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人之危?呵呵。”小仙女露出挺嘲讽的笑容:“可能我说这些话显得不太好,但是我挺想知道什么叫做趁人之危?当初我躺在病床上,尹恩妃将耀阳从我身边夺走,那她不叫趁人之危吗?为了耀阳,我甚至不惜替他挡子弹,为了他去死,可结果呢,两个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姑娘,我用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爱情没有趁人之危,也没有对与错这一说,关键是拥有。”

  丫丫眉毛一挑,好奇的看着小仙女,从未想过小仙女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让丫丫对小仙女心里的印象改观了。

  原来小仙女并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也没有自己不满的情绪,相反,她的心里很委屈,只是一直不说罢了,她将这种委屈跟不满深深的藏进心里,不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的姑娘,真好。

  “也许是吧,但或许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之处,至少我不会那样做。”丫丫简单明了的说道。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你了,你的魅力真的大,如果我是男孩子,或许别的女孩再好我都不会喜欢的吧。”

  “得了,你别捧我了,我要真那么优秀,他就……算了,不说他了。吃饭了吗?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不了,他还在楼下等着我,我就先走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小仙女摆手拒绝了。

  “好哒,拜拜。”

  两个女人聊完以后,便互道再见。

  乞丐村,经过我们的精心改造,一排排小平房逐渐盖了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我们还特意盖了一间单独学习的类似于教室这样的一个房子,方便他们来学习跟吃饭。

  经过这些天的奋斗,大家初步的家算是成型了,我拍拍手对他们说道:“一会儿咱们上小镇里,我请大家洗澡怎么样!”

  “好耶。”众人欢呼。

  “有没有按摩服务哇。”邵鑫凯咧着嘴问道。

  “让土行孙伺候你一套998呗!”我龇牙回答。

  “哈哈。”众人纷纷一笑。

  “那什么吧,洗澡你就别请我们了,那钱省着给我们找个按摩的吧,让我们乞丐也当一回老板,我们洗澡去后面的小河里洗就行,那边的水都是泉水,特清澈!”

  “也可以呀,咱们比赛看谁先跑进后面的河里,前五名除了按摩外在加一个精油推拿!”我的话音一落,猛地就开撩,随后邵鑫凯等人也反应过来了,放开脚步就追我。

  “我草,你们这些坑,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土行孙呜嗷的叫唤一声,在地上一顿爬,小手一顿捯饬:“等等我……”

  “哈哈。”众人带着欢快的笑声一路跑到小河里,大家都是男生嘛,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脱光了就扎进去了,像我们这种人,基本上都会游泳。

  柳儿跟阿姨两个姑娘就不好意思了,她俩必须得到镇上去洗澡,不过她们并不着急,就在远处等着我们。

  当然了,她们是背对着我们的,害羞的她们根本不好意思抬头看着我。

  “帮主人真的很好,看他的样子应该不大哦。”闲来无事阿姨拉着柳儿的手笑着问道。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吗?”

  “嗯啊,尽管他装的挺成熟的样子,年龄我约莫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阿姨说:“我阅人无数,看人很准的,虽然帮主的脸被毁容了,但是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年轻有才华,智商还高,柳儿怎么样有没有想法?”

  柳儿一愣,俏脸绯红低了下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哎呦别不好意思嘛,女孩子都要经历过这样的时段,其实帮主的脸是有点吓人,但是天天在一起反而觉得一点突兀的感觉都没有,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看过帮主的眼睛,特别的明亮,不毁容的话,应该是个小帅哥,我们是乞丐,其实要求别放那么高啦,找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就可以在一起相互取暖的。”阿姨调侃着柳儿:“怎么样,你不好意思说,我帮你去说说?”

  “别别别。”柳儿连忙捂着阿姨的嘴:“我们只是朋友,没有其他感觉得。”

  “再好的朋友天天黏在一块也会日久生情的,他对你多好哇,我估计他是喜欢你的,没准他有点自卑不好意思跟你表白呢?”经过天天在一起接触,他们这些人也基本都知道柳儿是女孩子了,为此邵鑫凯还跟柳儿特意道过歉呢,说自己以前不该欺负她。

  “他怎么会自卑呢。”柳儿小声嘀咕一句,似乎挺遗憾的。

  “嗨,干嘛呢。”忽然我在柳儿身后拍了一下给她吓了一大跳。

  “啊!!”柳儿猛地一回头看见啥也没穿的我惊慌失措的捂着眼睛。

  “哈哈哈。”我大笑两声,紧接着联合邵鑫凯他们几个一起把柳儿抱起来就给扔河里了。

  “啊!!”面对我们的恶作剧给柳儿弄得都没招了,在河里捂着眼睛也不敢睁开:“你们过分啦。”

  “就是这么过分,哈哈哈。”我们说着就将河里的水往柳儿身上泼,周围充满恶作剧的笑声,本来我们都是开玩笑的想跟她闹一会儿,结果柳儿哇的一声被我们吓哭了,所有人都蒙蔽了。

  “别闹了,都别闹了。”我们所有人都赶紧穿上短裤,脸上笑容也都没有了,我将他们喝住以后,凑到柳儿跟前:“至于吗,我们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你们太过分了。”柳儿使劲地推了我一把,哭着跑开了。

  “我……是不是真的过分了?”我愣了半晌,转头看向邵鑫凯问道。

  “过分,非常过分,她始终是个女孩子,咱们这样她会不会觉得侮辱她了。”邵鑫凯茫然的看着我。

  “帮主,咱们的玩笑确实过了。”土行孙以一个仰泳的姿势飘在河面上从小面说了一句。

  “好吧。”我咬了咬嘴唇,对他们说:“凯哥你带着兄弟们洗完澡去按摩吧,我看看她去。”

  说完我快步朝她追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