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最后是他们成功抓到我,还是我金蝉脱壳,没有人会知道。

  张健洲急坏了,给王威买完烟就想找个托词离开,却让王威叫住了。

  “健洲跟我来一趟办公室。”王威淡淡的说了一声,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向二楼最里面的办公室。

  “领导。”张健洲沉思片刻,随后迈步跟着走了过去,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坐。”王威拿着一个大茶缸子,上面印着梅花,很有七八十年代老一辈的大官风范:“张耀阳这个人的家庭据我了解跟你的关系很不错吧?”

  “以前我是跟着他父亲在一块玩的,没有他父亲我也坐不上今天的位置。”张健洲如实说道。

  王威点了点头:“不不不,张浩给你的只是一个机会,而你能在这个位置坐这么久全凭你的实力。”

  张健洲一听这人是话里有话啊,当下挑着眉头说道:“领导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王威伸出食指了指上面:“现在上面的领导都在盯着这件事,你要是办好了,还能往上爬,明白吗?”

  张健洲忽然就不说话了,王威的意思就是你虽然跟张浩他们家的关系好,但是公是公,私是私,你如果能够公事公办,将这么一件轰动全国的杀人事件给办的漂亮,升官发财那是一定的!

  但你若是假公济私,包庇张耀阳,你很有可能连乌纱帽连都不保。

  这话不只是王威点过他,之前在h市那边下来领导的时候同样点过他。

  只是他能出卖我吗?这是他最深思的问题。

  一方面是自己的未来,一方面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侄儿。

  他该如何抉择……

  家中,我爸看着迟小娅说道:“你说张耀阳给你打电话要回来了?”

  “嗯呢。”迟小娅点了点头:“明确表示要在小仙女结婚的时候来,张浩叔叔我们该怎么办?”

  “这孩子咋跟我似的,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呢,你还有它电话没?我给他打一个回去。”

  迟小娅摊了摊手:“他用的电话亭的公用电话,在给打回去也不是他接了,而且这个时候他可能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

  “这小子学过反侦察,备不住真不在那了。”我爸摸着下巴说:“如果是这样,可真就坏菜了!”

  “怎么说?”

  “警方一定在全力抓捕他,他这次回来怕是插翅难逃,你跟他的聊天记录已经让警方都听到了。”话音落,我爸拿出张健洲刚给他发的信心给丫丫看。

  在这种关键时刻,张健洲仍然选择站在我们这一边,钱跟权固然重要,但都比不上亲情更加重要。

  吃水不忘挖井人,张健洲为什么有今天他很清楚,所以这件事根本不需要任何犹豫!

  哪怕最后自己被撤职,他仍然选择跟我们站在一起。

  不得不说,我爸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感情真心不错,是可以经受的起时间的考验的。

  “怎么办啊。”丫丫瞬间很恐慌,一个人的能力再大,也大不到跟zf对抗。

  “你刚才说耀阳管你借身份证?要干嘛?伪造身份吗?”我爸皱眉问道。

  “我不清楚,他没跟我说,只是说还会在联系我的。”丫丫摇了摇头。

  “这样吧姑娘,他如果在联系你,你第一时间给我打过来,让我秦子晴跟他说,行吗?”

  “没问题,我来找你也是这个目的,我怕他一个人太冲动,我们两个始终都是孩子,有您在,会更有安全感一些。”

  “怕就怕我这次也救不了他啊。”我爸莫名的叹息一声,这些日子他把能走的关系都走了,能求得人也都求了,这件事闹的这么大,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人可以帮他了。

  迟小娅跟我爸又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挎着包便离开了。

  智允洗了一个苹果,用自己身上的围裙擦了擦随即走到我爸面前:“张浩,你可以试试找找你爸的那个情人,就是当初你坐牢给你捞出来的那个女人,兴许她能帮你也说不定啊,就像你当初是的,假装枪毙,在里面随便找个死刑犯当替身,让耀阳出来后换个身份,你给他送到国外鸟悄的呆几年,等着国内风平浪静后,在偷偷的回来,或者就不回来了在外面呆着。”

  “你以为我不想找那个女人吗,自从几年前那件事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期间好几次想找她说声感谢,但是我爹死活不告诉我,你也知道我爸估计跟那个女人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可能怕我妈知道还是咋的,就是找不到那个女人,我爸死了,那个女人来了是来了,但那时候都沉浸在伤感当中也没说上什么话,等着我爸出殡以后她就走了,再也没任何消息。”

  “不应该呀这个女人的能量这么大,耀阳的事轰动全国,她应该能够看到的,看到的话不会坐视不管的吧。”

  “哎,不是那回事,我出事,我爸求她帮我,她能管,我儿子出事其实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我爸都不在了,人家不会主动去拦这个大麻烦的。再说了她都多大岁数了没准退休了在哪个国家游山玩水也说不定,也没准都没了追随我爸去了呢。”

  “你们老张家都是情种!”

  “呵呵。”我爸难得露出笑容:“恩妃那丫头咋样了,在韩国治疗的行吗?”

  智允眼神一暗:“白费,治不好,脑袋里的淤血是清楚了,可是若是让她恢复成正常智力还是很难,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现在没有在治疗了,我妈她带着她在全国各地游玩呢,希望能让她有一个开朗的心情来恢复吧。”

  “你妈还是很好的,虽然这个孩子是他们捡来的,但我见她就像是对待亲生的一样,真的特别幸运。”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妈妈!”智允傲娇的说道:“实在不行你去找曾祥龙试试呢?沈y军区大佬的能量也不是开玩笑的,他如果出马,找找上面的关系,应该也行的吧,不管咋的咱们也得试试才行,耀阳才二十四岁,要是进去了,这辈子可就毁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