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青年点了点头,似乎懂了也好像没动,云里雾里的跟着赵心离开了。

  而老陶也受到他应该有的惩罚,甚至在一年后我爸他们也没有去找老陶算账,他的儿子残疾了远比折磨他更来得痛苦,而老陶也没有任何还击报复的手段,只能认栽。

  这就是在面对高额诱惑后的结果,这也很好的反应当下现状,要知道在如今赌博是很常见的事,上到上了岁数的人,下到小年轻,没有不会赌博的,逢年过节自己家人玩咱就不说了。

  就说那种农村,农场推牌九的人,他们一年到头辛苦的干活,秋收后将粮食一卖,卖了十几二十来万,到牌九桌子上分分钟就给输没了。贷款无法还上不说,弄得妻离子散。

  有一段时间张健洲下达命令严打赌博!

  但是还是会有人每天都在玩,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哪怕就是有人检举赌博会有奖金都几乎没人去检举,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检举这帮赌棍被抓,那这帮赌棍回头找到你,不揍你啊?

  给你打坏了,人家就认蹲,你在医院还没钱,就等死吗?

  所以即便穷到吐血的那种人也不会去报警检举别人赌博,除非那种在赌场让人坑了,一气之下才报警的人。

  所以说这种蝇头小利在老板姓之间发生都不敢去报警,你一个渔夫竟然敢为一百万的高额利润去举报我,那不是找死么。

  上头既然开了这么高的价格,说明啥?说明我的背景也很叼!

  如果我只是个普通杀人犯,悬赏金额也就几万块而已。

  老陶做了一个做错误的决定,他的儿子替其承受他的后果。

  没什么可怜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不是白来的。

  ……

  乞丐村,附近的城镇里。

  我跟柳儿数着今天骗来的几百块,心里美滋滋的,我俩靠在墙角里嘀咕着:“你说当乞丐这钱这么好赚的吗?”

  “好赚什么,这是运气好了,你等着过几天你在看看,咱俩可能连馒头都吃不起了。”柳儿担忧的说道。

  “那不会的,不管什么行业只要弄好了,一样赚钱,我可是听说北j跟深z那边有靠要饭的赚出来好几套房子的呢。”这不是撒谎,我真的听说过这件事,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边混吃等死,有必要做点什么。

  “那都是凤毛麟角,乞丐这个行业就像是金字塔,赚钱的只有那么几个,大多数人还在地上爬着呢,指望它赚钱,不现实。”

  “那不对,一个人的眼界决定了他赚钱的高低,你看咱俩往地上这么一躺就能赚好几百,要是好好整一下,绝对能赚更多的钱!”

  “你怕是不知道乞丐村的乞丐有多少,几乎这个周边所有城市里的乞丐全都被撵到这里来了,好心给钱的人就那么几个,别看今天给的多,明天没准人家就不会给你了。”柳儿说:“乞丐村的乞丐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全都靠要饭,骗钱为生,你想想这里面的竞争力有多大!”

  “那我们要是给这帮乞丐聚在一起,难后有计划,有规模的去要饭,能不能行?”

  “大哥,你当你是丐帮帮主呢,还给乞丐聚在一起要饭,怎么要啊你告诉我。”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想不想赚大钱我就问你。”

  “肯定想赚钱!”

  “你相不相信我?”我又问。

  “我相信你,只是觉得你说的这个有点难!”

  “废话,要是简单了,这个世界上人人都赚钱了,真正赚钱的都是那些你觉得难,还在犹豫别人去抢先做的事情!”我挺有文采的说道,其实我也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带队能力,曾经我不管干的多出色,开的多大的公司,同学朋友知道了,总是会说我靠着家里的背景起来的,靠着我爸他们的朋友给带起来的,不如眼下趁着最困难的环境,我要干出一番事业,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这些年我在职场学到的技能跟手段,我想用在乞丐村里,看看能否让这个乞丐村来个大变样!

  这边我在踌躇满志的时候,现实却给了我一个无情的打击,一辆城管车停在我们面前,领头的凶相毕露的男人挺着啤酒肚就下来了,指着我们骂骂咧咧的说:“怎么又是你,说没说不让你们在这骗人,挨打没够是吧。”

  “对不起大哥,我们这就走。”柳儿对他鞠了一躬,拉着我一瘸一拐的就要走。

  “站住,让你走了吗。”城管眼珠子一转,舔了舔嘴唇说道:“在这没少要吧。”

  “没要到,他们都不给。”柳儿一听他想管自己要钱,自然是要装穷的。

  “少他ma装了你,赶紧的,分我点,这事就过去了。”见当下也没有别人,这个城管瞪了柳儿一脚,竟明目张胆的要钱!

  柳儿自然是不想给的,刚想说没有,我忽然就开口了:“好嘞大哥,柳儿给拿二百块钱。”

  “拿多少?”柳儿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的不解。

  “给大哥拿钱就完了,赶紧的。”我瞪了柳儿一眼!

  柳儿其实很不想给,但最终还是极不情愿的拿出两百块钱给这名城管了。

  “我草,要饭一天能要这么多吗?我还干个屁的城管了,跟你们要饭得了,小伙子有发展。”城管拿到钱以后,对我们的态度明显变了。

  “大哥,借一步说话。”我凑上前嘿嘿一笑。

  “借一部说话?多少年不看片了,真没有。”

  “大哥您真幽默。”我俩到了一边,我小声说道:“大哥您看这样行不行,以后我在这片负责要饭,每天不管要到多少钱分你一半,您只要别赶我们走行不行?”

  “草,那能行吗,我是给国家办事,又不是给你办事,我能拿你钱吗?”

  “大哥这事你不说出去,我不说出去,要是上头来领导下来检查,我那一天肯定就不给你找麻烦,平常的时候您就通融通融我,行不?这样吧。每个月我不管能要到多少钱,我给你固定五千块钱,成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