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猛地摇摇头,不行,我不能告诉她自己是女的,万一这货兽性大发在强*自己,自己是从了他呢,还是从了他呢,还是从了他呢。

  柳儿忽然莫名的看了我一眼,我完全没搞懂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只见她挺了挺胸膛对我说:“你见过哪个女人的胸是平的。”

  我真就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现在我相信你是男的了,走吧,咱俩一起去河里洗个澡。”

  说完我就搂着她的肩膀又说:“走喽,咱俩去河里洗个澡。”

  “这么冷的天洗什么澡,还不如去浴池洗呢,反正现在手里有钱了,要挥霍造嘛。”柳儿嘚瑟的从兜里拿出仅剩的二百元钱,竟然晃出了两万来块的感觉。

  “那你说到时候你进男浴池还是女浴池呢?”

  “你这么唠嗑就没意思了昂,我都说了我是男的了。”

  “嗯嗯,我信了,背我呗,腿还是疼走不动。”

  “我深深地怀疑你是故意的。”

  “真的疼。”我轻咬嘴唇完全一副小公举模样,让柳儿彻底无奈了。

  柳儿咬咬牙随即费力的将我背起,这下子我更加的确定她是个姑娘了。

  猛地一下子我将她头发上的帽子给摘掉,一头清脆利落的长发特柔顺的飘落下来,懒懒洋洋的落在肩膀上,尤其是头发丝打在我鼻子上的那一刻情不自禁的嗅了一下,很香,完全没有一丝怪味,应该是早上刚洗完!

  忽然间我有些惊呆了,不是因为她是个女人而惊呆。

  因为她是女人这件事我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现在只是确定了而已。

  我为什么要惊呆呢,有一种人她长得很英气,要说她帅,比男人都帅,要说她长得美,简直不要太美。

  这个柳儿虽然不能说有多美,但的确很帅!!

  当头发散落下来的那一刻,却又女人味十足。

  所以我才会看呆了。

  柳儿见我以一种近乎赤裸的眼神在看她的时候,她脸颊唰的一下就红了。这是一种来自少女间的娇羞。

  “原来你这么好看的。”短暂的惊讶过后,我毫不吝啬我的赞美对她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打扮成小乞丐?”

  “我带你去个地方。”柳儿将帽子重新带在自己头上,并将里面的秀发重新给盘住。

  我们走了大概四十多分钟的样子,便来到一处挺荒凉的地方。

  这边周围都是水稻,走过水梗后,来到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中。

  这片树林看着就给人阴森森的感觉,柳儿告诉我,这里埋葬的都是那些过世的老人,而她的爷爷就在这里。

  柳儿带我来到她爷爷坟前,然后跪了下去,给她爷爷轻轻磕了几个头,我想了想也跟着跪下去磕了几个头。

  柳儿有些意外:“你完全不可以不用磕头的,又不是我们家的亲人。”

  “就拿现在来说我们都是对方的亲人呀。”我笑了笑说道。

  柳儿咧嘴一笑:“嘴巴这么会说话,一看就总是忽悠小姑娘。”

  “外面风雨飘摇,人心险恶,我们可以做为彼此的亲人。”共富贵的人他可能会成为你的好朋友,但是肯跟你同甘共苦的人她一定是你的好朋友!

  柳儿愣住了:“真的吗?”

  “真的。”我用自己从所未有的认真表情对其说道。

  柳儿眼里有感动,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小的时候父母死的早,爷爷带着我跟姐姐过,但是生活非常的窘迫,养活我一个就已经挺困难了,在养两个,根本负担不起,后来爷爷就在我跟姐姐之间二选一,留下一个,抛弃一个……爷爷选择了我,将姐姐给抛弃了,后来爷爷生病就死了,死之前他很不放心我,就让叮嘱我在社会上行走切记不可让别人知道我是女儿身,所以我一直都是女扮男装,可还是让你给看出来了。”

  我呵呵的笑了笑:“你只是外贸女扮男装,可你说话啥的还是跟小姑娘一样一样的,最开始我没有兴趣打量你,也就没有在意,但只要稍微留意你一下,就能看出来,伪装技术不行,这要是在抗战年代,你肯定上来就被发现,哈哈。”

  “好吧,算你厉害。”柳儿不在意的耸耸肩。

  “这么些年你有没有想过去找你的姐姐呢?没准她现在过得挺好也说不定,你去找她让她帮帮你也是可以的,毕竟亲生姐妹。”我随口说道,这个世界上能帮自己的还得是自己家的亲人,总不能看着柳儿一直流浪吧,有个姐姐在身边也是很好的。

  “有,我一直在找她,其实我认识你后背的那个字根本不是什么我认识,是因为我姐姐名字里也有个妃子,爷爷死之前就叮嘱我一定要找到我姐姐,但是不是为了让姐姐照顾我,也不是为了投靠姐姐,而是让我帮爷爷道歉,说他对不起她。”柳儿心里明白,即便当初选择丢下姐姐的并不是自己,但是爷爷还是将姐姐给丢下而选择自己,自己就是那件事里的因,所以也要承受带来的这个果。

  假设没有自己这个妹妹的存在,爷爷也就不会丢下姐姐了。

  所以不管姐姐过得好还是不好,肯定不会原谅自己跟爷爷。

  即便爷爷已经离开人世间,可是丢下姐姐的行为成为爷爷最痛苦的心魔。

  “你找你姐姐?可若是你姐姐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了呢,你岂不是要永远也找不到了?”当初她爷爷丢下她姐姐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多大,但是一个小孩子被丢下,生存下来的几率非常非常的小。

  “不会的,当时爷爷丢下姐姐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走远,就在附近观看,爷爷亲眼见到姐姐被一家开着豪车的人给捡走了,爷爷说那对夫妻面露心善之色,当时将哭着的姐姐给抱在怀里哄好了,所以爷爷说姐姐肯定没死,想让我去找她。”

  “至少也得知道在哪个城市吧?”

  “我只知道当时丢下姐姐的时候在东北,爷爷给她留了个名字,不知道那家人还会不会用那个名字,但我想应该不会用了,他们总不能辛苦将一个孩子给养大,然后看见她回家认祖归宗吧。”柳儿对于找到姐姐的这个事并不抱太大希望,但她一直这么坚持做的原因就是想帮爷爷还一个心愿,耗能入土为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