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听说你一直在找我?”

  “谁?”高度紧张的舒泉祥被我忽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待到他回头的一刹那,一把瑞士军刀已经到他脖子那,我出现的是那样的悄无声息。

  “别动,不然抹脖了袄!”我呵呵一笑,嘴里噙着戏谑:“我就寻思过来看一眼,想不到你还真的在这里,秦子晴这是有多么的想弄死我啊。”

  “你竟然真的敢出现,没想到啊,没想到。”舒泉祥嘴里说着话,手悄悄的伸进裤兜准备拨打秦子晴的电话。

  噗嗤!!

  我一刀向他肚子内扎去,勒着他的脖子恶狠狠的说:“少他ma给我搞小动作,我问你,今天一共来了多少警察?”

  “我去妮码!有本事整死我,看看我叫出一声不?”

  噗嗤噗嗤!!

  我连着怼了两刀下去,可就是在我连怼这两刀的时候,舒泉祥抓准一个机会直接来了一个后鞭腿,用他的脚根踢向我的脑袋,我一个踉跄,就往后退了几步,他便得以空闲时间。

  练家子?我好奇的看着他!

  他捂着连中三刀的肚子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并没有着急要跑的意思,而是直接将身上的一块衣物给撕碎,撕成一个布条,接着就脱去自己的衣物,直接用布条绑在伤口上,对我说:“早就听说你是当兵出身,咱俩玩玩?”

  “说真的我是来参加婚礼的真不想给衣服整脏,要不咱俩把衣服都脱了,穿裤衩干?”我见这小子是真心想跟我碰碰,见时间还够那我就陪他玩玩好了。

  “特种兵出身的你我还真想试试你的身手。”说完,这小子就将自己的裤子给脱了。

  然而就在他弯腰脱裤子还处在半脱没脱完的功夫,我一个加速弹了上去,抓着军刀对着他就是一顿攮,他刚想还手怎料脚下的裤子相当于自己的绊脚石,直接就给他绊倒了。

  “我*你妈,你玩阴的?”被我用诡计给偷袭的舒泉祥破口大骂!

  “呵呵,老子着急参加婚礼谁有功夫跟你玩单挑,小孩子啊?”阳哥不屑的撇撇嘴,当初他们怎么阴我的,才给我祸害成现在这个样子,到现在了说要跟我单挑?单挑个鬼,如果我猜的不假,这逼绝对在拖延时间!!

  “一直以为你是个人物,想不到也是一个狗蓝紫!”

  “跟狗蓝紫的人打交道也就只能用狗蓝紫的办法。”我噗嗤噗嗤几刀下去就给舒泉祥干的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了,鲜血哗哗的往下淌,溅了我一身:“草,说好的干净的来参加婚礼又给我整成这样了。”

  “我们确实低估了你的反侦察能力,但是我告诉你,你跑不了了,楼下全是警察,你执意去参加那女人的婚礼你也是死路一条。”舒泉祥躺在地上动弹不了了,也没那个力气,刚才有一刀不知道干他哪了,扎完那刀之后他就认命的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这就得需要你了。”说完,我拿出缠在身上的绳子将舒泉祥左一圈右一圈的给绑住,随后捡起他地上的望远镜观察了一下门口的周围。

  这帮人哪些是警察,哪些是路人,非常的好变,只要观察他们的表情就可以!

  经过我的观察,这周围的警察将这个路口都给封死了,码德,这为了抓我阵容还真舍得下血本呢!!

  我在原地思考一番,随即走到这台狙击枪面前笑了笑:“糙逆码德这玩意都有,你们还有啥?拿大炮崩我呗。”

  面对我的冷嘲热讽舒泉祥根本没有理会,在这个原本就已经挺冷的天气他的身体感觉更加的冷了。

  接着我以一个极其专业的姿势拿着这杆狙击枪对着小仙女的婚礼殿堂挨个瞄了起来。

  我看见秦子晴了,她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秀气的脸庞上多了一丝高冷,事实告诉我她真的已经不变了,不再是拿个背着书包骑着单车上学的小姑娘了。

  秦子晴我张耀阳自认为待你不错,你却如此对我,真是狠心呐。

  一时间我对她起了杀心,我得手慢慢扣向扳机,准备结束她的生命!

  再见了秦子晴,下辈子希望你做一个幸运的姑娘。

  我眯起了眼睛,就当我准备扣动扳机的一刹那,秦子晴忽然朝我的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紧接着我就愣了下。

  就这么一瞬间,她反身走回婚礼殿堂内,原来她刚刚出来只是不想跟丫丫在继续争吵那个没意义的话题。

  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寸,待到失去杀秦子晴的机会后,我又将瞄准镜往旁边瞄了瞄,看看能不能抓到别的大鱼,结果发现没有任何人,只好作罢!

  抬头看了眼天空,秦子晴天不亡你,且就让你多活一阵子!

  放下狙击枪,我阴着脸走到舒泉祥面前:“舒泉祥,那天开车撞皇妃的人是你吧。”

  “呵呵。”舒泉祥根本不说话,就在那冷笑。

  我也笑了笑,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你说你们针对我就搞我啊,皇妃就一女孩子你们整她做什么啊,畜生啊!!”

  “不搞她,你会失去理智吗?”

  “这么说你承认了!”我的脸色更加阴沉。

  “这种心知肚明的事无所谓吧?”

  “有所谓,如果你不承认,我还不能确认撞皇妃的是不是你,一旦你承认了,呵呵。”

  我阴冷着笑了起来,紧接着徒手将完全失去战斗力的舒泉祥抓起来,一步步走向楼顶,你撞我女人,我要了你的命,公平吧?

  舒泉祥见我对他起了杀心,刚刚的那股淡定瞬间没有了,整个人变得很恐慌:“你不能杀我,下面全是警察,我死了,你肯定死!”

  “前后都是死,我怕什么?黄泉路上慢点走,我会来找你的!!”

  “张耀阳,耀阳,我求求你,别杀我!!”在生死面前,杀手本色的舒泉祥这时候也害怕了。

  放在一年前,别说给他从楼上扔下去了,就是让他自己往下跳眼睛眨都不带眨的。

  现在为什么怕死?因为欲望多了,胆子自然而然的也就小了。

  “你求我?”

  “是,大哥,我求求你放过我,我也只是听人办事的马仔,王威吩咐了,我不敢不做啊!!”即便到了这种时刻,舒泉祥还是尽力想要保护一下秦子晴的,并没有将其出卖。

  “这件事王威派你做的?”停下手中的动作,我皱眉问道!

  “是,全程都是他安排的,他想弄死你。”

  “呵呵,舒泉祥,我给过你机会了,你真不中用啊。”

  说完,我的眼神变得凌厉,将高高举起来的舒泉祥顺着楼顶扔了下去,伴随着一声惨叫,舒泉祥直直的掉落下去,没有任何机会。

  舒泉祥啊舒泉祥,你太小看了我的智商!

  王威那么大的一个高官官爵,想要玩死我有一万种方法,又怎么会用这种看似布局高很明其实很愚蠢的手段来报复我呢。

  如果事情一旦败露,王威的官位就会受到威胁,他怎么会傻呵呵的让人去做这种事情呢!

  基于以上的猜测,这件事绝对就是秦子晴指使的!

  到了现在舒泉祥还想骗我,我对这种人留不得。

  再说,即便他选择说实话,无非是让我确定了而已,同样还会杀他。

  他对皇妃做的那些事,我就无法原谅他。

  一道人影伴随着一声惨叫从楼上坠落,顿时引起极大的轰动,已经进入吃饭流程的礼堂内,听到外面传来的嘈杂声,纷纷的扭头望去。

  不知道谁来了一句有人跳楼自杀了后,这帮人一屋峰的冲了出去。

  秦子晴最先反应过来,她几乎是第一个跑出来的,然后就看见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舒泉祥,她惊恐的大叫一声,连忙跑上去将浑身是血的舒泉祥抱在怀里:“祥子!!!”

  舒泉祥指着楼顶微弱的说:“张……张耀阳……来了。”

  唰!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将目光看向楼顶,可是距离太高,根本看不清人。

  “通知所有人,给我将这栋楼包围,今天我要让他插翅难逃!”听见舒泉祥的话以后,王威当下对身边的张健洲命令道!

  张健洲领命,带着所有人包括便衣纷纷对着这栋楼进行封杀般的地毯式搜索,不仅如此,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又跑来一帮防爆大队,码德,这人远比我想象的要多!

  “健洲!”我爸着急的呼唤的张健洲,伸手拉了他一把,冲他摇摇头。

  “浩哥,我没办法。”张健洲咬咬牙,眼神中带着难过,是的,他已经尽力了。

  “……!”我爸没说话,认命般的将眼睛闭上,缓缓的松开了张健洲的手。

  “对不起!浩哥。”张健洲叹了口气,红着眼睛掏出配枪带着人向楼顶冲去!

  “他怎么这么傻,明知道这边有警察,他还杀人!!”丫丫此刻都懵了。

  “应该就是这个人装的皇妃,耀阳没忍住吧。”钟不传搂着丫丫的肩膀叹息着说道。

  “你们不能杀我儿子。”我妈一看这情况直接就崩溃的大妈,冲着张健洲追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