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庭广众之下索吻柳儿对她以及大厅里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一般这种画面只有在国外才能见到,相对来说,国内的女星偏保守,含蓄,几乎不会跟男朋友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

  偶尔也有,但都是被批判!

  可能这就是国外文化差异的,即便这样,我刚才拥吻柳儿的那一幕还是得到山呼海啸般的尖叫声,这帮尖叫声大多数都来自我的丐帮帮众们,这些人常年得不到滋润,现在属于沾边设,基本已经没有治疗的希望,所以他们没到三分钟基本就提着裤子出来了。

  可以说我当中给柳儿扔下是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会使她感到很尴尬,而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刚才还吻的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样子,怎么吻着吻着就跑了?

  邵鑫凯挠着脑瓜子一脸不解凑到柳儿身边问:“帮主这是害羞了?”

  柳儿皱了皱眉头,这哪里像是害羞的样子?

  可她眼下什么都不好说,就摇摇头说:“不知道,你们洗完了吗?洗完我就去付钱了。”

  “呃,都差不多了。”邵鑫凯在浴池子大厅里也不顾周围人的怪异眼光,喊道:“都给我站一排,稍息,立正,土行孙从你开始报数!!”

  “一……二……三……”这帮缺心眼就在大厅里报起了数。

  “多少钱?”柳儿拿着钱包听到对面说出的金钱数额后嗓门瞬间提高八倍:“我们只是来洗澡,按摩,怎么花了一千多??是不是搞错了?”

  “女士您好,由于你们叫了特服,所以这些数是没错的。”服务员耐着性子轻声解释着。

  “特服是什么意思?”柳儿是真的不懂,还以为我偏心呢,原来他们有特服,自己都没有,不行不行,亏大了,她扭头对阿姨抱怨着:“阿姨,你看他们都有特服,咱俩都没有,不行,咱俩也要一个特服!!凭啥他们花那么老些钱。”

  柳儿的话一出,让在场的男嘉宾都懵逼了,这年头女的出来找特服都这么光明正大的吗?还是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女的,要不然自己委屈委屈,特服她一把?

  而在场的女嘉宾纷纷对其投去羡慕的眼光,对柳儿满脸都是崇拜。

  阿姨是过来人,自然懂什么叫特殊,当下老脸一红,羞涩的低声道:“这样……好嘛?”

  “没什么不好的,凭什么他们有特服,咱俩也要特服,一千多都花了,还差这点么,让他偏心,哼,阿姨,咱俩进去,走!”柳儿霸气的拉着阿姨重新回到女澡堂,留下一脸懵逼的男人们。

  土行孙还拉着邵鑫凯的手小声说道:“大哥,咱们帮主是不是满足不了柳儿姐啊。”

  “可能是帮主刚才给柳儿自己仍在这边,柳儿生气,耍起了小性子,要报复他一下子吧。”邵鑫凯煞有其事的分析着。

  “完了,咱们帮主被绿了,要不要告诉他。”

  “感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咱们当马仔的看着就好。”

  “好吧。真替我们帮主感到难过。”土行孙叹了口气幽幽的惆怅着。

  “你说柳儿也真是的,为什么愿意找鸭子都不愿意找我们几个呢?我们可以替帮主分担忧愁的。”

  “就你?还是算了吧?我寻思我四分钟就够快的了,一出来竟然看见已经穿好衣服的你,凯哥,不是我说你,下回整点羊腰子吃吧。”

  “我糙,老子还能被你鄙视了,你他ma连条腿都没有,竟然找小姐??来来来,我问问你,你是咋玩的?”邵鑫凯被土行孙给鄙视了,直接就崩溃了。

  “看不起谁啊,我花钱了,我就是上帝,我没有腿我不能躺着啊?”

  “你牛逼!你是我哥。”

  “别别别,我嫂子也不能乐意。”

  都说女人四十如狼似虎,这话一点不假。

  女澡堂里,阿姨兴奋地错了搓手掌:“柳儿,看不出来,你的内心竟然跟阿姨一样狂野,不过阿姨不敢表露自己的心声,你却能,阿姨越来越对你跨目相看了哦,不过话说回来,你跟帮主闹了点别扭,想气气他可以,但是找特服这事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好多男人都接受不了这个,阿姨无所谓,老光棍一个,你还是在考虑考虑吧。”

  “不行,我必须来特服!你别劝我了,我心意已决。”小仙女根本不懂特服的意思,就嚷嚷着一顿要特服,阿姨劝了几句无果后,索性也就不劝了,都是女人,能理解。

  片刻后,两名长得挺帅的鸭子进来了,这两个人对视一眼,差点就干起来了。

  因为啥,虽然他们是鸭子,虽然他们每天面对的不是年龄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就是某夜场的金牌小姐。

  但是眼下这俩女人,一个四十多岁,老啦吧唧,一个二十来岁,细皮嫩肉,傻子都知道选岁数小的啊。

  两个人差点干起来,其中一个抓着另外一个脖领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上次就是我伺候的老太太,这次轮也该轮到你了!”

  “别废话,明天把我鬼泣的流星落极品账号借你玩。”

  “行吧,但我劝你一句,这小姑娘看着年纪轻轻的,细嫩皮肉的,长得还辣么好看,肯定是娱乐城的头牌,点的人多,病也多。”

  “说的好像谁没有点病是的,这年头谁不一天往医院跑几趟还能叫人吗?”这名特服铁了心要跟柳儿来一场灵魂的交流!

  “你俩嘀嘀咕咕的什么玩意呢?是我俩选你俩,还是你俩选我俩?”阿姨不满的说:“时间紧,任务重,大点干,早点散,赶紧的。”

  接着又对柳儿说:“你是头一回吧,让你先选。”

  柳儿根本不知道这俩男的进来是啥意思,但又不愿意承认自己不懂这个特服是啥,看着阿姨神采奕奕的样子,就说:“阿姨您是长辈,您先选。”

  “妥了,就这个瘦瘦高高的,对,你别往后躲,别看了,就是你了!!”阿姨拉着一个快哭的特服走进旁边的包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