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抱着腿在哭,哭的特别的委屈,这似乎是我认识她以为第一次见她如此伤心。

  “对不起啊,是我太过分了,我想跟你开个玩笑的,平日见你大大咧咧,没想到你还挺小女人的。”现在的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死活不跟人说对不起三个字的张耀阳,我长大了,也成熟了,很多东西看的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们……一群……大男人……什么都不穿,就是在侮辱我嘛……”柳儿抽泣着说道,越说越委屈,鼻头都哭红了。

  这时的她看起来有点小可爱,我就情不自禁的将她揽在怀里:“好啦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

  “我要你在跟我说一句对不起!”柳儿噘着嘴挺傲娇的样子。

  “对不起,我错了,需要我在亲你一下不?只要你开心,阳哥愿意献身!”

  “阳哥?”

  “啊……火锅店的羊肉愿意牺牲。”码德,差点就说漏嘴了。

  “你骗我,你不叫小懒对不对!”柳儿精准的抓住我话里的漏洞指着我追求答案。

  我咧嘴笑了起来:“谁告你的,我就叫小懒。”

  “你刚才都说吐露嘴了,你说你是阳哥!叫什么阳?”

  “不告诉你哈哈。”我大笑两声跑开了。

  “告诉我嘛,我好奇,求求你了。”柳儿已经不生气了,大叫着追了过来,一路上都是我俩的欢声笑语。

  任凭柳儿怎么追问,我就是不告诉她我叫什么。

  “哼,不跟你好了。”柳儿哼了一声,将身子别了过去。我也没理她这茬,不跟我好就不跟我,无所谓。

  “无所谓,谁会爱上谁,无所谓。”我将烟头扔地上用脚一边拈灭一边唱,这给柳儿郁闷的,就差给我跪下了。

  这丫头有点强迫症,就是话千万不能说一半,说一半剩下的不说了,她就浑身刺挠,抓耳挠腮,坐立不安的感觉。

  额……这样形容一个姑娘好像不太正确,但就是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症状。

  “我求求你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不然我连觉都睡不着了!!”

  “晚上来我房间,我在告诉你。”到了洗澡堂我对柳儿抛了记眉眼,笑着进了男澡堂。

  柳儿气的在原地跺了跺脚,哼了一声,转身走进女澡堂,同时嘴里还嘀咕呢,阳?什么阳呢?

  我们男人来澡堂子里当然不是为了洗澡,刚才在河里已经洗过了嘛,我们只是简单地冲了一下,随后这帮狼就给我围住了。

  众人不敢跟我开口,都在后面偷偷捅咕邵鑫凯,邵鑫凯咬牙说:“哎,不管了,我说就我说,帮主你敢不敢让我们找个小姐,兄弟们憋了好久好久了,想释放一下,不管多少钱,我们愿意从账单里扣,肯定会努力要饭,争取把差价赚回来的!”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都这样了吗已经。”

  “嗯嗯!”众人狂点头,尤其邵鑫凯:“帮主我感觉要是不用一下,可能都生锈不好使了。”

  “糙!你们二十来个人这个浴池里没那么多小姑娘吧?”

  “有的,有的,我都打听好了,楼上一百来人呢。”邵鑫凯见有戏,双眼冒着金光。

  “行吧,你们上楼等着去吧,我给兄弟们安排。”

  “帮主威武。”众人呜嗷一嗓子奔着楼上跑,生怕跑慢了我会反悔一样,看着他们高兴地像个孩子,我的心竟然也跟着开心起来。

  我找到服务生问道:“你们这里的小姐都多少钱的呀?”

  “五十到八百,什么样的价位都有,只有大哥您想不到的,没有我们这里办不到的。”服务员对我抛了记眉眼暧昧的说着。

  “我们哥几个都不挑,来个五十的就行,全算我头上。”

  服务员眨了眨眼睛:“五十的身材都不怎么滴,咱们都是年轻人,我了解,花钱没享受到,不划算。”

  “你是真不了解我的这群兄弟有多牲口,别说五十身材不好,只要现在你给他一个洞,他保证能进去!不管对面身材好不好,不管对面是不是女人!!”

  “好吧,你们牛逼。”服务员被我说的没招了,挺无语的去安排一些五十价位的姐妹!

  五十的姐妹是真的没办法玩,那身材给你走样走的,堪称大妈级别。

  在想着阳哥以前的那些极品女友们,真的不能比!

  我虽然也是个正常男人,但阳哥还是本着宁缺毋滥的精神,对自己的身体忠贞不渝,就是可怜了我的金箍棒,短时间内还不能让他变大……

  闲来无事,我就率先走到大厅坐了会,不一会儿柳儿神清气爽的出来了。

  我没看见她哭的如此伤心,更从未看见过她素颜朝天的样子,有点美啊……

  尤其是她脱掉乞丐服换上简单的浴衣之后,站在镜子面前拿着吹风机吹自己的头发时,我一时看呆了。

  然后眼睛慢慢出现水雾,柳儿的身影变成虚幻,我猛地再次看了眼,皇妃正在拿着吹风机吹着自己的头发,她回头对我笑了笑:“老公好看嘛?”

  “好看,妃,你好了。”恍惚间,我直径走向皇妃,轻抚她的脸颊,紧接着一把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媳妇你好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老公我就在这里呀,你在说什么呢。”皇妃轻皱粉眉,有些好笑的刮着我的鼻子。

  此刻我心里所有的思念在这一刻幻化成行动,直接对着皇妃吻了下去。

  周围人发出剧烈的尖叫声,我兴奋坏了。

  皇妃,终于好了,她终于回到我身边,如果这是个梦,没关系,我愿意长睡不醒。

  一阵长达五分钟的窒息式索吻后,模糊的双眼才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而我眼中皇妃的身影渐渐消散开去,我怀里搂着的是柳儿。

  柳儿一脸娇羞的低头不语,周围人不停地起哄:“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我使劲又看了看,她是柳儿,不是皇妃,那我刚才亲的人是?……完了,我把她当成皇妃了,是我太思念皇妃的事么,才会将她们两个看成是一个人!!

  该死的!我竟然出现幻觉了,我非常懊恼自己的行为,于是便狠狠的砸乐自己脑袋一下,紧接着跑了出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