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威让丫丫怼的满脸通红,自知不能再跟她掰扯下去了,否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这个世界上真的不能跟女人讲道理,她们本身就是没道理可讲的生物。

  再说王威又不能真的把丫丫怎么样,能吓唬住就吓唬住了,吓不住也没招。

  他好像是一个位高权重之人,跟丫丫这个孩子去计较真的犯不上,本来他今天就不想来的,秦子晴非让自己过来,想给迟小娅她们一些威压,在丫丫的带动下,公司好多人其实都是不服秦子晴的,甚至可以说都不听她的话,她想狐假虎威一番,奈何没考虑到丫丫的暴脾气。

  等到众人离开后,张健洲偷偷的对丫丫竖起大拇指。

  “什么玩意,挺大岁数跑来跟我俩呼呼哈哈的,丫爷是惯孩子的人吗?”等到王威等人离开后,丫丫气呼呼的坐在转椅上,接过潇洒哥递过来的咖啡,嘴角上扬不满的嘀咕一句。

  “丫爷牛逼。”潇洒哥顺势捧了一嗓子。

  “黄平浪斌他们怎么个事,还不准备改邪归正吗?”丫丫心挺累的问道。

  “这俩玩意跟着铂叔准备一条路走到黑了,以前没看出来,这三个人真是吃里扒外。”潇洒哥气呼呼的对着桌子怼了一拳。

  “你轻点,回头给我桌子怼坏了,好几千买的呢,咱先不管他们,我让你打听耀阳的下落怎么样了?”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潇洒哥摇摇头叹气:“这警察都找不到他,我们更没办法找,可能也许已经……已经……”

  话到嘴边潇洒哥发现他已经说不下去了,他调查的最新信息就是我从海边消失了,现在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猜我已经掉进海里死亡了。

  他无法想象那么一个自信阳光的大男孩若是离开这个世界将会是怎么样的。

  “不会的,如果他死了,警察会找到他的尸首的。”丫丫的声音数度哽咽,接着抓起桌子上的包:“公司你先看着,我出去散散心。”

  “丫丫,别让自己太累了。”自从我离开公司后,公司上下全是丫丫在操心,不仅要面对外敌,还要面对内讧,背腹受敌的丫丫在强压制下没有选择妥协,而是迎难而上,并且做的还很好,这让潇洒哥对丫丫的态度笑了特别大的改观,是他无法想象出来的。

  “放心,我抗压能力很强的。”丫丫笑了笑随即离开了。

  片刻后,丫丫来到车里,将车子锁好后,整个人窝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大哭起来……

  她太累了,也太委屈了,承受的流言蜚语也特别的多是(大多人甚至包括丫丫的家里都不明白丫丫为什么要这么做,站在那些人的立场丫丫有些小三的味道),她本身就是一个明星,在加上秦子晴在其中推波助澜,让好多网友都参与了这个话题中来,她还没办法做任何解释,这份难过让她没办法再众人面前展现出来,更没办法跟任何人说起,她只能一个人咬着牙坚持!

  不管多少委屈,不管面对多少困难,我迟小娅一定要挺住。

  有些时候哭并不代表软弱,它更像是一种非发泄,发泄自己无处安放的内心。

  然后这时候的丫丫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通l的来电显示。

  她的心情在紧张与狂喜中来回交替,是他吗,是的吧,陌生电话号码又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这个时候的来电显示一定是张耀阳!!

  但是丫丫又不敢接,她生怕公安局的人在监听她的电话,玩意被对方接听到自己该怎么办,那不是出卖了张耀阳么!

  可是不接又不行,因为这个电话可能就会想几十秒,然后会再次陷入漫长的无尽的等待当中。

  届时自己又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有事还是没事。

  她慌乱的看了眼四周有没有可疑情况,她必须要在这短短的五十秒内做出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十几分钟前,王威等人离开星秩序公司后:“给我监听这个迟小娅的任何电话,只要有来电显示,陌生的号,一定要给我听下来,我断定张耀阳一定跟她有联系。”

  其实不是王威断定出来的,而是秦子晴说的,她告诉王威,张耀阳最相信的就是迟小娅,如果要联系肯定也是联系她!

  而王威就觉得我要联系一定是联系自己的父母,两个人很争执,最后秦子晴说自己认识张耀阳这么多年,对他了解肯定是最懂的,然后王威就来试试迟小娅。

  一看迟小娅的脾气跟性格就如秦子晴说所说的那样,仗义,护短。

  所以张耀阳联系迟小娅的可能性真的真的非常大。

  张健洲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咯噔一下,本想告诉丫丫的,但奈何监听电话已经开始了,他只好给丫丫发了一条微信。

  平常丫丫是没有开流量玩微信的习惯,也只是晚上回家才会玩一会儿,就连张健洲都没觉得,竟然会这么巧,前脚王威刚说完监听,后脚我的电话就打了过去,时也,命也!

  “通了,通了,有个陌生电话打过去了。”

  “哪里的?”

  “哪里的不清楚,我们只能听听到她电话里的内容!”

  “好,给我听听他们说什么了。健洲,去楼下帮我买包烟回来。”王威脸色一喜,转头对张健洲说了一句。

  张健洲的脸色非常难看,这他ma明显是想给自己调走,怕自己走漏风声啊。

  但是没办法,张健洲只能照办,同时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是耀阳这个孩子打来的。

  “是张耀阳打来的!!”一名警察忽然脸色一喜激动地对王威说道。

  张健洲心里咯噔一声,猛地停住脚步,瞳孔瞬间收缩,他眼睛紧紧的看着监听电话一言不发。

  “愣着干什么,去给我买烟。”王威看向张健洲猛地呵斥道。

  丫丫啊,你聪明一世,怎么糊涂一时呢!!张健洲在心里崩溃的咆哮着。

  ……

  车里,电话响了三十秒之后,丫丫果断的接了电话,她必须要知道我是生是死,是不是安全的,她不想在过着提心吊胆,每天从噩梦中得知我死的消息中苏醒过来了。

  “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