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回来了吗?”秦子晴眯着眼睛看了眼楼顶,眯着眼说了一句,随后拿出电话立即拨打了救护车。

  舒泉祥从楼顶被我扔了下来,但是三楼跟二楼那里正好在装修,中间的防护栏起到了一个撑他的缓冲作用,导致于落地并没有将他摔死!秦子晴直接将其送进医院,进行抢救。

  于此同时,趁着人群慌乱的时候我早早的从楼上跑了下来,随后钻进混乱的礼堂中。

  “耀阳,是你回来了吗,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吗。”小仙女双眼噙着眼泪,嘴里喃喃自语的嘀咕着,身边站着的此刻应该说是她的准老公了。

  “这里。”我忽然出现在小仙女的身后拉了她一把,她一愣,紧接着看见我对她比划一个嘘的手势,两口子就跟着我来到后台,这个时候的人们全部都跑到前面去了,后面是没有任何人的。

  我看着小仙女穿婚纱的样子,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是那样的魅力,忍不住称赞道:“你穿婚纱的样子真心漂亮,哥们你有福气了哈。”

  小仙女此刻激动地完全说不上来,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小仙女的老公苦笑了一下:“你终于来了,要是你不出现,金叶会始终都觉得是个遗憾。”

  “我答应过你,你结婚的时候我会来就一定会来,好啦不哭了,把妆哭花就不好看了。”我笑了笑,伸手将小仙女的眼泪给擦干,同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扭头问向她老公:“哥们不介意吧?”

  “呵呵,这点肚量我还是有的。”小仙女的老公丝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整个人笑起来也是非常阳光的那种大男孩,她是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我替她敢到高兴。

  “哥们,小仙女这丫头听不容易的,我希望你能够真心带她,她真的经受不起任何的打击了。”

  “放心,我会一辈子照顾她的,对于她来说就是我的命。”小仙女的老公极其认真的搂着小仙女,小仙女充满幸福的对她笑了笑,两个人目光相对,充满浓情蜜意。

  这一刻我很释然,之前心里那一丢丢的不舒服全都没有了。

  对于我们来说,过得幸福就是最好的归宿了。

  “袄对了,这次回来的比较狼狈,兜里没什么钱,给你俩一个1314的红包,祝你俩幸福的生活一生一世,等着我若是能挺过这次难关,我在给你俩包个大的!”时间不赶趟了,我能留在这里仅仅一会的功夫,将兜里有些褶皱的红包塞到小仙女手里后,拍了拍她老公的肩膀我就准备离开。

  小仙女看着我极其狼狈的样子,抽泣着说:“你刚刚又杀人了吗?”

  “他伤害了皇妃,他们想要整死我,我就要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即便最后我死了,我也让他们在黄泉路上陪着我!”收起刚刚温和的笑容,目光变得阴冷,抱歉的说:“很对不起在你的婚礼现场弄出了一些不吉利的东西,没办法。”

  “这都无所谓,只是哥们你现在怎么办?要不你开我哥们的车从后面跑路吧。”小仙女的老公人很好,竟然还主动将车子借给我。

  我笑了笑没接:“兄弟,我是杀人犯,你把车钥匙借给我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这……”小仙女的老公也反应过来不对了,他要是把车借给我,等于我帮着我逃跑,属于助犯了。

  “快走吧,我们没事的。”小仙女将钥匙一把抢过来塞我手里:“快走吧,注意安全。”

  “嗯!”我深深地看了眼小仙女:“那……后会有期。”

  “耀阳如果可以自首吧,大不了几年以后再出来,张浩叔叔那么有能量一定会救你的。”

  我摇摇头笑道:“我现在没的选择,不说了,走了!”

  说完我便不再停留,转身离开这里。

  小仙女在我十六岁年的年纪遇见,到如今即将二十五岁的年纪嫁给她人,她的青春在我的人生里画上一个句号。

  认识我的那几年,除了最开始的第一年,其它时候都过得不好,那个对我敢拼命的姑娘现在也要成为他人妻子,相夫教子,我相信有了这么一个好老公,她未来的生活一定会是最幸福的。

  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路线,我重新返回到车内,长长舒了口气:“开车!”

  一直做准备的柳儿一脚油门踩了出去,紧接着看见我下一步的动作时直接就慌了:“喂,干嘛啦,耍流氓吗!!”

  我钻进她的裙子里:“别吵吵,给你买裙子干啥的,就是保命用的,你不许放屁,给我熏迷糊了在。”

  “滚!”柳儿让我说的俏脸一红,我之前给她买裙子,买打底裤,说行动之后会躲在她的裙子下面她以为是开玩笑的,见我竟然真的这么做了,即便穿的很保守了,但距离如此之近难免会让她新生不好意思之情。

  女孩子嘛,都这样,能理解。

  即便脸皮厚道像我这样,面对如此造型时,也会感到很不好意思的。

  我竟然还用鼻子闻了闻,蛮清香的,嘻嘻,不说了,再说就变成猥琐了。

  柳儿的脸通红通红的,特别特别的不好意思。

  当车子开往一个岔路口,就被交警拦住了,交警率先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柳儿摇下车床,眨着呆萌的眼睛迷茫的问道:“警察同志怎么了?”

  “例行检查,刚刚这边发生命案,有杀人犯在逃了回来我们需要检查,驾驶证。”交警敬礼后挺客气的对柳儿说道。

  “呃……出来的着急,落家了。”柳儿假装翻了一遍后,挺不好意思的说了说,同时将车窗给摇开。

  这时候我就他ma比较紧张了,一般这种情况交警绝对让柳儿将车停到一遍,让柳儿下来等候检查,只要这样做,我肯定被发现!

  随后柳儿故意将衣服往下扯了扯,冲交警抛了记眉眼,用萝莉音说:“交警哥哥,我就是本市的,不是坏人,不信你可以查查嘛,要不咱俩加个微信我将自己的身份证告诉你?”

  交警深深地看了眼拿道“购鹤”,咽了口吐沫,随后看了眼车内空无一人,又将后背箱打开,检查一遍后,确认无误就说:“说你的号吧。”

  交警现在身上都有监控,哪敢明目张胆的加微信号啊,但是瞅着柳儿好像挺风骚的样子,可以约个跑,于是就挺义正言辞的说了句。

  柳儿微微一笑就随口说了一串数字,交警很认真的记下后就给柳儿放走了。

  “哎呦我滴个乖乖吓死我了。”驶离这边检查区以后柳儿方才将车子靠在一边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也从她裙子下面钻了出来:“憋死我了,幸好你没放屁,不然肯定晕。”

  “滚,讨厌!”柳儿白了我一眼:“带着我就是有用吧?咱俩现在像不像雌雄大盗,呵呵。”

  “多亏了你呀,我命里的福星!”我对其竖起大拇指随口舔了一句。

  “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你呢,现在是安全的,我给你个地址,你就去找我爸,完了你说明你的身份,他会带你去找你姐姐的。”

  “那你呢?去哪儿?”

  “我还有一点自己的事要办,袄,对了,你见到我妈时告诉她别担心我,别上火,她儿子过得很好,没问题的,我非常安全,记住一定要告诉我妈!她以前身体有病,我不能让她态度安心。”

  “你还挺孝顺。”柳儿应了一声,挺期待的说:“我就能看见我的姐姐了吗,太好了!!”

  “这个是地址,上面有电话,你找他就好了。”

  “嗯!”

  “车子就仍在这边吧,暂时咱俩谁也不要开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头脑冷静的说道!

  “好。”

  我点了颗烟忽然很好奇的问:“怎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你都不害怕我害怕什么??”柳儿挺理所当然。

  “你摸摸我后背都湿透了,咋不怕呢。”

  “呵呵,注意安全。”此刻柳儿也不想跟我废话了,见她姐姐才是重中之重!

  之前听丫丫说皇妃好像在S海这边玩呢,所以她见到她姐姐的希望很大。

  “如果你见到皇妃了,让她在我爸家呆几天,我想办法回去!”

  “不是吧,你爸家跟前肯定老多警察了,这时候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不然你找个地方,我带我姐去找你得了。”

  “你没听过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嘛,放心吧,没事的,阳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你就吹吧。”

  我跟柳儿分开了,柳儿直接拿着地址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前往我家的住址过去了,而我则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小仙女的结婚现场,对面大楼已经让警察全部封锁了,其中一名警员走到张健洲面前低着脑袋说:“张局,一个可以人员都没有,更没有见到那个叫张耀阳的犯罪嫌疑人。”

  “什么?都查过了吗?”张健洲表情严肃,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全都查过了,这个周围没有人!我很确定。”警员再次说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