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的声音带着颤抖,这颤抖的声音里饱含着无限的思念之情。

  “是我。”听着丫丫那熟悉的声音我的眼眶唰的一下就红了。

  “你过的怎么样,还好吗?”丫丫同样眼睛泛红的问道。

  “我还行,家里都挺好的吧?”

  “都挺好的,大家都比较担心你。”

  “先不说这个了,我有点事想要找你帮忙。”

  “什么事?”

  “我在这边遇到了点麻烦,想用你的身份证一下,你能借我吗?”

  身份证这个东西是现在每个人最基本的配置,可以说谁都有,但是并不是谁都能借。

  它存在一个以后贷款,车贷,房贷,信用,黑名单等一系列问题,就连自己家的亲戚基本上都不会借给你用的,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耽误的是自己的一声,所以管丫丫借身份证这一事,我并没有抱太大的信心。

  丫丫是一个前途光明的一个女孩,而我只是一个被通缉的杀人犯,她不借我,情有可原。

  如果换做是我,可能也不会轻易的借出去。

  丫丫沉默片刻问道:“能告诉我要干什么用吗?”

  “不太方便,如果公安局那边对我还有心要抓我的话,我感觉咱俩现在的通话就被监听当中。”我当过兵,学过反侦察,很懂里面的门路。

  “啊!!”丫丫捂着嘴想着刚才王威带人来找她的画面不由得心里一惊:“咱俩想一块去了!!我也感觉他们在监听电话。”

  “那你怎么还敢接我电话?”我笑呵呵的点了一根烟,打了几次打火机都没点着,旁边的柳儿到是没什么情绪的将我嘴里叼着的烟给拿走然后叼在她的嘴里噼里啪啦的抽了起来。

  我诧异的看了眼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本能的就想给烟抽回来,却被她给躲过了。

  “咳咳。”根本不会抽烟的她让一口烟就给呛得治咳嗽,我忍不住哈哈的笑了两声,后者白了我一眼,也没理我。

  “你在笑什么?”丫丫将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没事。”

  “我觉得你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你敢给我打这个电话肯定就已经想好后路了。所以你不都怕,我为什么要怕。”丫丫给的解释令我很满意,看来看去还是丫丫最了解我呀。

  “哈哈。”我大笑着解释道:“因为这个电话是公用电话,我在这边打完电话,立刻就会去新的城市,所以喽他们想找我也找不到的,我今天给你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我先确认一下你会不会帮我,如果你同意的话,等着我过阵子在想办法联系你,先这样,挂了哈。”

  “等一下。”丫丫连忙叫住我:“还有个消息我想告诉你。”

  “嗯?”变换一个姿势,我淡淡的应了一声:“你该不会说想我了吧,哈哈。”

  “你还能看出来玩笑说明你过得还不错,小仙女要结婚了。”

  “……什么??!!”我的笑容顿时僵住。

  “对,她想得到你的祝福。”

  “她肯定想让我参加她的婚礼。”我的声音没有之前的兴奋劲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小仙女终于要嫁人了,也算了却我的一番心事,毕竟自己给不了她任何未来。

  可是,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结果之时,心里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事,是青春的遗憾吗?我不知道。

  我对小仙女还有感情吗?我仍然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嫁人我心里既难过又欣慰,还替她感到开心。

  “参加婚礼就算了吧,信不信你前脚踏入S海,后脚就牢里的干活,秦子晴那伙人可是虎视眈眈的找你呢。”

  “行了,先不说她了,替我告诉小仙女,她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去的!!几号结婚??”

  “什么?你要来??别来了,太危险了!”

  “你知道我的脾气的,我说来就一定来!告诉我具体日期就可以。”

  当我做下某些决定时,是别人怎么劝也无法劝住我的,不管什么样,我也要看着小仙女穿婚纱嫁人的样子,这样我的心里才会舒服一些。虽然明知道这次的危险性会非常的大,我也要试试。

  后来丫丫还是告诉了我小仙女的婚期,并且提醒我,真的有很多警察在找我,让我小心一些。

  我自然知道他们在找我,不说别的,单单秦子晴就不会放过我。

  “小心点。”丫丫声音埂咽着说道。

  “替我多好好我爸妈。”

  “会的。”

  挂了电话,我怅然若失的感觉一阵空虚,尤其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直接抢回柳儿嘴里的烟,顺手将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不会抽烟就别学了,我很不喜欢女孩子抽烟。”

  “心烦,就想抽,你平常抽烟的时候不都说点烟抽寂寞吗。”柳儿的情绪一直都不怎么高。

  我咧嘴笑了起来:“怎么好端端的不高兴了?”

  “你刚才打电话的那名姑娘是谁,是那个妃吗?”

  我愣了下:“不是啊,干嘛这么问?”

  “你跟她说话的样子好暧昧,看你一直在笑,声音都是那么的暖。”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小丫头,生气了袄,我跟你说哈,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姑娘是我非常非常好的一个好朋友,我们没有别的关系,你不要多想,在一个,你真别吃我醋,我这种人不值得你喜欢,对于你,我只把你当做妹妹看,咱们不要做情侣,免得日后连朋友都当不成,知道吗?”

  “为什么当了情侣连朋友都做不成?”

  “你不懂,等你以后处对象了就能明白哥现在的意思。”

  “那你可以跟我处对象教我嘛!”

  “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么个一起吃苦的好朋友,得,不跟你说这个事了,说你也不懂,小屁孩。”我捏了捏柳儿的鼻子又说:“过几天我要回一趟S海,乞丐村这边就交给你跟邵鑫凯打理,帐一定要记好,钱这个事不可以马虎,等我回到S海要是能见到一些朋友的话,我会让他们想办法帮你查查你的那个姐姐的下落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