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我家后,陈艺就嘟囔赵心:“你说人家浩哥的儿子出事,你这又着急又上火的!”

  “废话么不是,张浩的儿子不就咱自己家孩子一样么。”

  “你呀你就是一个热心肠,我劝你收收你那臭脾气,你也是有家有孩子的人,生活现在稳定了,可不能瞎搞!他们不知道王威在s海的能量你还不知道么,对于他咱们可是上门求他送礼人家都不收的存在!”

  “我他ma就很迷茫你知道吗,那么牛逼的一个大人物跟耀阳这小孩叫什么劲呢?”赵心挠着光秃秃的脑瓜子非常的费解。

  “那个叫秦子晴的姑娘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呗,现在不都在疯传么,说她是王威的小情人。”

  赵心冷哼一声:“这哪是疯传,就是事实,一个都能当人家爹的人,两个人做那种事,想想我都恶心!\"“得了,没有你啥事别那么愤青了,咱都这个岁数了,有些事该往后躲躲就往后躲躲。”

  “你看看你说的那叫话吗?啥叫往后躲?我是浩子大哥,他家出事我往后躲,谁往前冲?”

  “我是不想你得罪王威,懂吗?”陈艺想了一下说:“咱们帮浩子肯定是要帮的,但我不想你做那个出头的。”

  “陈艺啊陈艺你真是越活越完蛋。”赵心懒得跟陈艺在说些什么,一向最将义气的赵心不管什么时候,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他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退缩两个字!

  “我怎么就完蛋来我,我还不是希望咱家能安安稳稳的。以前张浩作,张浩作完耀阳作,这爷俩一个比一个能作,我怕作到最后给咱们都作进去了,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想想咱们的孩子!”

  “你他ma给我闭嘴吧,老娘们家家的狗屁不懂。”赵心不愿在跟她撤下去,哼了一声,自己开车离开了。

  陈艺叹息一声,随后回公司了。

  我很能理解当下的陈艺为什么要这样做,无非就是岁数大了,家庭稳定,折腾不起了。她想图个安稳。

  但她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出事的是赵心或者她的儿子,我爸他们若是也会躲的远远地,那她将会是什么心情?

  我不知道她能有什么样的心情,我只知道若是赵心或者我爸他们真是那样的人,这份友情也不会保持了几十年之久!

  女人的想法永远家是第一位的,而男人的想法有的时候更偏个人情感。

  两者是截然不同的,我们说不好去怪谁,只能说每个人基本上都会差不多。

  ……

  我爸领着柳儿先是见到了朴智允,朴智允看了眼柳儿诧异的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尹恩妃的亲妹妹?”

  我爸点了点头:“应该是亲的!”

  柳儿上前一步:“我爷爷说我的姐姐叫尹恩妃,年纪与我一样大,都是二十四,右边屁股上有一块青胎记。”

  朴智允倒不是很在意柳儿说的这个:“恰好我们今天要去医院检查,正好你也去吧,咱们做个滴血认亲,如果你俩真的是亲生姐妹的话,皆大欢喜。”

  “没问题。”柳儿挺开心的应了一声,随后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皇妃出现了!

  终于见到自己的亲姐姐了,她是自己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想到这,柳儿不免的激动起来。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亲姐姐看起来好像挺奇怪的样子,手里拿着棒棒糖,穿着卡通背带裤,是不是的嘿嘿一笑,看起来像个低能儿?

  是错觉吗!

  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在见到以后一定会有某种特殊感觉了,在柳儿打量皇妃的时候,皇妃也在注视着柳儿,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柳儿面前,嘿嘿一笑,主动将手里的棒棒糖拿给她:“你吃。”

  “姐!!”这一开口柳儿就感觉有点问题了,可也没多想,激动万分的抓着皇妃就是一个大大的熊抱,吓得皇妃连忙躲在朴智允的身后!

  “我姐她怎么了?为什么……”柳儿将话说了一半,傻子,低能儿这种话无法从她嘴里说出来。

  “耀阳没跟你说吗?你姐她出了一场车祸,智商只有不到三岁。”我爸心疼的看着皇妃,是真的从心里感到惋惜,一个精明能干,听话懂事。

  “什么??!!”柳儿瞬间愣住。

  随后两个人一起去做了滴血认亲,期间王德辉夫妇也大概的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再到后来结果出现的时候两个人真的是亲生姐妹!!

  “姐!”确认到结果以后柳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抱着皇妃大哭起来。

  皇妃的世界根本不懂柳儿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抱着自己,她以为柳儿想抢她的棒棒糖,本能的将手往回缩,一脸不知所的看着王德辉。

  “姑娘这是你妹妹,亲妹妹。”王德辉对皇妃说话的语气也仿佛回到了她三岁那年,声音那叫一个柔软。

  “妹妹……妹妹……嘿嘿。”皇妃根本不知道妹妹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傻笑并不停的重复王德辉的话。

  “姐,是那个坏人将你害成这样,姐我会要为你报仇。”

  “孩子,这些咱先不说,咱们先陪你姐检查一下,然后回家咱在详聊。”

  片刻后,在众人的陪伴下,皇妃做了明明没有希望却让人们在心里还抱希望的例行检查。

  结果跟往常一样,是失望的。

  一行人直接回到我爸家,王德辉夫妇便对朴智允说:“智允,我跟你妈要出差半个月,实在没工夫照顾妃儿了,找个保姆看她我又不放心,现在这丫头心里胆子小的很,我怕别人欺负她,麻烦你帮着叔叔照顾一个月,一个月我跟你妈就回来了。”

  智允捋了捋鬓角,看着已经七十多岁却还要为公司拼搏的父母,心里一疼:“叔你跟我妈好好地,都是我们这些当小的没能帮你们分担,实在抱歉。”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们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了。”王德辉宠溺的笑了笑,随即跟着智允母亲挺匆忙的赶飞机了。

  “老爷子这么大岁数身子还这么硬朗,除了头发变白外,其它倒也没什么变化。”我爸看着王德辉的背影感叹着说了一句。

  “是啊。”智允眼睛微酸的点点头。

  “你亲爹最近在干嘛,怎么见不到人了?”我爸略显好奇的问了一嘴。

  “年轻的时候忙乎惯了,现在退休了难得清闲整天跟老太太遛弯,跳广场舞,这会应该是在中老年合唱团当指挥呢。”

  “你爹的晚年生活还真丰富!”我爸感叹着说:“当年野心那么大的一个老蹬……老大侠,现在过得生活是最安逸的,也是没谁了,哎,智允你别打我,我没说你爹是老蹬!!口误口误!!”

  朴智允最开始跟我爸聊的还挺认真,等到我爸说说话就开始冒虎气的时候干脆的扔掉手里的东西举着包就像我爸砸了过去,吓得我爸抱头逃窜。

  柳儿看见这一幕都看蒙蔽了,儿子被满世界通缉,他还有心思开玩笑,心也挺大。

  不过他们还是不了解我爸,等到智允追着我爸进了卧室以后,我爸便收起玩笑之心,对着朴智允比划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在朴智允不解的眼神中,我爸悄悄的凑到门口说:“让那俩孩子单独呆一会儿。”

  智允恍然大悟:“刚刚你是故意的?”

  “嗯啊。”

  “嗨,那你直接说找我进来有事不就完了么,还让我跟你闹。”

  “你不懂,刚才的气氛看着多悲伤,人家姐俩相认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是吧?”

  智允点了点头,我爸啪的一声照着她脑袋忽然就是一巴掌咧嘴乐道:“整的跟真事是的。”

  智允被打疼了,捂着脑袋:“死张浩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随后两个年近半百的人就在屋子里面真的闹了起来……

  ……

  另外一头,丫丫家里。

  丫丫顶着一双黑眼圈不停地在补妆,说真的她现在的化妆技术有点娴熟,我刚想从被窝里爬起来发现身上只剩一条小裤衩:“你个臭流氓趁我睡着强*我?”

  “滚,我就是随便找个老爷们强*,都不带强*你的,谢谢。”丫丫没好气的丢给我一记大白眼。

  我自然也看到挂在晾衣间上的衣物,也知道衣服是丫丫帮我洗了,心里暖暖的,忍不住打趣她:“给我衣服洗了就不能顺便给我的大裤衩洗了?”

  “裤衩味太嫂,我受不了。”有时候丫丫说话也特损!

  “你闻了?”

  “还用闻?你啥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哈哈。”我大笑两声:“你这虎老娘们真是啥话都往外嘞嘞,哎,谁以后要是娶了你呀,可愁死了。”

  “屁,谁娶了我,这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给他伺候的满满登登的!”丫丫终于是化完妆准备出去了。

  “你啥时候开始化妆了?”

  “女孩子长大了自然就化妆了,你上次不是问过我一次了?”

  “啊,有吗?”我挠了挠头:“事情太忙,就给忘了,你今天帮我联系一下皇妃她们,看看她在哪,我想去看看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