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边,张健洲带着一干公安干警布下了天罗地网,尽管他的心是我这边的,但他的职责在这里不得不抓我,这样一来他也很无奈,但王威那边下了死命令,抓不到张耀阳,自己就卷铺盖走人,此刻他的心无比的纠结着!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在我出现的前提下。

  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我出现了。

  婚礼现场,迟小娅额头冒汗时不时的看向婚礼殿堂的拐角处,心里也是纠结的一逼,想我出现又不想我出现,她知道看似热闹的婚礼现场实际上暗流涌动。

  “耀阳这孩子还没有联系你吗?”我爸贴在迟小娅身边小声问了一句,我妈则是紧张的抓着我爸的手不知所措。

  “还没有。”

  “如果他提前联系你了,一定不要让他来,刚才得到消息,这周围全是警察!”

  “怕就怕秦子晴那女人做了一些准备。”丫丫担忧的看了眼不远处来参加婚礼的秦子晴,小仙女根本没有邀请秦子晴,但秦子晴做为公司的股东之一,自己来参加婚礼小仙女也不好说些什么。

  可丫丫明白,平常都不怎么出现的秦子晴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却出现了,她一定是在等张耀阳,丫丫这么想着!

  此时秦子晴的目光刚好与丫丫对上,丫丫抿嘴想了想迈步走到她面前,阴阳怪气的说:“秦大美人今儿怎么有空大驾光临,日理万机的这么忙,还来参加公司员工的婚礼真是看得起她呀。”

  秦子晴自然也知道丫丫是在嘲讽她,不过并没有打算理她。

  丫丫见状,更进一步的凑到她耳边说:“你是不是等着张耀阳出现呢,我告诉你他不会出现的,你们的那些如意算盘白打了。”

  秦子晴一怔,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万一他就出现了呢?”

  “万一他出现的话铁定开枪第一个干死你,那么嫉恶如仇的一个男人,你这么坑他,你认为他会放过你?”

  秦子晴心里咯噔一声,这是她一直没有想过的事情,是啊,万一我出现二话不说直接开枪整死她跟她同归于尽怎么办,岂不是得不偿失……

  想虽然是这么想,但仍然嘴硬的说:“一条丧家之犬他有那个本事吗?”

  “是啊,张耀阳哪有什么本事杀你呢,你这么牛逼,大官的小情妇!多牛逼的存在啊,一个喜欢你十来年的丧家之犬又怎么会斗得过你呢,牛逼,牛逼,真的牛逼!有朋友圈没?我真想给你点个赞。”

  “迟小娅,不用你在这里跟我阴阳怪气的,张耀阳结束后,下一个就是你,在担心别人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吧。”秦子晴眼中终于是有了怒火。

  “哈哈哈哈……”迟小娅仿佛听见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几声后,方才说道:“你有本事就尽管来,在你整我之前你先寻思寻思自己的安全,真当张浩跟沈家是吃素的呢?”

  接着迟小娅又指了指不远处的我爸:“看见那个男人没?年轻的时候比你疯狂,他现在之所以没动你,是因为可以说他也是看着你从小一个小孩子长到现在,你坑了耀阳,这是耀阳自己跟你处理一个结果,他不会像王威那种狗蓝紫一样以大欺小,但若是你给张耀阳直接祸害没了,这辈子毁了,我相信,你跟王威全都得毁!”

  丫丫的话并不是开玩笑,大家都是h市出来的,平常又离的很近,关于我爸的传说街里邻坊的人都传过,所以说丫丫的话并不是吓唬人的。

  “呵呵,那就试试看喽,看看张耀阳敢不敢出现再说吧。”

  台上看着新娘子总是魂不守舍的看着婚礼殿堂门口,丈夫关心的问道:“金叶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小仙女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挺好的。”

  小仙女男朋友顺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你似乎在等一个人?是他吗?”

  “你别误会,我只是希望他能来参加我的婚礼,算是对我们的青春一个结束,我不想留下任何遗憾。不过他应该是来不了了。”小仙女的言语中透露着失望。

  “理解。”小仙女老公挺理解的点点头,心里却想,汪金叶,是否也曾希望他的忽然出现将你从婚礼现场给夺走,只要他说一句我爱你,你是否会奋不顾身的丢下自己跟他走呢?

  就在所有人都等阳哥现身的时候,那么阳哥在干什么呢。

  到了S海以后,我并没有着急前往小仙女的婚礼现场,而是让柳儿在附近的报刊买了一张报纸研究了起来。

  “你在画什么呢?”柳儿好奇的凑过脑袋来问道。

  “你看哈,这里是小仙女的结婚现场,而周围全是高楼建筑物,我在研究三件事,第一件事,我怎么去,怎么跑,怎么能安全的一去一回,让所有人都不知道,第二件事,我想看看这帮警察会在哪个暗中处守着我,准备抓我我又该怎么逃跑,设计一个逃跑路线,你要在最近的地方等我,这几天我也让你试着练了车,等我上车后,你就直接踩油门窜出去就好,第三件事我总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怕秦子晴会找人害我,她知道我当过兵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所以警察想要抓我没那么容易,如果法律途径走不了的话,她一定会派人将我给做掉。”最后的那个想法虽然说不太可能实现,但是秦子晴这么狠得坑我也是想要给我往死了弄,我不得不防啊,若是贸贸然的出现,一定会被抓。

  “光天化日的,她敢杀你?”柳儿也不太相信最后的那个说法:“这得多大仇多大怨。”

  “我也觉得可能性不大,但万一有呢?我死的多憋屈。”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总是想着右臂舒泉祥的样子,他是个狠角色,如果他在暗中给我做了的话,谁都不会发现的。

  “你用得着这么谨慎吗?要我说等着她婚礼结束,半夜去找她就完了呗。”

  “等你经历了我的这些事情以后你会比我更谨慎的,不是看不起你,别说婚礼现场了,S海你都不敢回来。”

  “差不多吧,你就按照我说的,晚上去找她呗。”

  “晚上人家两口子入洞房呢,我去找她算个什么事呀?而且这里面的意义不一样好么,我想看她结婚穿婚纱的样子,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

  “好啦好啦,那你设计一个周密的计划吧。”

  “来,你看这边哪里最适合狙击?”将周边的地图画好以后,我张口问向柳儿。

  “我不懂诶,你觉得呢?”

  “应该是这里。”我指着小仙女结婚现场的对面那所高楼:“这个地方视野开阔,风向顺丰,开枪的话这里一定是最准的!而且你看从这个地方要是逃跑的话,不仅最隐蔽跑的还很快,周围交通便利,各种店一堆一堆的,监控竟然还是最少,所以说他们如果黑道的人整我绝对在这里!”

  “这么专业。”柳儿惊叹一声。

  “废话,学什么出身的你不知道,我也就是生错年代了,不然妥妥的一代兵王在花都。”

  “额……”柳儿无言以对:“夸你胖你就喘呗,黑道的人分析完了,白道的人在哪里呢?”

  “这些人就不用分析了,他们除了能在婚礼现场穿着便衣以及各个出口的路口堵着我还能在哪。”

  柳儿瞪大了眼睛:“那你还去??”

  我微微一笑:“自然有我的办法,我让你们合伙要整我,看看我怎么搞你们就完了!你就开车去这里等我就好。”

  说完,我让柳儿来主驾驶开车,我则是将右边的副驾驶的座位给放下,然后平躺在下面。

  “先开车到这家酒店门口。”我开口说道。

  “哦。”柳儿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随后有点小紧张的开车。

  “不用紧张,慢点开没事的,只要你不撞人就行。”

  “尽量。”柳儿深呼吸一口,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水,轻踩油门慢慢送离合车子缓缓前行。

  “然后你去这边等我,记住车子别锁,别熄车,我来了以后直接踩油门往出跑,什么都别寻思!”我又指了一个方向说道!

  “明白。”

  “群子里是打底裤吧?”我斜楞眼睛问道。

  “嗯,不会走光的!”

  “妥了,我是生是死就看你的开车技术了。”

  说完,我摸了摸自己被我磨了好几天已经开封的瑞士军刀下车闷头走向酒店里。

  门口的服务员跟我打招呼我也没理他们,而是直径走进电梯摁了最顶层。

  电梯缓缓的上升着,我的内心却出奇的平静,甚至没有一丝慌乱。

  终于我到了楼层最顶层,看着防火通道的这一扇门是虚掩的,透过缝隙就看见不远处拿着狙击枪在楼顶造型摆的挺专业的舒泉祥。

  我默默的戴上白手套,一点点走向舒泉祥!!

  “他ma的这个怂包还不会不敢出现了吧。”瞄了半天眼睛都酸了的舒泉祥嘴里小声嘀咕一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