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认为自己的态度超级的好,偏偏的总有一些人把你当成软柿子捏。

  有些时候即便我不想,可不得不让他知道我低头不是认错,而是再找武器。

  “三千八,一分不能少!”经理的态度特强硬。

  “大哥这个你就是讹人了。我们就是一群小乞丐,这么对我们不好吧?”我耐着性子说道。

  “小乞丐?小乞丐来找小姐?小乞丐不开五十万的车不给握手?不是挺叼的么,怎么这时候怂了?”

  “我*你妈你是真欠干。”面对经理的冷嘲热讽邵鑫凯顿时不乐意了,指着经理的鼻子就骂道:“你他ma是个经理怎么的,你不是给别人打工的,牛逼什么昂,懂不懂什么叫顾客就是上帝?老子来你这花钱是捧你,你跟我俩装你*臭嗨呢?”

  如果说乞丐里心气最高的也就是邵鑫凯了,他完全没有乞丐的觉悟跟自卑,这点是我非常欣赏的,这个人以后我要是能起来,可以重点培养一下。

  经理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你个臭乞丐敢骂我??”

  话音落,身后的几名服务员唰的一下站了过来。

  “怎么的,硬不硬呗,拼人多?你是啥告诉我!”邵鑫凯梗着脖子就往前拱。

  场面一下子就变得激烈起来,前台小姐姐都准备打电话报警了。

  “凯子!给我滚回来。”我忽然吼了一嗓子。

  “帮主他跟我们装逼,咱们不该他的不欠他的,他牛逼什么呀,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他!”

  “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帮主!”我怒吼着问道。

  见我发火,邵鑫凯咬了咬嘴唇,随后退到我旁边,低着个脑袋嘴里嘀咕着:“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是我们老大,阿姨被他们扣在里面,我们又被他当面侮辱,有点血性就应该干他,并且你想想咱们只是欠他们的钱,出了点小意外才没给的,又不是不给,他们完全可以带着阿姨来乞丐村找我们,为什么不让她走,还不就是等着今天想多讹点钱么,穿衣装怎么了,经理又怎么了,就活该欺负我们这种人。”

  我完全诧异的看着邵鑫凯,忽然咧嘴笑道:“哎,你以前心气就这么高的吗?你心情这么高你别在这要饭,出去混啊,你信不信你在这里因为两千块钱给人家揍了,人家报个警你整不好要赔五千?”

  “我……”邵鑫凯顿时语塞,刚才他光顾着生气了,完全没考虑到后果会怎样,单凭意气用事。

  “哥们以前比你还虎,身边的朋友比你狠实多了,一个不高兴跟人冲起来敢给人家手剁了,你敢吗?”一点没吹牛逼,潇洒哥急眼了那是真砍人家手的!

  邵鑫凯被我说的说不出来话,声音小了很多:“那也不能被他们欺负吧。”

  “不被欺负还能在怎么办,本身就是咱们做的不对,咱们就要认,就当买个教训了,柳儿点钱,三千八,一分不少的给他们!”

  我的话音落,在场的人虽然都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在更多的人觉得我是个怂包,明明我们人多,不该被欺负的。

  可我还是选择妥协,这让他们会想以后若是别人来欺负我们,届时该怎么办?

  难道一辈子让人欺负下去?这是所有在场的人心里最直接的感受。

  他们有怨言,有不满,却无法像邵鑫凯一样说出来。

  也罢,反正他们被欺负惯了,习惯了。

  我能感受到每个人脸上的变化,他们都是不乐意的,很好!

  听到我同意给他钱以后,经理的嘴角都微微上扬了,乞丐永远都是乞丐,怂包永远都是怂包,无论你穿成什么样,无论你花多少钱找小姐,内心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

  “真的给啊?”柳儿是不想掏这个钱的:“咱们报警吧。”

  “报警?你确定?”我挑着眉头问道,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只是这样一来就没办法激发出这些人心里的血性,我有我的目的。

  “嗯。”

  “呵呵。”我咧嘴笑了笑:“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三千八,点给他!”

  柳儿虽然不解,但看着我肯定的眼神时,最终没再说什么,心里滴血的咔咔点着钱。

  “报警真心没用,小妹妹,我跟他们的局长没事就在一起喝酒,呵呵。”经理不屑地笑了起来,做他们这种生意的,自然要跟上头有挂钩的,即便真的报警又怎样,人家进去呆一会儿就出来了,最终我们仍然要赔偿他们一千多块钱,而我们这帮人最起码要蹲半个月!没有背景的我们自然是拼不过他们的。

  “你牛逼,行吧。”邵鑫凯低着个脑袋,心情很不爽的走到门口去抽烟。

  “牛不牛逼我不知道,反正不是很硬,但你别碰。”经理还跟我拽了一句网上很流行的名词。

  “三千八您数一下。”我笑呵呵的将钱递了过去。

  经理淡淡的扫了眼,朝自己手上啐了一口,唰唰的点了起来。

  “一分没少,小伙子很懂事,以后来我这里玩,给你优惠!”经理满意的笑了笑。

  “那大哥您看是不是可以将我们的人给放出来了?”

  “当然。”经理回头看了眼服务员,那名服务员点点头转身走进里面的包厢内,随后阿姨捂着左边高高肿气的脸蛋子就出来了。

  “你挨打了?”我皱眉问道。

  “没事……帮主给你添麻烦了。”阿姨左脸肿的老高,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泛着眼泪。

  “放心,我会给你公道的,你告诉我,他们打你了吗?”我再次问道。

  “打……了。”阿姨弱弱的看了眼经理,后者哼了一声,一副我就打你,你能把我怎么滴的表情。

  “怎么打的?”

  “就打了我几个嘴巴。”

  “好,我明白了。”松开阿姨,叫住即将转身要走的经理:“大哥,您别走哇,这钱我给您了,事老弟办的也不差,现在该看您怎么跟我办事了吧?”

  “我跟你办个吉脖,你算干什么的?”

  “我就一小乞丐,您知道的,但现在是他们的领头的,他们挨欺负了,我自然就得出头,您看,你们让我赔钱,我痛快的赔了,您扣我的人,我也没说啥,但现在你这个事办的不对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