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沉默,丫丫对于我的情,我是根本还不了的。

  “好,我懂了。”丫丫起身走到一边的床上坐着,昏暗的房间里,偶尔还能看见丫丫抹眼泪的动作,她沉默的让人心疼。

  “丫丫,你本该是快乐的精灵,没必要因为我成为那个丢失的残缺的灵魂,如果我的事情打扰到你,那我向你道歉,至于十年前的那件事,我根本就没恨过你,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对不起。”我低低的说着:“你休息吧,我走了。”

  我确实不该在牵扯丫丫下水了,我想我该离开了。

  “你去哪儿?”丫丫问。

  “回家看一眼我妈,看一眼皇妃,我就走了。”

  “现在警察就在你家的周围,你回去就被抓!!”

  “……我没有选择……我真的没有选择。”我颤抖着的咬着嘴唇。

  “就在我这里住下吧,你想见皇妃,我想办法给你领回来,还有你不是找我说想要身份证吗,给你。”丫丫将窗帘全部拉好以后,从她的红色钱夹里拿出她的身份证给我。

  看着上面清秀的脸蛋,明知道此刻不该笑,但我还是很不厚道的笑了。

  “不许笑!”丫丫将身份证上的照片给捂住:“谁还没有个青涩素颜照了。”

  “以前觉得你那时候挺好看的,现在怎么看你那时候的照片那么二呢?”

  “废话,因为我现在更美了,你在回头看你以前的照片也是个二逼青年,不信把你身份证拿出我瞅瞅。”丫丫像是想到了些什么就问:“得了,你这几天先别走了,在我这住几天,我给你讲讲公司的事,你想找谁我帮你找。”

  “我怕连累你。”

  “咱们之间不必说内个,再说你已经连累我了。”丫丫从衣柜里又给我找了床被子,紧接着又找了一套睡衣给我:“喏,这是你上次在我家睡得时候留下的衣服,你穿吧,今晚你就睡沙发吧。”

  丫丫又指了指床对面的沙发说道。

  我想想逗逗她就说:“逃亡的日子里我天天睡地上老可怜了,把你柔软的大床给我睡呗,你睡沙发。”

  “行吧。”丫丫竟然同意了。

  “逗你的。”我抱着被子去了沙发。

  “说真的你要我身份证干嘛用?”丫丫走进卫生间换了一套紫色丝绸睡衣出来,看着特别带感。

  我想承认的是,丫丫现在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忽然间我有了感觉,就是男女方面的那些感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我现在在的那个地方我发现有一年等待开发的土地,那里离跟前的城镇非常的近,适合种田,我想跟上头申请,将那片土地据为已有,以后若是国家要是有什么土地改革,房屋拆迁,建旅游村啥的,肯定能卖不少钱。”我双眼泛光的说道。

  丫丫忽然就不说了。

  “咋的了?”

  “大哥你确实你是在逃亡?”丫丫略显崩溃!

  “废话么,我不是逃亡还能是旅游咋的。”我也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下意识的就将烟叼在嘴里,丝毫没有这是在别人家,不该乱抽烟的觉悟。

  “烟灰缸在茶几下面了。”

  “哦。”

  “你说你逃亡就消停的逃亡呗,扯那些幺蛾子干啥,还建造土地,告诉我你还想干啥!”

  “你听我说说我的目的,我不能看着我的命运就这样完蛋了,我想趁着在那边没人注意想重新崛起,看看能否往上爬,攀上一些牛逼的关系,来拯救我自己。”我的想法很远,根本不是短时间能实现的,但是总比混吃等死强,万一他就实现了呢?

  “那也太难了。”

  “简单就能做成的事,所有人都做了。”

  随后的时间里我跟丫丫聊了好多,我将乞丐村的事都聊给她听了。

  而她也将公司的现状说给我听了,待到我听到bo叔,黄平,浪斌都出卖我以后,让我一阵气愤!可又无可奈何,眼下只好先让他们嘚瑟一段时间,阳哥若是躲过这一节,一定要亲手拿回来属于我的一切。

  “你今天又杀了一个人,可谓是罪恶滔天,就为了回来参加小仙女的婚礼,看她穿婚纱的样子,值吗?”许久后,丫丫叹息一声问我。

  “你问我值吗?”我呵呵一笑:“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根本看不见未来,你值吗?”

  “不值得,可是没办法。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内心。”

  “所以喽,咱们在很多时候是一样的,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可也得义无反顾的去跳。”我无奈的说:“这次回来一方面是小仙女结婚,一方面是想管你借身份证,然后看看我妈,她肯定难过死了。”

  “知道她难过,就少做点让她难过的事。”

  跟丫丫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我很累了,便打个哈欠说:“我睡了,明天在聊吧。”

  “你睡吧,你前脚睡我后脚就报警抓你,一百万诶,滋滋滋。”

  丫丫原本想逗逗我的,却发现我上一句话说完下一秒就已经呼呼大睡了。

  人与人最之间的信任是什么?就是当下了。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谁都能出卖我,唯独丫丫不会,我在丫丫家里可以睡得很安心。

  不一会呼噜声就出来了,丫丫杵着下巴看了我,笑了笑:“你小子心是真大。”

  说完看了眼仍在地上的脏衣服,她就将其捡起来随后扔进洗衣机里就帮我洗了起来,期间带着没事的时候就总喜欢出来看我一眼,完了越看越帅,越看喜欢。

  她便摸着下巴自己琢磨呢,以前怎么没看这小子长得帅呢……

  另外一头,柳儿拿着我给她的地址弱弱的走到我家门口,不一会儿,我爸跟我妈就回来了,两个人嘴里嘀咕的也是我的事。

  看得出来我爸很疲惫,我妈也是满脸憔悴的妆容。

  他俩走到门口刚掏出钥匙就看家坐在楼梯口的柳儿,柳儿眨着大眼睛看了眼他们,弱弱的开口问道:“张浩吗?”

  怎么说呢,柳儿直接张口叫我爸大名是不礼貌的行为,但这又不能怪她,从小她的爷爷就去世了,她的人生没有一个正确的导师。

  “你是?”我爸好奇的打量着柳儿,总感觉在哪见过似的,但又说不上来。

  “我叫柳儿,是……”她四周看了眼确认没人后,仍然凑到我爸耳边小声说:“是耀阳的朋友。”

  “屋里说!”我爸一听赶忙打断柳儿的话,迅速打开大门拉着柳儿就进去了。

  我妈将其大门锁好,我爸又将窗帘给拉上,喏大的屋内一瞬间就暗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家对面现在到底有没有警察。

  “怎么个情况,耀阳呢?”我爸迫不及待的问道,眼里尽是紧张之色。

  柳儿很羡慕有打人关心的感觉,笑了笑:“他很好,去办别的事,他让我告诉张浩跟杨彩你俩放心吧,他办完事就来看你们。”

  接着柳儿又抬头看向我妈说:“耀阳让我告诉你,别难过,别为他哭,他会心疼,现在的他没什么事,让你们安安稳稳的。”

  “我们怎么能安稳呢,柳儿你能联系到他对不对,给他打电话,说妈妈想见他。”说到这我妈的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儿子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管多大,不管什么时候,我永远都是她的儿子,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就是这个道理。

  “他没有手机,不知道去哪了,我们还是安心的等他回来吧,他很聪明没事的。”柳儿轻轻的宽慰着。

  “就怕聪明反被聪明误。”我爸忽然就生气了:“臭小子有事不知道找我商量,一意孤行,原本还有缓的事情,这又在眼皮底下杀了一个人,上头更不会放过他了。”

  “横竖都是一死,要我说你就赶紧去sy军区求求曾祥龙,早点让我儿子改邪归正,哪怕蹲几年放出来也行啊。”无奈之下,我妈只好退而求其次。

  “好!”我爸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前来看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害怕我在拖下去,会造成更多人的死亡,那还不要紧,主要我犯的罪越来越严重,根本没办法回头。

  咕噜噜,一声肚子响惹的柳儿很不好意思的尴尬一笑。

  “姑娘,不嫌弃的话在这里住下吧,媳妇整点东西给她吃。”我爸听见了便出言对我妈说了一句。

  我妈还想问一问关于我的下落,就没去:“我一会儿就给她做,你在跟我说说我儿子的事。”

  “内个……阿姨,我不走,我将他所有的事都讲给你听,不是我赖皮,是他让我在这里住下的。”柳儿脸一红挺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人留你住是一回事,你自己要求住又是另外一码事。

  “没问题的,赶紧的杨彩给做点东西吃。”我爸心想你就是要走,也不能让你走,你走了,我上哪找儿子去?

  在着急也不能急这一会儿了,我妈便给她做了一碗面条并下了一个鸡蛋端到柳儿面前说:“吃吧,不够还有。”

  “嗯嗯,真好吃,怪不得帮主说他妈妈做饭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呢。”柳儿刚吃第一口就吃出幸福的味道了,忍不住连连称赞,顺便不小心把对我平常的称呼给露出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