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一番后,点滴终于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

  柳儿一身汗,我也一身汗,纯粹是让柳儿吓得。

  想我张耀阳天不怕,地不怕,让他ma柳儿给我干害怕了。

  我有些脱力的靠在柱子上,斜楞眼睛看着她。

  她冲我嘿嘿一乐,时不时吐了吐舌头。

  我砸吧砸吧嘴:“柳哥就你这些动作完全就是小姑娘,你到底是小姑娘装的男的,还是小时候跟小姑娘玩多了,整的有点娘炮呢?”

  “要你管,你是没见过我这么帅的人吧。”

  “对,你是帅,但我真的见过跟你一样帅的人。”

  “谁吖?”

  “鹿晗。”

  “鹿晗是谁?”

  “……”我再次无语:“姐妹你连鹿晗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他是大明星吗?我除了赵本山,刘德华,其它的都不认识。”

  我倍感无语:“你好像80零年代的人,这年头和尚都知道喝酒吃肉找小姐了,你连鹿晗都不知道,完蛋!”

  “不知道也很正常的好吧,我连字都不认识,为什么要认识他们,我连饭都吃不饱,为什么要认识他们。”

  即便她的这个逻辑听起来有些怪,想想还是有道理的。

  “懒哥你这人有点神秘。”顿了顿柳儿又说:“你不敢抛头露面,行为举止又是一个小少爷的模样,是不是……”

  我神色要紧,难道猜出来了??!!不由得有些紧张。

  “难道是离家出走?跟父母吵架了?你不用不承认,肯定是的,就看你身后那纹身肯定是的!那可不是小数目的金钱能下来的。”

  “你不说你不认识字么,怎么知道我后背这个字念妃?”

  “我将从河里捞出来的时候,你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皇妃我对不起你之类的话,完了我又看见你后背的纹身猜想可能你嘴里总是喊得这个人叫妃,哦,我知道了!!!”说着说着柳儿又叫了起来。

  我吓了一大跳:“大哥咱能不一惊一乍的么,稳重点行不行。”

  “你肯定是跟这个妃的谈恋爱,完了你父母不同意,强行给你俩拆散了,完了你就将她的名字纹在后背,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落在这里,但你现在肯定是离家出走的状态,我猜的对不对!”

  谈到皇妃我便收起玩笑之心,甚至连话都不想说了,干脆就闭上眼睛,默不作声。

  “哦,我猜对了,哈哈,我好聪明,一定是这样的,对不对,你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她现在在哪,我好好奇。”柳儿就像是见到新大陆一样无比的兴奋。

  “你烦不烦。”忽然间我对她吼了起来,皱着眉头说道:“你他ma给我滚一边去,别在这碍我眼。”

  我突然发火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甚至有点懵,眼睛里募的噙着眼泪:“凶什么凶嘛!”

  说完她跑了出去。

  我直接愣住了,这个口吻,是女的??

  然后我就打量这个月里一直戴帽子从来肯摘的柳儿,再加上她的生活习惯,说话方式,各方面都是女孩子应该有的架势,难不成她真的是女的,只是我没有发现。

  码德,我怎么就这么粗心,就没在意看她是男是女呢。

  其实鉴别一个男人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喉结,只是这些天我压根就没在意她是男是女。

  万一她真的是个女的,想着今天那般对我,眼下我还凶她,确实很不好意思。

  但是我的腿又不能动,也没办法追出去,担心之余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一个人承受着心里上带来的愧疚感,看着盐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这个夜晚柳儿都没有回来,不知道在哪睡的。

  反正对于乞丐来说睡哪都一样,我倒不是太担心的。

  扎完针以后,效果立竿见影,腿不是那么麻了,但是还是没有知觉。

  我不仅用力的敲了敲,腿啊腿,你可别给我掉链子,我不想当残疾。

  我开了三组的药,花了接近三百块钱,也就是说我们赚的五百块钱出去吃喝也就能玩维持我四天的药量,我们必须还要出去要钱才行。

  但是柳儿仍然没回来,我心想这是不准备理我了?

  抬头看了眼蒙蒙亮的天空,也没有睡意,就那样干靠着。

  当清晨第一缕强光打进来的时候,一宿没见的柳儿终于出现了,她手里拎着米粥对我说:“昨天赚钱了,今天改善改善伙食,吃点大米粥,里面加了个蛋,虽然你是个病号,但是咱俩要趁着你这条腿没好之前多赚点钱才行,就像你教我的,合理利用资源。”

  “呵呵。”我笑了笑,往她脖领上瞄了瞄,发现她的衣服也是高领的根本看不见她有没有喉结:“你不生我气了?不好意思啊,昨晚不该跟你吼的,是我没控制好情绪,我那样凶你,你还给我买早餐。”

  见我率先低头,柳儿也不拿着了,凑到我身边坐下:“其实我昨晚想了想,也是我的不对,我不该问你那么伤心的话题,以后我不问了,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得,这还是对我家皇妃的事感到好奇。

  “其实告诉你也行,但是你要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不带撒谎的。”

  “你是个机灵鬼,套路有点深,我想先听听你的问题。”

  “没问题。”我想了想问道:“你只要告诉我你是男还是女就可以了。”

  “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想知道呀,你要是男的,我对你是一种方式,你要是女的,对你肯定又是一种方式了。”

  话音落,柳儿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什么叫男的一种方式,女的又是另外一种方式,忽然一个禽兽一样的我在柳儿脑海里出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