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主??”我爸跟我妈对视一样同时惊呼道,两个人瞬间懵逼了,这什么玩意儿?

  “你们不知道吧,我们帮主可厉害了,那脑子一看就是读过书的大学生……”随后柳儿将我改造乞丐村的事一一讲给我爸妈听,两个人听完后在那头疼的直挠脑瓜子,反应基本跟丫丫差不多。

  这边急的抓耳挠腮,那边还在创业,两种完全不同的心境。

  倒不是我心大,我这么做无非也只是想要等我混起来可以完成自救而已,我清楚的明白,现在无论找谁,都不好使了。

  一旦不好使怎么办?那你就必须要比你的敌人更强大,让他们仰视你,而不是俯视你。

  秦子晴就一女流之辈,根本还入不了我的眼睛,她背后站着的那个叫王威的男人才是我要对付的!

  “这次我来的目的还有一个。”讲了半天关于我的消息后,柳儿放下碗筷对我爸妈说:“你们能带我见见我姐姐吗?”

  “你姐姐?谁啊?”

  “尹恩妃。”柳儿抿着嘴回道。

  “谁??!!”

  “尹恩妃啊。”

  “小妃是你姐姐?”我爸再次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他知道皇妃是个孤儿,小的时候被人在路边给捡回来抚养的,但今天突然出现一个姑娘说自己是皇妃的妹妹,叫他如何不懵逼。

  “嗯,这事说来话长……”

  我爸认真的听着柳儿的叙述,时不时的点点头,好半晌全部了解情况之后之后,我爸说:“明白了,今天太晚了,大家也都很累了,尹恩妃这个小丫头确实在上海了,不过跟她养父养母在一起要联系的话也得是明天,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子,明天我领你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好的,谢谢。”

  “你今晚就睡耀阳的卧室吧。”

  “好。”柳儿进了我的卧室后便好奇的打量起来,拿着我桌子上的相册不停的翻看着属于我的曾经。

  我爸妈的房间里,两口子就在那嘀咕着,我妈说:“这丫头怎么神神叨叨的,从哪来的咱都不知道,上来又说是耀阳的朋友又说是皇妃的妹妹,靠谱吗?”

  “从她的叙述来说挺靠谱的,我就说刚开始看这姑娘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似的,你看那眼睛长得跟小妃像不像?”

  “没太注意啊。”

  “你这脑子一天就寻思你儿子了能注意啥。”我爸没好气的白了我妈一眼。

  “那咋的,我儿子我寻思我还寻思谁,你明天真打算带她去见小妃?”

  “去见见吧,万一她真是小妃的亲妹妹,没准对她的病情也有帮助呢。”

  “有啥帮助?”

  “万一刺激一下大脑智力就恢复了呢?没听医生说么,正规的医学是治不了了,除非出现奇迹或者大脑刺激一下啥的,我也不清楚,得,不说了,碎觉!”

  “哎,张浩……喂……靠,这就睡着了。”我妈还想跟他说些什么,发现我爸已经进入梦乡了。

  这个夜有人欢喜有人忧,注定它不会是一个平和的夜。

  s海三甲医院内,经过抢救的舒泉祥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只是肋骨断了六根,右脚粉碎性顾着,身上的伤七七八八一堆,要想养好可得有一段日子了。

  “我……没死?”麻药过后,舒泉祥非常疲态的睁开眼睛,虚弱的看向杵在床边已经小睡的秦子晴。

  秦子晴闻声后暮地睁开眼睛:“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舒泉祥摇摇头,眼神有些茫然,至今都忘不掉那被人从楼下扔下去的恐惧,若不是三楼在修建,木板子给他塘了一下,这一刻可能在阎王爷那报导了。

  “这段时间好好静养休息吧,张耀阳回来了对吧?”

  “嗯!”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出了这口恶气,只要他在S海就跑不了。”

  舒泉祥忽然说:“要不……我们离开上h吧,去过一个平静的生活。”

  他真的有些怕了,也厌倦了,赚再多的钱,有再大的权都不如一个好的一条命重要。

  “你怕了?”秦子晴眼神有些异样。

  “他太吓人了,真的是奔着整死我们来的,这次是我,我害怕下一次就是你,晴晴,我们收手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现在身上的钱足够我们活的很好了。”

  “好,你让我想想。”秦子晴应了一声,随后站起身看了眼氧气瓶,接着她将戴在舒泉祥身上的氧气罩给扒开了,目光变得阴狠。

  本来舒泉祥的体质就很虚弱,呼吸要靠氧气瓶,此刻没有了氧气瓶舒泉祥顿时感到呼吸难过,上不来气,他瞪大了眼睛,双手求救般的抓向晴晴,张着嘴用尽全身力气喊着:“晴晴……晴晴……”

  可是任凭他怎么喊,发出的声音还没有一个孩子的声音,他的呼吸也来越难过,他不停地在床上使劲挣扎着,生命的最后一丝希望告诉他,要活下去。

  可奈何秦子晴的却要杀他,他的眼里满是不甘,为什么自己对秦子晴这么好,竟然要连自己也要杀害,好狠毒的女人。

  最终舒泉祥停止了挣扎,瞪着大眼睛非常不甘的离开人世!

  “哎,我们做的这些事本身就没有退路,你害怕了,我岂不是更害怕?安心的走吧,去天堂那里没有纷争,我想应该比较适合你。”秦子晴叹了口气将舒泉祥的眼睛给抹住。

  舒泉祥现在跟秦子晴是一条船上的人,舒泉祥一旦害怕若是走漏出去,秦子晴就会非常危险,并且舒泉祥现在已经基本成为废人,留着他也没有任何用,最主要的是基本上警察那边已经认定舒泉祥就是我被我所害,如果舒泉祥死了,我等于罪加一等。

  秦子晴在经过冷静的分析后,残忍的将其杀害。

  悲哀的是,舒泉祥死的时候秦子晴的内心毫无波动。

  那个曾经连活着的鸭子大鹅都怕的姑娘,在此刻俨然成为了杀人狂魔。

  好半晌之后,秦子晴忽然跑到护士值班室,惊慌的叫道:“护士,护士,我朋友他,死了,你们快去看看!!”

  ……

  “什么?死了??没抢救过来吗?”次日,早早起了床的我爸他们给朴智允打完电话准备一起见见皇妃的时候,赵心便出现在我爸面前将这条消息告诉我爸。

  “嗯,抢救无效,死亡!”赵心皱着眉头看向柳儿:“我刚才跟张健洲通过电话了,王威那边下了死命令必须要抓耀阳,全城都在通缉他,柳儿你快速我们他在哪儿,这可不是玩笑!”

  赵心看起来就是那种凶神恶煞的人,柳儿挺怕他的:“我真的没办法联系到他,昨天我们分开后他就说去办事了,你们也知道他这人注意特别正,根本不告诉我他想要干什么。”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跟我撒谎。”赵心皱着眉头从嘴里挤出来的这句话并带着很强的气势压向柳儿,给柳儿吓得后退好几步,差点摔倒。

  “哎,就一姑娘你吓唬她做什么。”我爸见状拦住赵心:“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孩子蛮单纯的,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赵心长长的舒了口气,挺气愤:“耀阳这孩子从小都是让你们给惯坏了,要是在我跟沈梦瑶身边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当年我俩说要抚养他长大成人,你们偏拦着,你俩还不能照顾,在国外,现在好了,整成这个样子了,你跟杨彩得负全部责任!”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主要看眼下怎么解决吧。”我爸烦躁的回了一句,他有句话还没说,这他ma要是你跟沈梦瑶的影响下长大,更完犊子了,一个原本就是杀过人坐过牢混过社会的青年,另外一个黑帮家庭,能有好了?

  “现在的难点就是王威在上面卡着,张健洲的关系支不上去,要不我他ma让沈浪给我安排俩人,我花点钱做了他得了!”

  “你瞅瞅,就你这样的我还能放心把儿子交给你?草!两天给我教牢里去了。”

  “我他ma那不是随口说的么,谁能真去做啊!除非不到万不得已,他王威牛逼个几爸,给我整急眼了,你看我干他不。”

  陈艺拉着赵心:“干什么干什么,哪来那么大的气,你给他干了,我跟孩子怎么办!”

  “我是不爽,一个大人跟孩子叫什么劲,有那本事冲我们来啊。”赵心是个暴脾气,有事憋不住心里,就得发泄发泄,不然非得容易压抑坏了。

  “耀阳这孩子现在藏起来了,我们找肯定是找不到了,他既然说过要回来找我们就一定会回来的,咱们安心的等吧,先领柳儿去看看皇妃,把这个事先办了,耀阳的事固然重要,皇妃的事咱们也不能搁着,毕竟这孩子是在我们老张家出了这把事,我们有很大的责任。”

  “滴血认亲这种事你们去做就行了,我跟瑶瑶约好了,商量一下这事怎么整吧,先不跟你们去了,耀阳这兔崽子要是回来了,你看我看见他不踢他的!!草!!”赵心气呼呼的领着陈艺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