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拎着铁锹的人奔着我就冲过来了,而我也摆出架势准备他们撕扒撕扒,但是这帮人冲到我身边的时候却意外的向旁边跑了过去,然后二十几个人在那挫粑粑……我瞬间懵逼。

  虾米情况??

  接着你就看邵鑫凯一把扑到我面前跪下了:“大哥,求罩,以后我跟你混好不好,求收留。”

  这是怎么个情况呢,这事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

  当时瘸腿青年被我揍了以后他就爬到邵鑫凯面前找他凯哥帮忙教训我,那凯哥能让他白叫么?当时就要过来收拾我。

  结果在乞丐村里没找到我,那怎么办,就啥时候碰上啥时候干我呗。

  他每天也是要去小镇上要饭,基本柳儿的情况差不多。

  这一天他刚被城管来了一顿暴揍,心里有火没地方发,就想到我了,说啥要在找我跟柳儿撒撒气。

  然而他却发现我发现城管有说有笑,人家不仅没撵我,反而好像跟我还是朋友?

  他决定观察一下子!这么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会发现我跟柳儿一天配合的赚钱那真是多啊。

  于是他就照葫芦画瓢跟瘸腿青年也用照着,一个装可怜,一个负责磕头。

  然而真的赚钱了,但是悲剧的时候城管老撵他啊。

  他是不信我跟城管有亲戚关系的,但是怎么就给城管说服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还有一点,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这样靠抢乞丐的钱过日子,他决定来问问我。

  刚才想用嚣张的态度来制霸我的,结果让我一套小连招就给秒了。知道我是个“高手”,顿时对我佩服的不行,说啥都要投靠我,这不带着他的兄弟们来锉粑粑,跟我表现一番吗。

  我当时有点懵逼,愣了下问道:“啥情况?”

  “进屋说,你们几个卖力点,给粑粑搓完,周围的垃圾都收拾收拾。”邵鑫凯恭敬的对我说,又霸气的指挥着那帮人。

  我见他对我没有敌意,就从兜里掏出一支烟递给他。

  “呦,利群!大哥的生活水平可以呀。”邵鑫凯接过烟叼在嘴里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你搞什么幺蛾子,一会儿来干我,一会儿示好的?”我是不信他让我一套连招给干服的。

  “其实我真不是来干你的,再说了也干不过,前阵子吧我见你这个人就感觉你身上有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根本不像是乞丐,懂嘛,你应该是流落的帝王。”邵鑫凯一本正经的说说八道着。

  “你在舔我?不过我喜欢,哈哈。”我得意的大笑两声:“赶紧说,你到底因为啥?”

  “实不相瞒,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你要饭城管不管,我要饭他们又是撵又是打的,如果你们是哥们的话,能不能帮我们说说话,这些人都挺不容易的,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弱势的群体,都以要饭为生,上头不给我们活路,我们总不能饿死吧。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

  邵鑫凯的话认真而又诚恳,跟柳儿对他的评价完全是两个样子,到是让我刮目相看!

  先不说他这句话里的真实性有多高,但他能说出这句就证明他是个好大哥,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二十多个兄弟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了。

  “其实让城管不管你们也很容易。”我摸了摸鼻子说道:“不过挺难办!”

  “你说,只要他不为难我们,我都要尽力去试试。”

  “你想赚更多的钱吗?”我裹着香烟问道。

  “想!肯定想!”

  “你让外面的那群兄弟先回去,这事咱俩单独商量。”已经见识到他的号召力了,剩下的就是给忽悠住就可以了。

  “好!”邵鑫凯走到门口说道:“兄弟们辛苦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会让大家可以明目张胆的去大街上要饭!”

  众人再来的路上就已经听说邵鑫凯将他们聚在一起的目的了,就连那个短腿青年也半信半疑的相信了,若是我真有这个本事,那顿揍他就认了。

  柳儿从后面拍了下我的肩膀:“可以啊。”

  我被吓了一大跳,特鄙视她说道:“你不跑了么!”

  “我能跑么,我就是看一下逃跑路线,你打不过的时候我会回来喊你跑的。”

  我翻了个大白眼根本不信她的话:“胆小鬼。”

  柳儿吐了吐舌头:“我承认。”

  这时邵鑫凯走了回来说道:“人都走光了,说吧,我该怎么做。”

  “你先去外面等一会儿,我还要跟柳儿商量一下,毕竟我们两个是兄弟,你要是贸贸然加入进来,得经过她的同意才行。”

  “她肯定同意,对吧。”说完邵鑫凯用一种威胁的眼光看向柳儿。

  这倒不是邵鑫凯故意用这种眼神,而是平常两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邵鑫凯都是牛逼的存在,他是不信柳儿敢拒绝自己的。

  柳儿刚想说对,就让我一巴掌对着邵鑫凯的脑袋拍了过去:“就这么跟我大哥说话的?”

  “啊?”

  啪!

  我又是一巴掌:“啊什么啊,柳儿是我大哥,叫大哥!”

  邵鑫凯有点不乐意:“这个怂包是你大哥?”

  啪!

  “码德怎么跟大哥说话呢,还想不想进团队了?”柳儿见我吃定邵鑫凯,上去也是一巴掌!

  “想……大哥!”邵鑫凯心里窝火,但为了大局着想只好忍着。

  “出去等着去!”柳儿顿时起范了,呜嗷一嗓子就给邵鑫凯撵出去了。

  你就看柳儿那眼神,特别的牛逼,双手背负傲然而立,像极了风中女侠。

  邵鑫凯紧咬嘴唇,挺郁闷的出去了。

  “懒哥啊,这个人有点装,咱们不能收他。”待到邵鑫凯出去后,柳儿顿时没有刚才那股装逼劲了,挺实在的劝我一句。

  “我也不想要他,可是现在缺人手啊。”

  “你到底想干嘛呀?”

  “带你们赚钱啊,人活着就是要奋斗呀。”

  “可是你不怕他利用我们吗?如果到时候把赚钱的方法交给他,再让他跟城管混熟了,肯定还得整我们。”

  我咧嘴笑了起来:“你知道吗,我已经经受过最信任的人出卖了,所以才会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但我从其中学到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那就是……能出卖的都是兄弟,能利用的都是朋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