告诉你买什么,你去药店买,我自己来。”

  为了让柳儿相信我的话,我还在原地蹦了蹦,强忍着疼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确定?”

  “嗯呢。”

  柳儿照我的吩咐买了一大堆医药用品,随后我们返回属于我们的房子。

  柳儿哆嗦的拿着针头:“懒哥我只是个小叫花子,你让我给你扎针是不是有点难为我了。”

  “看见我手上的血管没?直接扎进去就完了,买的消炎的盐水,不碍事的,你打就完了。”初中那会,我妈总是在家挂点滴,我从小就跟这些医学上的药品有一些接触,大的不懂,但是这种打个感冒,挂个盐水针还是没问题的。

  “我有点怕。”

  “怕个毛,我被你扎针我都不怕,你怕个屁,挺大老爷们磨磨唧唧的呢,赶紧的。”这个柳儿有时候看着挺聪明的,有时候胆子给人的感觉特别小,急的我都想削她。

  “那……我试试吧。”

  咕噜!

  柳儿咽了口口口水,然后双手哆嗦的像我扎了过来,本来我不怕的,看见她如此紧张我瞬间就慌了:“大哥,你敢把眼睛睁开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紧张。”

  “别害怕,扎不死人的。”这句话像是对她说的,更像是对自己说的,看见柳儿那阵势就没啥把握。

  “我来了。”柳儿剧烈的喘息着,随后一咬牙一闭眼奔着我扎了下去。

  嗷呜!!!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从房屋里传了出来,好悬给这个茅稻草的屋震塌了!!

  “草*大爷我让你扎我手,你扎我大腿干啥!!!谋杀么,不就二百来块钱至于吗大哥!!”

  “对不起对不起,扎歪了……”柳儿给我扎针自己干了一身汗,我也是无语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