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块钱一个月,什么概念!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就说我认识的这个城管,每个月工资两千二,去掉五险一金,实际到手一千八。

  在这个社会一千八百块钱够干啥的?什么都不够干的!

  一般干城管或者警察的你会发现其实他们家庭情况普遍都不错,家里不指望他们赚多少钱,有个班上,以后老了有稳定的劳保工资,再加上也不遭罪,混着吧。

  但是无论城管还是警察,他们普遍有个习惯,那就是装逼(当然了,我没说全部的人,要是有的书友看见这句话不要喷我,毕竟我也有很好的哥们是警察,他就不装逼……)

  我只说大多数,装逼不是一个贬义词,我指的是要面。

  开着不错的车,抽着差不多的烟,就拿煊赫门来说,他们的工资也就刚好抽烟,吃饭喝酒的,然后就得靠父母的补贴过日子了。

  所以说我上来就开口给他五千块钱,他能不心动吗?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没有钱商量不来的事情!!!

  城管大哥疑惑的问道:“你一个臭要饭的,一个月能要到多少钱,你就给我五千块?”

  “大哥您别管我怎么要出来这钱,只要您保我能在这边安心的要饭,我肯定给您拿出来这钱!”

  城管半信半疑的打量着我,在研究我话的真实性。

  “您看啊,您就通融我一个月,要是一个月后我没给你拿出五千块,以后你见我一次打我一次,让我在这边都待不下去,我要是给你拿出五千块钱了,皆大欢喜,是不是!你又没什么损失,对不对。”我将自己的语言天赋展现的淋漓尽致,尽可能的将他忽悠住。

  这大哥一琢磨好像也是这么回事,最终妥协:“但我告你袄,要是领导来了,你必须配合我不许要饭。”

  “那是必须的,保证不给大哥你添麻烦。”

  “行,以后你就在这边要,记得啊,说话算数,别说到时候我找你麻烦。”

  “那肯定的,男人说话一言九鼎!”

  “就他ma一个臭乞丐跟我扯什么堵子。”城管挺着啤酒肚离开了,自己都不信他竟然相信一个乞丐说的话。

  “你疯了,给他两百块!!”等到城管走后,柳儿郁闷无比的抓着我问道。

  “你看咱俩现在不是没事了,还能在这边要饭。”我耸了耸肩膀笑道。

  “可是那是两百块诶,我磕了多少头,挤了多少眼泪才换回来的。”

  “反正我只负责一躺,哈哈哈。”我没心没肺的笑道。

  “你!!!”柳儿气的语塞。

  “哈哈。”我再次笑了笑:“其实两百块换一顿打蛮合适的,走了回家了。”

  我拉过柳儿的手就往回走,柳儿下意思的就给抽开了,我愣了下,问道:“怎么了?”

  “男女授受不亲……”

  “哈哈,你怎么这么好玩,还给我整了句男女授受不亲,我们不是亲人吗?你脑子里的思想有点污了吧。”

  “我没有污。”

  “亲人之间牵个手怎么了?我都没嫌你埋汰呢,你不知道你懒哥以前在都市的时候,那小姑娘成群结队的要跟我牵手我都不给他机会!”

  柳儿撇撇嘴:“吹,接着吹!忽悠,接着忽悠,我看你能不能给我忽悠瘸了。”

  “呵呵。”我撇嘴笑了笑,随即什么都没说,学着皇妃的动作单手插兜自顾自的往前走,柳儿在原地想了想,跑上来与我并肩走着。

  半个月过去了,由于我们可以在城镇内肆无忌惮的要钱,倒也要了不少钱,当然每次要来的钱我除了买盐水打针外,其它的钱全都给柳儿了,我一分都没要,但是我不得不说一句的是,大家知道什么叫做穷大方吗。

  那就是越穷的人,他约大方。

  比如柳儿,我们明明是个乞丐,明明知道将今天的钱花完,明天可能就会饿着肚子,但我们依然会将这些钱给花钱。

  按照她的话来说,人活着就图一个潇洒,今朝有酒今朝醉。你不给钱花完了,哪有动力赚钱?

  我一听,好像也是这么回事,于是我俩将仅剩的几十块钱买了烤鸭,买了些酒就在一起喝了起来。

  柳儿让我有点跨目相看,那小白酒给你喝的,那叫一个专业。

  “啊!”柳儿喝了口白酒,随即一抹嘴:“好久没喝酒了,馋坏了。”

  “看不出来昂,瘦的跟个小鸡仔是的还会喝酒呢。”其实我想说的是小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咋会喝酒呢,好话到我嘴边直接就变味了……

  “瘦跟喝酒不冲突,小的时候爷爷总是习惯性的喝几杯才能睡好,久而久之我也喜欢没事喝点酒,有的时候不喝酒就会想。”

  “这点咱俩到是差不多,我最火那阵子都喝道胃疼了,还是忍不住想呵呵。”我俩举杯碰了一下,随即撕了块鸭脯肉递给她:“多吃点,吃哪补哪。”

  柳儿愣了下,紧接着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你个流氓。”

  “别夸我,我会骄傲的。”我龇牙乐道。

  “你的腿现在怎么样了?”柳儿说:“刚停针就喝酒不好吧。”

  “人的命天注定,没几爸事,喝酒完了,阳哥命大,死不了,呵呵,我的腿好的差不多了,明天领你赚大钱去,不过我需要几个帮手。”

  “怎么赚?”

  “到时候你听我安排就完了,这些日子你别看我天天就往地上一趟,其实那时候我的心是很静的,一直在琢磨怎么带你发家致富。乞丐村里不是有很多要饭的么,你把跟你关系好的给我叫来。”放下啤酒瓶子我认真的说了一句。

  “你看这些日子除了你以外,有别人找我吗?我们是乞丐,哪有朋友!”

  “你不说乞丐村好多都是成群结队的么?”我反问道。

  “那是他们,我一直属于单修,散仙……”

  “好吧。”

  正当我愁着怎么找帮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极其散漫与嚣张并存的声音:“小要饭的我找了你们好久,原来藏在这了,给你凯哥滚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