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下去,各个路口一定要严格查岗!切勿不可让罪犯有一丝逃跑的机会!”张健洲例行公事的说了一句后,然后走到阴着脸的王威面前:“领导,没有发现犯罪嫌弃人。”

  “一个大活人刚刚就在这里杀了人,放个屁的功夫你就告诉我人没了???糊弄鬼呢!”王威暴跳如雷!

  “兄弟们都搜查了确实没有。”张健洲深知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即便混到他今天的地位,还是只能接受领导不留情面的批评。

  “这么大点的地方他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你不会私自给他放走了吧?”在王威眼皮子底下作案已经是对他的权威一种挑衅,更何况还是杀人!

  “天地良心,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连人都没看见,怎么会放走他!”张健洲急忙解释着!

  “这么说你是有心放他走的打算了?”王威一顶帽子直接扣他的头上!

  “天地可见,我身为光荣的人民警察,我的义务就是还广大市民一片晴朗天空!”张健洲义正严辞的说道!

  “但愿你说的是实话。”王威哼了一声;“张耀阳就在这里,我限你三天之内将他缉拿归案,不然后果你自己想!”

  张健洲眉头紧锁明显这个局是个死局,甚至他觉得王威搞张耀阳只是个小插曲,真正的目的是自己呢?

  我爸搂着我妈妈的肩膀宽慰道:“这孩子溜了。”

  “都怪你、这孩子走的路越来越无法回头了。”我妈雷雨梨花。

  我爸叹了口气,早知道会有今天的这个局面,当日在医院说什么不能让我离开。

  “眼下说这么多什么都晚了,咱们先回家吧,耀阳回来了应该会想办法联系我们的。”我爸轻声说了一句,随后领着我妈就走了。

  非常紧张的丫丫在看着所有人都撤离以后整个人都恨不得瘫软了,真的太吓人了。

  曾几何时那个打架都要自己出头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了,让她如何不感到心痛。

  尽管大家都不愿意说,可是都知道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牢狱之灾。

  丫丫回头看了眼正在跟警察沟通的小仙女迈步走了起来。

  “真没有,警察同志,我们一直在这里没有看到张耀阳出现,或许刚才杀人的不是他呢?”小仙女极力的跟警察解释着,并试图将案件的疑点转向其它人那里。

  “你要跟我们说实话,据可靠消息犯罪嫌疑人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参加你的婚礼,他闹的动静这么大,你再说他没有来找你?”

  “这!”小仙女明显被这名警察的气场给镇住了。

  “你说是他就是他,你千里眼顺风耳怎么的?你要是啥都知道就去抓他啊,在这欺负一个新娘子算什么本事?”丫丫不乐意的声音在此时很适时的出现了,小仙女感激的看了眼她。

  “我老婆今天很累了,我们结婚的时候出现这样的事情相当的避讳,我们想要休息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等我们休息好在回答你们。”小仙女的老公也站了出来,声音带着不爽的情绪看着警察。

  警察互相对视一眼,知道再问下去也没有任何结果,便离开了。

  “丫丫谢谢你帮我解围。”小仙女感激的对丫丫说道。

  “耀阳是不是见过你了?”丫丫直截了当的问。

  “嗯!”小仙女谨慎的看了眼四周,随后拉起丫丫走进了她的车内,这才开口说道:“刚才来了,跟我说了一些话就走了,走的时候很匆忙。”

  “她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比如.......我?”丫丫带着无比期待的眼神问道。

  那急迫的心情完全展现在脸上,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的情感,事到如今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被别人看在眼里,也没啥好隐瞒的。

  小仙女摇摇头:“他没说......就说了一些祝福我的话之后就走了。”

  “哦。”丫丫失望的露出一个强颜欢笑:“我先走了,还有点事。”

  “你小心点。”丫丫的那一声失望的哦让小仙女忍不住跟着难过起来。

  “该死的张耀阳回来就没有说想想见我么!”

  一阵风吹过,一行清泪从丫丫眼角滑落。她茫然的看着点街头路过的一对对情侣,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外人的嘲讽下,家人的不解情况下,自己在坚持着什么,只为那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吗。

  可是为什么你都回来了,还没有来找我。

  丫丫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自己的家中,平日里神采奕奕的丫丫在此刻也蔫了。

  她漫不经心的掏出钥匙就进了屋,忽然一道人影快速的挤了进去,并在第一时间将门反锁。

  丫丫遇到危险不会是那种乱喊乱叫的女生,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脱掉脚上的高跟鞋跟着人影砸去!

  不看别的,光看丫丫砸的那个动作,就知道这姑娘以前肯定经常轮棒子,那叫一个专业!

  “别打,别打,是我。”黑暗中我连忙发出声音。

  丫丫一怔,疑惑的叫道:“耀阳?”

  “嗯嗯,是我。”我拉着丫丫直接走进卧室,冲她比划一个嘘的手势:“外面没人跟着吧?”

  丫丫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好半天也没说话,然后一把扑进我的怀里,不停地抽泣。

  是的,丫丫哭了,在我对于她的印象里她真的很少哭,此时此刻哭的无比委屈,让我一时有点发蒙。

  轻抚着她的秀发问道:“好端端的哭什么?”

  “我以为你回来了都不找我!!我就哭,我就哭。呜呜呜……”丫丫哭的声音更大了,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她的内心终于感觉到松了口气。

  “哭可以,咱小点声呗。”

  “我家房间大,隔音效果好,我哭只有你能听见,别人看不见。”

  这时,我看着丫丫包里的手机,笑了笑,将其拿出来找到相机功能对着她的脸蛋咔嚓就是一下子,一张哭的泪雨梨花大鼻涕都出来的丫丫的囧照定格在这里了。

  “不要拍啦,哎呀丑死了。”这时候的丫丫还不忘保持自己的美好形象。

  “哈哈哈。”我笑的更开心了。

  丫丫瞄了我一眼,噗嗤一声也笑了,她抓着我的手非常非常激动:“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想死我了。”

  “丫丫,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我愣了愣说道。

  “哪不一样了,是丑了吗?”

  我摇摇头呵呵一笑:“你现在……好像是软妹诶。”

  丫丫平日里给我的感觉就一女强人,今天再次见面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给我传递的想我信息没有丝毫掩饰!

  “耀阳,我希望你明白,不管我平日里如何强势,不管我平常能怎样的独当一面,我始终是个女人,你明白吗?”

  听着这话我忽然间就沉默了,我明白丫丫想要的是什么,可我却什么都给不了她,只好沉默的点了一根烟。

  透过打火机的火光中看着丫丫略显憔悴的脸庞,我的心刺痛了。

  “你又沉默,耀阳,我为你做了这么多,难道还不能弥补当初我的过错吗?难道我错了一次,就要让我遗憾,愧疚一辈子吗,你别不说话!!”丫丫近乎崩溃。

  “丫丫,我……““你怎么样痛快点说,我对你啥样你心里没数么,你走了以后公司我一直在帮你尽心尽力的打理,这些年我没找男朋友的原因也是一直在等你,你跟皇妃好的时候我不说什么,我默默的等着就是了,你俩结婚,我退出,你俩分手,我主动,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咱俩行不行,一句话,你别跟我拐弯抹角,直接说!!”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是我现在的身份是啥,是个杀人犯!抓到是要枪毙的。”

  “听我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咱自首,以沈梦瑶阿姨家的身份来说,她不会让你被枪毙的,顶多做个十年牢,出来之后你也不过三十五,我愿意等你。行吗?”丫丫的声音带着近乎哀求。

  “坐牢?这辈子我就是宁愿死我也不去那种地方。”

  十年啊,我最好的十年怎么可以在牢里渡过,我不愿意!!!

  “好,你不愿意坐牢,那我陪你浪迹天涯,你去哪,我就去哪!”说完,丫丫就要转身去收拾东西,然后想了想,又什么都不拿,只是将保险柜里的银行卡给带着:“我什么都不要了,咱俩拿着钱,找一个隐蔽的小山区过完余生!!”

  现在的丫丫处在一种非常极端的想法那里,我明白她这样委屈的原因只想换一份安定。

  许久,我叹息着说:“丫丫别这样,让我很难做,皇妃的仇还未报,就算浪迹天涯,我也是带着皇妃浪迹天涯,她一辈子不好,我就要守着她一辈子。”

  丫丫怔住了,嘴里重复着我的话,紧接着自嘲的笑了:“她一辈子不好,你守着她过一辈子,她若是好了,你仍然要守着她过一辈子,是不是我一点机会都没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