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认识我?”我挑眉问道。

  “你都这样出名了能没听说么,只是没想到点子这么寸让我碰上了。”的哥一脸郁闷。

  “认识我就行,老实的呆着。”

  我将这么的哥仍在路上,随后开着他的车,用着他的身份证,顺便“借”了他一点钱就这样跟柳儿上路了。

  片刻后,这名的哥站在街道上迎着冷风在街上等候了很久才等到一辆好心的出租车拉他回去,并且还是认识的朋友。

  “你车呢?”朋友张口问了一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车让张耀阳给劫走了。”

  “张耀阳?劫走?他谁啊?听着怎么熟悉。”朋友挠了挠脑瓜子迷茫的问了一句。

  “草,杀人犯张耀阳啊!”

  “你他ma喝了多少假酒,还张耀阳!”

  “真是他,刚才差点干死我,没看车都给劫走了,那身手老恐怖了。”

  “斗尊强者,恐怖如斯呗。”朋友始终觉得他在扯淡,的哥疯狂的解释一通后,发现朋友根本不相信自己,他也懒得解释了。

  这小子还真挺守信用没有选择报警,毕竟身份证在我这里,我若是将这车还给他,就还了,不还大不了到时候再去补一张身份证,至于车……就算了吧,这个可跟自己的小命比不了,万一哪天兽性大发,心情不爽在干死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名的哥的车虽然破了点,但是导航,空调啥都没有。

  已经到了秋季末了,我将车内打开暖风,哼着小曲抽着烟一路挺潇洒的。

  开私家轿车真的没人查,顶多会查看一下你的驾驶证跟身份证,我拿的都是那名的哥的,但是警察一看不是一个人呀,我就说毁容了,他们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这张假的人皮面具看起来还是很恐怖的,他们并不想与我交谈下去。

  最主要的是他们也根本没寻思对面的就是那个全国通缉的杀人犯,不然一个杀人犯身边怎么可能还坐着一个水灵灵的妹子呢?

  每次有警车拦车的时候,我都让柳儿故意将上半身往下漏漏,大白腿往上翘翘,这帮年轻小警察的注意力全都在柳儿走光的身上了。

  “哈,我也不是没用,带着我还是效果吧。”又轻松的过了一道关卡后,柳儿得意的将自己的衣衫给整理好,骄傲的向我来邀功。

  “没毛病老铁。”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心情还是很不错滴。

  “耀阳哥终于知道你的名字喽,张耀阳,呵呵,怪不得呢。”

  我愣了下:“什么怪不得呢?”

  “你爸妈给你起个黑社会的名字,怪不得你敢杀人!”

  “草,跟那啥关系,人家我爸姓张,我妈姓杨,张耀阳的意思是张浩要杨彩!”

  “杨彩,你妈妈的名字好好听哦,一听就是个大美女!”

  “那必须的,也不看她儿子长的多帅。”我得意的吹了句牛逼,紧接着一想不对:“你怎么知道东兴耀扬是个古惑仔,你看过这个电视?”

  “大锅你问问谁没看过他们的海报,谁家村口还没有个电视机了,除了陈浩南山鸡外,东星耀阳是最帅的反派好么,简直就是本色出演!”柳儿无语的翻着大白眼。

  “哦哦。”

  “原来你叫张耀阳,真好听的名字,嘻嘻,之前还骗我叫小懒,我一猜你就是骗人的。”柳儿眼睛滴溜一转,心里打起了鬼主意:“姐夫咱俩做个交易呗?”

  “啥交易昂?”

  “你给我讲讲你为什么要杀人呗,是如何的一怒为红颜,完了我让你摸会大腿你看成不?”

  “你咋知道我杀人是一怒为红颜?就不能使江湖情仇,个人恩怨,刀光剑影啥的。”

  “经过这些天我对你的了解,感觉你是个将女人看的挺重的一个男人,对别的事看的好像都挺云淡风轻的那种,所以我觉得你多半是因为女人才失手杀人的,难道是因为我姐?”

  不得不说柳儿这个姑娘也挺聪明的,有她姐姐那股子机灵劲,我想她要是上几年学,出来后一定是个人杰地灵的选手。

  忽然我就沉默了。

  “你看每次提到我姐就是这幅表情,肯定还是有什么事。”柳儿很笃定的说:“求求你了,就告诉我吧,我姐她怎么了?”

  本来我不想说起这件事的,但是柳儿毕竟是皇妃的妹妹,如果到时候确认无误的话,其实从柳儿口中形容的那些事情我感觉就已经基本上确定了,她早晚都会知道,那好就告诉她吧。

  “其实你姐她……”

  随后的时间里我将皇妃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她柳儿,没有一丝隐瞒,全部讲解了。

  经过这些天的日子相处,我对柳儿也算有个比较透彻的了解,所以我很放心她。

  这一讲就是接近十个小时……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撞我姐,为什么要要坑你,你明明对她那么好!!”

  “这也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她了,还是得罪的如此的深,再出事之前,我们还能有说有笑的坐在一起聊天,可她回头就来暗算我,她是个毒蝎心肠的女人。”说到这,我的胸口竟然隐痛起来,最让我无法接受就是秦子晴的转变太大太大了。

  “女人的心思是没办法猜的。”柳儿的小手紧紧的握着,愤恨的说:“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有多恨你,可我姐是无辜的啊!!姐夫你一定要为我姐报仇。”

  “这是肯定的!这次回去如果让我见到秦子晴,我一定整死她。”我脸色阴狠的说道。

  随后的几天里,我们都处在一个开车,休息的状态,除了拉跟尿,其它的时间都在车里度过的,柳儿也不会开车,她还没办法替换我,只能是边走边开。

  但是这其中的费用远比我想象的要贵的多得多,兜里揣的八千块钱,也只剩下一千多了。

  幸运的是,我们终于抵达了上海!

  ……

  另外一边,小仙女的婚礼如期而至。

  她嫁给的是一位圈内的明星,长得很帅,很有钱,挺有担当的这么一个人。

  大家都知道混娱乐圈最忌讳的就是结婚或者谈对象,只要消息一出来,绝对是咔咔的掉粉,那些小迷妹,小迷弟就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他们的人生没有了信仰,也失去了动力。

  原本很爱这个明星到最后就变成了不喜欢。

  就拿鹿晗来说,原本他的外号就是流量体,到哪都是收视率的保证,可自从爆出了跟关晓彤谈恋爱以后,流量大不如从前,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男明星在事业如日中天,前途一片光明大好的情况下敢对外宣布自己的女朋友是小仙女,并高调的举行婚礼,足矣说明他对小仙女的用情至深。

  同样的,小仙女愿意为了他放弃打拼娱乐圈,在我的公司栽培下,她同样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也就是说她也为了他放弃了前途,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

  小仙女跟她男朋友在亲朋好友的注释下进行着西式结婚,台上的老汪双眼反泪,那个小时候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爸爸爸爸叫着的丫头……长大了。

  以后自己这个最宝贝最宝贝的姑娘就要属于别的男人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可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心里竟是这么的难过。

  在以前重男轻女这一说,最早指的是可以帮着家里干活,养家糊口。

  老人们经常开的一句玩笑话就是姑娘长大了就是泼出去的水,是要嫁人的。

  经过时代发展,到了咱们现在,小伙子结婚了等于是给家里娶人,带人进来,家中变得热热闹闹,自然是皆大欢喜。

  而姑娘嫁出去了,那女方的父母家等于是少人了,顿时冷冷清清,不难过才怪。

  船长没忽悠你们,我家里就有个姑娘,整天在屋里面蹦蹦跳跳,她就是我最宝贝的一切,若是有一天她嫁人了,我肯定会哭的稀里哗啦的,即便家中的儿子以后会娶进来一个儿媳妇,也代替不了我姑娘跟自己的感情。

  说正题。

  小仙女这边热热闹闹的结婚时,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她婚礼殿堂的拐角处,她多么希望我能在此刻出现啊,那样她的婚礼就没有遗憾了。

  同样,还在等待我出现的人还有我爸迟小娅这一波以及秦子晴王威那一拨。

  在婚礼进行前的一个小时的时候,秦子晴来到婚礼现场的对面的高楼大酒店之上对拿着狙击枪的舒泉祥冷冷的说:“只要看见张耀阳出现,不用犹豫直接打死,然后你就顺着楼下往出跑,直接去三楼的防火通道走,警察会在十五分之后才能赶到,你有足够的时间用来逃跑!!”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做了,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只要他敢出现,我绝对就干死他了,但我怕他伪装自己,离的远我会看不清。”

  “你拿高倍望远镜看着我,要是我做出烟掉地上的手势,你直接对着我身边的人开枪!”

  “可以!”这么一看秦子晴不仅对我了解,也对于舒泉祥的枪法也是相当的信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