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出了乞丐村,就来到平常要饭的小镇上,轻车熟路的买了两张客车票就上了车。

  没有身份证的我们只能依靠坐短途汽车往回走,上车的时候人们看向我都露出厌恶的眼光,尽管他们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他们仍然被我的样貌给吓到了,都坐的离我挺远的位置。

  我不免感到有些可笑,别说我脸上的伤疤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你们挨着我坐又不能传染给你们,至于躲那么远吗?

  “姐夫我怎么感觉他们嫌弃我们呢,我们都换上干净的衣服了,身上也没异味呀,为什么呢?”柳儿这种人天生就比正常人来的敏感一些,更加的在乎对方的反应,并且尤其是她恢复女儿身之后,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经过我的思想劳动课以后,她们渐渐懂得了人自尊的重要性。

  苦笑一下我指了指自己的脸:“他们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

  柳儿这才恍然大悟:“切,那有什么的。这些人呐,就是矫情。”

  “你还真别这么说他们,你就是认识我,你要是不认识我,恐怕也会离我远远地。”

  “没人理我们更好,就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呵呵。”

  我跟柳儿小声的聊着天,车子有条不紊的前行着,大约半个小时候,所有人都进入梦乡,小睡起来。

  柳儿对我说:“姐夫我先睡了,等快到站的时候你喊我。”

  “嗯。”我点了点头。柳儿很快的就睡着了,最后可能是睡难受了就趴在我的腿上睡得。

  我低头扫了眼她,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颊,这长得还真的是像皇妃。

  一路无话,就当我们快要下车的时候,司机猛地一脚刹车停那了,完了嘴里嘀咕着:“这他ma出个杀人犯,警察都给路栏上了,大家等会吧。”

  随后众人开始七七八八的讨论起来。

  我的心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前面是查杀人犯,他们查的是谁呢?会不会是我??如果是我,我该怎么办!!

  “杀人犯??咱们这的吗?”一名旅客随手都给司机一支烟,诧异的问道。

  “不是咱们这地,据说是东北h市的,给一个黑社会老炮(老大)干死了,又给一名警察干晕了,直接跑路,说是跑咱们这来了。”司机师傅裹了口烟津津有味的跟旅客八卦着,殊不知他们嘴里的男主角正一脸紧张后背冒汗的听着呢。

  “要我说这属于黑社会仇杀了,干死一个少一个。”

  “你别瞎嘞嘞,万一这个杀人犯在车里让他听到了怎么办。”妻子胆子很小的拽了丈夫一把。

  “怕个毛,别说他在车里了,就是站在我面前,我一拳就给他干倒,送进警察局里。”丈夫越说越来劲。

  “别吹牛逼了,上次儿子在学校让人家孩子给打了,我让你去找老师你都不敢去呢,完蛋玩意。”妻子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你懂个屁,那能一样么,哪个孩子上学不打架,打输了自己打回来,我去算怎么个事?让我欺负人家小孩子嘛?”随后这帮人便从杀人犯的这个话题上成功的转移到他们孩子身上的事情了,我的话题也就没再聊。

  我想下车了,如果这真的是要抓我的警察肯定我会遇上危险,必须先走为妙,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万一被他们抓个现行,我可就傻了。

  我还是低估了王威的智力,他虽然没带团队过来,绝对打电话跟这边招呼一声了,不然这边也不会象征性的检查一下。

  这是我应该想到却没想到的,现在的我自己照比铂叔的智商差的还不是一星半点,好多方面我还是没有想得够全面!!

  “柳儿醒醒咱们下车。”轻轻的推了推柳儿。

  柳儿还处在睡蒙蔽的状态:“怎么了?”

  “有警察。”我神色紧张的看了眼正前方,马上就要排查到我们了,不得不快点下车了。

  “找你的?”

  “嘘,走!”我拉着柳儿就要下车,走到前面对司机客气的说:“师傅麻烦开下车门。”

  “等会吧,这里不能下车,你看身后都是车。”

  “师傅我想上厕所,憋不住了。”柳儿这时开口了。

  “忍一下行不行?”

  “憋不住了!!”柳儿急道:“我有糖尿病,师傅快点开车,我要上厕所。”

  “女人真是事多。”司机叹了口气,无奈的将车门打开:“注意点安全,快点的知道吗?”

  “谢谢师傅。”柳儿俏皮的应了一声,随即拉着我就下了车,我们闷着头往后走,进步不自觉的加快了,柳儿握着我的手甚至紧张。

  “姐夫我这手心里全是汗,我怎么感觉有警察跟着我们呢?”柳儿小声的嘀咕着。

  “别说话,直接往前走,看见前面的沟没,咱俩跳进去。”

  “好!”

  我跟柳儿借着上厕所的名义跳进了大沟里,紧接着马不停蹄的直接翻到对面的苞米地里,这时候的人们正在忙着秋收,而我跟柳儿就这样钻了进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片刻后,警察例行完公事后,就离开了,司机扫了眼车内问道:“人是不是都齐了?齐的话我开车了。”

  结果就是大家都没吭声,即便有的人知道我跟柳儿还没上车,但他们仍然没有选择替我们说句话,就好似我真的很遭他们讨厌一样。这就是人性的冷漠,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没有的话那就走。”司机一脚油门就走了,不知道跟那些人是不是一样故意将我们给遗忘了。

  站在苞米地里,顺着缝眼睁睁的看着车开走了,这个无语:“我糙他ma,给我们丢下跑了??”

  “怎么办啊,这荒郊野岭的。”

  我想一下,然后说:“那绕过这片苞米地,给警察绕过去,到前面我看看有没有车能载我们一程。”

  “嗯。”

  我领着柳儿绕过了一大圈以后,确定看不到身后的警察了,可是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我俩站在路边像过往的车招手,悲催的是竟然没有一台车肯停下来,不仅如此,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直接忽略了我们这两个人的存在,到我们身边的时候眼睛依然目视前方,脚下的油门偷偷的往下踩了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