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她姐姐的名字倒是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这个妃字却让我倍感亲切,于是我挺好心的说:“现在的社会发展这么迅速,你要是知道姐姐叫什么,其实很好找,等着以后我要是能回东北那边,去公安局里帮你问问,不过希望不太大,就像你说那家人要是用你爷爷留下的名字就能查到人,要是没用那个名字,可能就石沉大海了。”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总是要尽力去寻找的。”柳儿激动地不行:“既然这样,咱们就去东北吧,先找我姐姐。”

  我摆摆手:“现在不行,我还不能回去,我在等一个时机。”

  “什么时机?”

  “这个事就跟你没关系,我将这件事暂时记在心里,如果我能够回去一定帮你办,但我要是回不去,就没办法帮你了。”如果柳儿的姐姐没有改名,并且还在国内的东北的话,我只要去找我健洲叔就一定能查出来,即便我最后被抓了,求求我健洲叔他们就有很大的概率找到她姐姐,但若是她姐姐没用她爷爷留下的那个名字或者出国了,那就没办法了。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柳儿一听我这话就知道我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我没愿意说,她也很懂事的没有追问。

  “咱俩之间说谢就远了,我们是亲人,走喽,上街行骗!”我笑着搂着柳儿的肩膀就往出走。

  S海,家里!我爸暴怒的对着电话里骂道:“老陶我他ma把儿子交给你看着,你给我弄丢了??他自己长翅膀飞了不成!!”

  老陶哪敢跟我爸说实话啊,就带着委屈的语气说:“浩哥我说的是真的,我们都准备开船了,忽然来一帮警察就说要找你们家少爷,然后给我们全都扣住了,就说要抓少爷,然而他们走进少爷的房间一看,一个人都没有,甚至整条船连着周围都搜索了也没有看见少爷,我被盘问了好久,这才刚放出来。”

  咕噜一声,我爸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咕咚股东喝了一大口水,试图将心里的火气给压下去,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说有人报警,然后我儿子提前知道给跑了对吗?”

  “我猜可能是这样的。”

  “行,我知道了。老陶这件事不要往出说。影响不好,我怕连累到你。”

  “对不住啊,浩哥,是我办事没办好,您提前跟我说少爷的事啊,我就不靠岸了,直接继续出海打渔了。”老陶愧疚的说道。

  “没事,这件事不赖你,怨我了。”

  当时老陶并没明白这句怨我了是什么意思,他以为我爸说的怨我了是因为他嘴懒,没有将我的事告诉老陶,而耽误了事情的严重性。

  却不知我爸这句怨我了,其实真实的含义就是我不该把我儿子交给你这么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他不该相信老陶。

  我爸放下电话,一直竖着耳朵听的我妈跟沈梦瑶两个人就立马追问道:“咋回事?”

  我爸没有回答,而是陷入深深地沉思当中,两个女人也不敢吭声,就那样等着我爸思考。

  时间忽然安静下来,许久后我爸阴沉着脸说:“瑶瑶,帮我从你哥那边掉两个人,帮我办件事!”

  “你知道我跟我哥他们的关系的。”

  “没办法了,就当是为我。”

  沈梦瑶一愣:“你先说说看。”

  “给我去教训教训这个老陶,让他知道祸害我张浩儿子的下场有多严重!”

  “什么意思?”两女都有点懵,刚刚两个人电话里聊的还客客气气的,这咋回头就要教训人家呢,怎么了这是?

  “刚才老陶跟我说他们靠岸短暂休息之后,准备开船的时候警察就过来了,并且直接奔着我儿子就来了,但是耀阳却跑了,你琢磨琢磨这句话是不是有问题。”

  瑶瑶想了想:“你是说耀阳一直在船里不可能提前知道有警察来,所以在老陶他们喊警察来之前这孩子就听到风声跑掉了?”

  “肯定是这样的。老陶这逼崽子一定是看见什么了,想给我儿子供出去,他可是值一百万呢。”我爸脸上泛着阴沉的表情极为讽刺的说道。

  “万一是他的那些船员说的呢,你岂不是“滥杀无辜了”?”

  “呵呵,这件事非常好办!”我爸拿出电话打了出去:“健洲,你立马给我查一下老陶家那边是谁报的警,顺着手机号给我查营业厅那边,连着监控录像必须给我调出来!”

  张健洲点点头:“我这就去办!”

  说完他俩便挂了电话,沈梦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我爸皱着问道:“你笑什么?”

  “人健洲好歹一个大局长,让你使唤的就跟小弟一样。”沈梦瑶抿嘴乐了。

  “靠,我是他大哥跟他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有什么关系,你看赵心那个二逼样,我不也叫他大哥,我们这帮人交的是心,不是地位跟金钱懂么。”我爸略显得意的吹嘘着,在他们那个年代真的交下来一批不错的兄弟,是我羡慕不来的。

  “对对对,你们牛,好吧。”瑶瑶不想跟我爸扯,就说:“让健洲查吧,回头你告诉我结果,要是真的是那个老陶见利忘义,我给你找人整他。”

  “刘铂你打算怎么整?”杨彩忽然气愤的开口:“这个人现在跟着秦子晴那丫头一起在吞噬你儿子的公司,你不找他算账吗?”

  我爸叹了口气:“刘铂这些年跟我打江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了咱家都跟媳妇离婚了,也挺不容易的,可能是咱们没给他想要的地位吧,方才选择叛变,别看他一天悠哉悠哉的,野心其实特大。”

  “人心这种事没办法说,但他整我干儿子,我肯定不放过他!”瑶瑶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发短信。

  “到是秦子晴这个女孩挺让我意外的,小时候看着多乖呀,怎么就成这样了呢,百思不得其解。”

  “人都是会变得,孩子们都在长大,也实属正常!”

  “你们说咱儿子现在跑哪儿去了?是生是死?”我爸的这个问题让刚刚有些缓和的气氛再次变得凝重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