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哦,耀阳皇上还有啥需要吩咐小女子滴嘛?”

  “呃……下次洗衣服给我裤衩洗了!必须还是带点湿度的那种!”

  “好的哦,耀阳皇上还有啥需要分女小女子滴嘛?”

  “呃……回来给我带个妞,我寂寞了,需要来一次人类最原始的进化。”

  “呵呵,再见!”

  ……

  跟丫丫扯了会犊子,她就离开了。

  忽然间我就感觉还是都市的生活好啊,再回想起自己乞丐村的生活,虽然在那里过得更简单纯粹,可是生活好像失去了色彩?

  当时的我就以为会有这种感觉是乞丐村比都市生活的更寂寞,殊不知是我生活里的色彩只源于一个叫迟小娅的女人。

  丫丫上了她最新换的那台保时捷Boxter,戴着她的kalikali墨镜,一身奢侈的土豪气息展漏无疑。

  丫丫露出一个特迷人的微笑,猛地一脚油门串了出去,紧接着一个刹车就停在原地,让后边刚想着火跟上的面包车不得不停了下来!

  丫丫再次一笑,随即摁了一下倒车摁扭,轻踩油门回到与刚才那个面包车同一起跑线。

  接着丫丫冲面包车里的两名抽烟男士笑了笑:“嗨,哥们,你们公安局就用这个破面包子?能跟住我吗?我一脚油门出去还能见得着姐儿的尾灯不?”

  便衣警察叼着烟呵呵一笑:“平跑肯定是跑不过,好在S海车多人多,这么好的车跑不起来有点可惜。”

  “袄,这么回事袄,你说你们两个挺大的老爷们跟着我算怎么个事啊?整的我上厕所都有点不敢出去了呢,你们比那些狗仔还要吓人诶。”

  “你告诉我们张耀阳在哪儿我们就不跟着你了,美女行行好,我们成天在面包车里也很累的。”

  “张耀阳?那不是杀人犯么,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是他妈还是他爸,他去哪我怎么知道?当然了,我更不会算卦。”丫丫说话特别噎人,噎的这俩便衣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没办法喽,我们只能奉命行事了。”

  “好嘛好嘛,愿意跟就跟着吧,我现在要去张浩家,那边不是有你们的兄弟嘛,那就跟着好了,要不要我载你们一程?”

  “这车太贵,我们怕给坐赃,就开我这破面包挺好的,呵呵。”

  丫丫撇撇嘴,随即也没在说什么,开着保时捷便离开了。

  而丫丫真的是去我爸家了,并且是大摇大摆的去的,丝毫不在意有没有人跟着,但她越是这样,别人就越不会怀疑她跟我有在一起。

  “呦,这是谁昂?”丫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爸那里混到了一把我家的钥匙,打开房门后就看见皇妃跟柳儿了,愣了下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你好。”柳儿在照片里见过丫丫,自然也知道我们是要求她借身份证的那个人,所以对丫丫还是很礼貌的,并且她觉得丫丫本人比照片上更好看!

  “你好。”丫丫客气的点了点头,随即扯着脖子喊道:“张浩叔叔,人嘞?”

  “这了。”我爸顶着大脖子全是被挠的印,从屋里走出来了见到丫丫紧张的问:“是不是耀阳找你了?”

  丫丫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后迈步走进卧室,我爸连忙跟了上去,咣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那孩子跟你在一起了??”

  “嗯。”丫丫再次点头:“昨晚在我那住的,现在人很好,让我告诉你们放心!”

  “放心个屁,快点让他来见见她妈妈,天天哭,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爸有些生气的说道。

  “知道,耀阳说让我找一下皇妃,本来我想找你联系智允阿姨的,你们恰好都在,那就见一面吧,只是外面全是警察,你们去见他太危险了,一定会被警察跟着的,耀阳说就让你们在家等着,半夜他回来看你们的,但是半夜你们都不要开灯,你不要出声,安稳的等着!”

  “我家外面也全都是警察,他怎么来?要不我跟你去找他吧。”我爸想了一下挺不放心的。

  “别,你现在是被人跟着的重点对象!千万不能动弹,这事还得他自己来,放心张浩叔叔,我跟着耀阳不会有问题的。”

  “丫丫,叔叔那就麻烦你了。”

  丫丫的话让我爸变得很安心,一直悬着的心好似有些安放一样,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竟然能给人如此大的安全感。

  “我去看看皇妃,那个女人是柳儿吗?”昨夜我已经将柳儿的事讲给丫丫听了,丫丫此刻便好奇的问了一嘴。

  “嗯!”

  “还真挺像的哈,我出去看看她俩,你俩继续哈。”丫丫看了眼我爸大脖子上被挠的红印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

  “这孩子。”我爸无比尴尬。

  “你看这孩子像不像年轻的瑶瑶?”等到迟小娅离开后,朴智允忽然对我爸说了这么一句。

  “啊?”

  “看见这小姑娘对耀阳的付出让我想到了瑶瑶当年对你的样子,只是不知道她的下场是否跟瑶瑶一样……哎,要是妃儿好不了了,耀阳能挺过去这一关,丫丫到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爸挺认同的点点头,眼里闪过担忧:“怕就怕这孩子到头来仍然是一场空啊。”

  “怎么讲?”

  “你看这孩子回来的第一句话不是找他妈,而是找妃儿,心里对妃儿的愧疚感已经充满了他的内心,无法在让他装下别人,他所以在这条路上越走越下坡完全就是因为妃儿,我想不管是妃儿好还是没好,耀阳会照顾她一辈子的。”

  “照顾妃儿也是应该的,妃儿是从你们家由一个酷酷的小女生变成了如今的低能儿,你们家有全责任!我其实很想知道,如果耀阳这辈子就跟皇妃过了,她是没办法给你们老张家留后的,你会怎么做?”

  “那是他的选择,也是他的命,我无权干涉什么,对于他的人生我基本都不拦着,一直在拦着的是杨彩。”我爸这句话的意思是,他可以让我跟皇妃过一辈子,有些东西,有些事情那都是命,欠下的债我们是要还的,而站在我妈的立场他一定不会允许我娶皇妃,虽然在人情世故上我这么做是应该的。

  可是母爱都是自私的,如果我娶了皇妃,跟皇妃过了一辈子,第一,无法给老张家留后了,百善孝为先,无后为最大!

  第二,现在我们年轻可以照顾皇妃,那老了以后呢?谁又能照顾我们呢,等着我们七八十,我妈她们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她最不放心的肯定是我!如果我在病床上,没有儿子,没有姑娘,连一个帮我看着点滴瓶的人都没有,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虽然会破坏了童话的结局,可它确实真真实实的摆放在我们面前,而我爸之所以没把话说的那么死,也只是不想让智允不高兴罢了。

  “说到底你还是希望耀阳再找一个的吧。”智允声音不大,可情绪明显很失落:“其实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事我跟我妈还有我叔他们聊过了,他们没有怪你们家的意思,也不会让耀阳娶她的,发生了这种事谁都不愿意,我们家也知道你们不想的,所以两家也不用闹的很难看,这孩子我们自己会照顾一辈子的,没事的。”

  面对他们家的理解,我爸心里却更愧疚了,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一支烟什么都没说,就坐在那里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难过了?”智允看着一个青涩的小男孩变成了今天这幅小老头模样的张浩有些心疼:“其实我心疼的还是你,年轻的时候日子就没安稳过,年过半百一只脚都踏入棺材了,每天还在风里雨里,头发白了,后背也佝偻了,再过个十几年呀,是不是就跟街上那些老头一样得杵着拐杖走了?”

  “滚他ma犊子,我头发那是早就白了,可能照比年轻的时候是瘦点,后背也还行,生活就是跟你开无尽的玩笑,我就陪它乐呵乐呵,但它想压倒我张浩,我一声呵呵送给它!”

  “我浩哥还是这么霸气呗。”

  ……

  “来,吃点水果,别客气,放开了吃哈。”丫丫从冰箱里翻出一些苹果洗干净之后端到柳儿跟前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不用了。”相比较丫丫的放松,柳儿倒是还显得比较拘谨。

  “这里都没有矫情的人,你大方的就当自己家一样。”丫丫真的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霹雳扑棱的就爬到沙发上了,摆了一个挺舒服的姿势就开始啃苹果,盯着柳儿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丫头长得挺好看,于是就特意说:“柳儿你跟耀阳是什么关系?”

  “我们……就是朋友啊。”柳儿不明白丫丫为什么这么闻,那种感觉就好像别人在问自己你是不是跟张耀阳谈恋爱一样,整的柳儿还有些害羞了呢。

  完了,看见柳儿这小女孩的娇羞姿态,丫丫心里咯噔一下,本能的感觉自己又来一个对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