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分寸。”说完我爸便挂了电话,随后将电话给沈梦瑶拨了过去,听着电话里传来滋滋的炒菜声调侃着说了一句:“做的啥呀,我隔着电话都闻到香味了。”

  “辣椒炒鸡蛋,过来整两口啊,我让王禹买点白酒。”瑶瑶系着围裙,炒菜给自己呛得直咳嗽。

  “改天的吧,没有心情,健洲刚才给我回电话了,人确定了,就是老陶儿子报的警。”

  “那你打算咋整啊?”

  “你看着整吧,给他点教训,让老陶知道咋回事就完了!我张浩的儿子还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爸挺护犊子的说道。

  “这事你不用找我,有个人比我能办的更好。”瑶瑶说:“找赵心,他认识挺多这样的人,你拿点钱,顾两个人去就完了。”

  “对啊,我怎么给他忘了。”我爸光寻思赵心现在是个公司的老板了,忘记他以前是第一个混社会的人,尽管金盆洗手这么些年了,但是身上的痞气仍然还在,找他随便雇俩打手给老陶的儿子整点教训就可以了,当下就播出赵心的电话。

  赵心听到这事以后,直接就怒了:“找几毛人,这事我就办了,正好我这几天要去边出差,你把地址给我。”

  “嗯,看着整吧,别杀人就行。”

  “知道了。”赵心霸气的挂了电话,随即抬头对着他媳妇陈艺说:“艺大美人,我要出门办点事,家里就委屈你啦。”

  陈艺知道赵心是个什么脾气的人,知道劝肯定是劝不住的,就挺小女人的说:“收收你的脾气,造嘛。”

  “放心,稳稳地。”赵心穿起他的夹克就往出走,随后叫上两个心腹,就三个人前往老陶的老家。

  飞鱼网吧,老陶儿子跟几个哥们正在开黑,他的几个哥们说:“在玩会呗,这才几点?”

  老陶儿子摆摆手:“玩个几爸,回家复习去了,老子是要考公务员的男人,跟你们这群二流子一样吗?”

  “是,你有钱,你牛逼行吧。”他的几个哥们没太在意的回了一句,要说公务员那么随便就考的话,早就靠上了,这玩意不仅钱更需要关系。他们可不认为紧靠打渔的老陶能给他送到公务员的位置,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切,懂个毛,等着被打脸吧。”老陶儿子撇撇嘴,单手插兜挺不屑的离开了,今天让你们瞧不起我,以后我定当让你们高攀不起。

  虽然他们几个都是在一起玩的哥们,但是也都会在明里暗里的互相较劲,互相比较,毕竟只有自己混好了才是真的好。

  “兄弟,来。”老陶儿子刚出网吧就被两个人搂住了。

  “你们谁啊,我不认识你们。”老陶儿子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顿时紧张了。

  “别废话,走。”这两人也不废话,掏出一把刀直接顶在老陶儿子腰间:“不想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就消停的跟我们走。”

  咕噜!

  老陶儿子咽了口口水跟着上车了,上车的时候还嘀咕呢:“大哥们,我没惹你们吧。”

  在前面开车的赵心一直没说话,直接拉着老陶儿子就跑到河边,然后这两名青年一脚就给老陶儿子踹趴下了。

  “我让你起来了吗?”赵心这么多年了,始终剃着个小炮头,看着就是黑社会,平常他在公司的作用基本就是震慑跟喝酒,他的妻子陈艺才是负责掌控全局的。

  而且赵心坐过牢,混过黑社会,这一身的匪气是外表怎么包装都掩盖不了的。

  即使你给赵心留上乖乖的发型,穿着西装笔挺,坐在那一动不动,但只要一说话,或者露出一个眼神,那黑社会的气质顿时就显露无疑。

  赵心虽然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

  “叔,你们是??”老陶儿子真就不敢往起怕,以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在地上趴的。

  “小伙子看着一表人才,怎么竟干一些娘们的事呢。”赵心蹲下身子抓着他的下巴说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老陶儿子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但他必须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是自己老爹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死活不能承认的事,不然他们就完了。

  “哦,不明白是吧。”赵心抬头看着两名青年:“阿栋,这小孩不明白咋回事,你让他明白明白。”

  “妥了!”阿栋点点头,随即掏出一根跟胳膊差不多粗的棍子对着老陶儿子的腿猛地砸了下去,一点犹豫都没有!!

  “啊!!我的腿!!”老陶儿子捂着左腿吃痛的在地上打滚,好悬疼晕过去。

  “这回知道怎么回事了不?要不我帮你在想想?”

  “知道了,知道了。”老陶儿子就一毕业大学生,上过的学,打过的仗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所以让赵心这么一棒子就给干招了。

  “承认了呗?”

  “我爹……我爹干的。”老陶儿子毫不犹豫的给他爹出卖了,反正他爹也没在家,你们找就去找他吧。当然了,就算老陶儿子不说,他们也得找老陶。

  “哦,你爹出海打渔,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三……一年才回来一次。”老陶儿子差点就把三个月回来一次给说漏嘴了,还行,有点良心,知道给自己老爹挨打的时间往后拖拖。

  “一年啊,那我真没那耐心,小朋友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父债子偿。”赵心掏了掏耳朵,将耳朵里的耳屎在老陶儿子肩膀上抹了两下,随即用口吹了吹自己的手,单手插兜挺酷的上了车。

  老陶儿子在愣神的功夫,另一条腿再次传来吃痛的声音。

  赵心则是面无表情的低头抽着烟,片刻后,两名青年上了车,叫阿栋的青年说:“心哥,摆平了,两条腿打断了,舌头割了。以后没办法嘴欠了,唉!”

  “叹气?”赵心斜眼问道。

  “嗯,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正直青春就成这样了,挺可怜的。”

  “可怜吗?他有想过出卖耀阳后,耀阳会是什么样的悲惨结局吗?这人呐,赚钱是好事,但一定要赚到正地方,若是忘恩负义,就是这么个下场。”赵心话里有话的说道:“而且,你在出卖别人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住那个人给的怒火,就拿我弟来说,现在全社会都在关注这个事,好多身边的朋友,以及蠢蠢欲动的人都想趁火打劫,那么你就得掂量掂量趁火打劫后,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花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