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土行孙点头说道!

  “这么专业的么,整的跟公司运营一样,说滴我热血沸腾的。可是我有个疑惑。”

  “说。”

  “虽然那帮人都管我叫大哥,我是他们老大,但他们什么样我最清楚不过了,你说大家一起要饭,平分钱这事,可以理解,但是这样一来有的人就会偷懒,睡觉,别人辛苦要来的钱分给他,凭什么?那样勤劳的人就会吃亏的,心里肯定不乐意,到了最后所有人都变得偷懒,会觉得反正有他们去要钱呢。”邵鑫凯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问题问的很好,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我准备将他们分成两个人一组,每个月下来会有考核,给公司创造的效益高,就会多拿一些奖励,创造的价值少,自然而然的也就拿的少,当然这些都是在保底工资之上额外的奖励,比如说咱们这些人的要饭总效益是一万,我会拿出九千给大家平分,剩下的一千拿给大家当奖励来分。”

  “牛逼。”邵鑫凯听完我的话以后忍不住对我竖起大拇指:“就照你说的这么干了,我从你背后的纹身以及昨天揍我的身手来看,落魄之前绝对人中龙凤。”

  “对,继续舔我!”

  “确实脑子够狠,将这些人团结在一起,备不住真能擦出点火花来呢。”土行孙跟着说道,忽然间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丝希望。

  单是从我的那套理论上来看,我的办法绝对可行。

  可是最终能不能赚到钱,还得看具体的操作。

  这里面肯定有瑕疵以及不完善的地方,还需要我在实际行动中奖他们给规划好。

  邵鑫凯领着土行孙以及二十个乞丐按照我的吩咐开始搜集周围小镇上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去做统计,而这几天的吃住都由我包养!

  现在的他们来说赚多少钱那是次要的,只要填饱肚子就行!

  “你真牛,这表卖了一万三诶,我们赚大了,哈哈。”柳儿兴高采烈的回来了,兴奋地推了推正在睡觉的我。

  “卖三万一都是赔钱,一万三还给你美成这样。”

  “我以为就能卖个几百块呢,呐,说好了,多出来的钱给我,剩下的一万给你。”

  我刚想说这姑娘挺现实啊,但是柳儿又说了:“不过呢,你要成立丐帮,是需要花钱的,我将这三千入股你的公司了,嘻嘻。”

  我丢给她一记懂事的笑容后,就将这一万三全都给柳儿拿着了:“咱们丐帮你负责管钱,支出,小姑娘心细比我管钱要好。”

  “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拿钱跑了?”

  “要跑早跑了,呵呵。”

  “你不知道我拿到这一万三的时候,手都是在抖的,有那么一瞬间真想跑了。”

  “那后来为什么没跑呢?”

  “因为我觉得你能戴价值好几万的表,以后你起来了,别说一万三,就是十万三都有可能诶。”柳儿说了大实话。

  “我喜欢你的诚实。”一万三对于乞丐来说,不亚于十万二十万的高新诱惑,是人他都会有贪念,你要说柳儿一点不犹豫那绝对是假的,她能跟我说出这样的大实话,我心里反而很高兴。

  “喏,这个是人皮面具,花了一千五买的,你带着感觉一下。”

  柳儿将人皮面具递给我的时候,我戴在脸上感觉还可以,并没有她说的那样难受的感觉,可能是价格到位了吧,享受到的服务也就不一样。

  我拿起前阵子从垃圾桶里捡来的镜子照了照,里面是一句一个充满伤疤的男人,除了眼神还能看到是自己外,其它人肯定认不出来。

  并且这个人皮面具站在脸上就跟皮肤重叠一般,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我的样貌,而且这段时间我的头发也越来越长,刚好遮挡住唯一能看到的那一点人皮面具痕迹。

  现在的自己不再是张耀阳而是刀疤懒!

  咕噜一声,柳儿咽了口口水:“你这个样子还有点吓人呢!”

  “呵呵,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可是城管跟那帮乞丐都看清你的样子了,你忽然这样,他们会不认识的。”

  首先除了那个城管外,不管是柳儿还是邵鑫凯,他们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即便他们知道我有意要隐瞒自己的身份他们也绝对不会联想到我就是网上的那个杀人犯。

  按照他们的经济条件来看,别说上网了,就连手机都没有!怎么可能知道我是杀人犯。

  那帮二十个的要饭花子,我估计他们可能连我长啥样都没记得,所以我也不在乎他们是否记得我的脸。

  而城管那边我就谎称是被开水烫的或者被人砍得,我相信他也不在乎的,他唯一在乎的只是是否能从我这里拿到每个月的五千块钱而已。

  三天后,邵鑫凯跟土行孙拿着做出来的统计发给我,虽然他们疑惑我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但最终也没能深问下去,因为邵鑫凯能当一帮人的头头,就证明不是个小傻子,一看我这样里面肯定有原因。

  其中的原因他分析过,但是从来没表态过,也没问过我,就如我之前所说,他们在乎的是怎么赚钱,而非其他,只要我能带着他们赚钱,不用挨饿,那我长啥样都跟他们没关系。

  这帮人我将他们打理的井井有条,分工明确,白天十二个人,晚上十一个人。

  那么为什么少了一个人呢,就是我,阳哥号称他们的智商代言,丐帮帮主,是不会去干这种手下该干的活。

  我每天就是负责睡睡觉,出谋划策!管理他们而已。

  柳儿呢就负责这帮人的伙食跟住行!

  邵鑫凯就负责将每天要饭要来的成果全部收集在一起,在转交给柳儿做账。

  最开始有人怕我们拿钱逃跑,但是他们会用多吃几个馒头往回找,而我也没有苛刻他们,天天给他们肉吃,让他们一下子就看到希望,并且相信我了。

  他们所有人对我的称呼就是帮主,码德一不小心阳哥真成了丐帮帮主了,也不知道我爹知道后,能不能气哭。

  这一天,我将这二十个人聚在一起说道:“有没有会做饭的高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