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心情都很烦躁,尤其黄平,本来都要跟汐汐结婚的,还出了这把事,弄得整天担惊受怕的。

  “要不然咱们跟阳哥认个错得了,按照他的性格会原谅我们的。”黄平有点怕了。

  “就因为咱们太了解他,所以不能去认错,我们没有给他雪中送炭,却在落井下石,他一定不会原谅我们的,既然这样还不如将事情做得绝点,一条路走到黑,但愿秦总最后能赢!”浪斌无奈的叹了口气,满眼都是忧心忡忡之色。

  “行了,既然已经做了就就不要在乎过程了,最重要的是看结果。”刘铂出言打断他们:“秦总背后的男人是王威,有他在我们就没问题的,给你俩交个任务,你俩去想办法给尹恩妃请过来,然后听秦总安排。”

  “请过来?叔,怎么请啊!现在的皇妃对他们来说就跟古董珍宝一样,捧在手里都怕摔碎了,放在被子里怕化了,这么宝贝的看着,我们怎么请啊?怕是刚露头说话都得让人打死,不说别的,潇洒哥第一个捶我们,他现在在公司没事就跟我俩找仗打呢,我俩恳求离开秩序来秦式集团!”浪斌越说越委屈,倒不是怕潇洒哥,只是现在的日子是真的稳定不想在惹不必要的麻烦。

  一个人好久不握刀了,在抬起手的时候就会感觉沉。

  “事情我已经安排完了,下面怎么做就是你们的事了,如果什么事都要我亲力亲为的教你们,那么你们体现的价值呢?”刘铂眯着眼睛看向二人。

  二人同时一愣,最终浪斌点头:“知道了!”

  说完就跟黄平一前一后的出去了,两个人到了楼下一人点了支烟,云里雾里的抽了两口,黄平闹心巴拉的问:“怎么整啊?咱俩跟他们的关系不如从前了,这给皇妃请好了,还行,要是给人家整急眼了,不带放过咱俩的。”

  “我他ma要知道怎么请就好了!!”浪斌的智商比黄平要高,他明白刘铂为什么要让他俩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给他俩绑死,让他俩没办法生二心。

  “你他ma不知道怎么请刚才答应的那么痛快?”

  “你个二鼻!等着让你耀阳哥干死你吧。”浪斌懒得再说什么,大步流星的向前走。

  “草,等等我。”黄平忽然感觉周围一阵冷风,快步向前追去。

  ……

  “那个叔我先走了,今晚你们都别睡了,耀阳要来。”呆了一会儿后的迟小娅感觉无聊便起身告辞。

  “好!”我爸重重的点了点头:“你手机别关机,我先跟健洲联系一下,确认一下周围都有些哪些人,我给你个信。”

  “嗯……你确认有哪些人就行,但别说耀阳回来。”出于安全,迟小娅并不想将我回来的事告诉张健洲,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光荣的人民JC,万一新生别的想法抓我可就遗憾终生了。

  “我知道了。”我爸愣了下,最终点点头,因为他不敢拿他儿子的未来在兄弟情上面赌一把。

  丫丫开着她那辆拉风的保时捷从我爸那里出来后就直接回家了,自从我回来了她就有点无心上班了,整个人的心思都在我这了,原本今天还有首新歌要录的,最终也没去。

  她觉得新歌什么录都行,但是跟我待在一起的时间却是有限的!

  况且她现在基本退出娱乐圈转做幕后了,一年偶尔出一首歌露个脸就完了!

  想到这,她就开车往回走,刚走没两步,就发现身后仍然有警察在跟着,想了想便直接开车回了公司。

  迟小娅将车开到公司门口,停了一下想了想,然后从手扣里拿出一定鸭舌帽戴自己脑袋上,之后便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秩序公司。

  “迟总好!”前台工作人员客气的对迟小娅打着招呼。

  迟小娅点了点头,打量了这位跟自己差不多身高的前台小姐姐,问道:“你会开车吗?”

  “前年考的驾驶证。”

  “呐,开我车出去溜一圈,哪人多往哪去。”说着迟小娅将保时捷的车钥匙就给了前台。

  “迟总我不敢开。”

  “只要你别撞人就行。”

  “好……好吧。”前台小姐姐弱弱的应了一声。

  “你跟我来换衣间,你今天穿我衣服走。”

  片刻后,两个人换好衣服后,迟小娅叮嘱她一句:“走路的时候尽量将帽檐压低,走路自信点!!出门就直接上车,别扯别的没用的知道吗?”

  “放心,迟总!”

  前台小姐姐应了一声,便挺开心的上了保时捷,现在的她穿的一身名牌,开着保时捷上车之后就拿出手机咔咔一顿自拍,然后奔着最大的商场走去。

  “跟上!”后面面包车里的JC见到迟小娅再次说来后跟同伴说了一声:“这个迟小娅今天的行为很怪,又是去张浩家,又不在公司的,咱们有大概率抓到张耀阳!”

  “头儿,她都发现我们了,也没在意,肯定不能跟张耀阳有联系,我怎么觉得跟着她也是在浪费时间?”

  “浪费时间?你他ma最好祈祷咱们不是在浪费时间,现在领导都急眼了,一个训一个!到时候倒霉的就是我们这些人。”

  “你说一个外地调来的牛逼个什么劲头?”这人颇为不服的嘟囔一句。

  “哪来的单凭人家是j长他就比你牛逼,以后这种话少说,传到他耳朵里你的位置就不保了。”

  两个人嘟嘟囔囔的跟着保时捷在s海这个地方乱跑,殊不知他们已经被迟小娅给耍了。

  片刻后,迟小娅回到了家里,叮的一声,迟小娅闪身走了进来,一看屋子里没人。

  “人嘞?”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迟小娅的心里莫名的空了一下,甚至有些慌张。

  “有没有人跟着你?”将卫生间的门给打开,我小声的问了一句。

  “一个都没有,之前有几个尾巴全都让我用聪明才智给甩开了。”丫丫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对厕所情有独钟?怎么你永远都是呆在厕所里。”

  “草!这话让你说的,忽然进来一个人我知道是jc还是谁啊,事办了吗。”

  “办了,累死了,哎呦,睡个回笼觉。”迟小娅折腾一上午,此刻有些困乏,再加上昨夜没怎么睡好,这困意来袭怎么都抵抗不住,胡乱的将脚下的鞋自然而然的甩飞,钻到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面丢这个大大咧咧的姑娘我这个无语,将地上的鞋给她捡起来摆放在鞋架上以后,迈步来到她床边替她轻轻的捏起了肩膀。

  “就是这个力道,哎呦我去真爽!”

  我呵呵的笑了笑:“累了就睡一会吧。”

  迟小娅并没有睡着,歪着个脑袋看了阳台以及干净许多的屋子:“你给我收拾家了?”

  “嗯,呆着没啥事,就帮你收拾了一下,你说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家里怎么这么乱。”迟小娅就是表面看着干净,实际上那家里给你造的就跟男孩子一样。

  “这段时间给我忙成狗,哪有时间收拾屋啊,基本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就睡。”丫丫很是疲惫的说道。

  “雇个阿姨收拾屋子呗。”

  “没有让外人来我家里的习惯。”丫丫又打了个哈欠。

  “你要是真的累就睡一会儿吧。”我有些心疼这个姑娘了。

  “耀阳……”丫丫的声音忽然变得很轻,伴随着这声轻轻的轻呼,空气中似乎都有了暧昧的味道。

  “嗯?”

  “你能抱着我睡一会吗,就像抱小孩子那样抱。”

  “啊?为啥?”

  “我最近好累,压力有些大,压得我有时候快要喘不过来气,我始终是个女孩子,有些时候也想有个安慰的肩膀。”

  丫丫这段时间对我的付出我也基本全都了解到,跟我非亲非故并没有未来的她会帮助我这么多,我在心里非常非常的感谢了。

  在我落魄的时候有的人选择离开,有的人选择背叛,有的人选择落井下石,可丫丫就是那个雪中送炭之人。

  我直接将丫丫横着抱起来:“是这样吗?用我在地上悠悠你不?”

  丫丫环着我的胳膊,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近乎撒娇的语气:“用!”

  “额……你别用这么小女人的眼神看着我呗,不适应。”

  “肿么不适应捏?”丫丫的声音更加的可爱了。

  “你想想被一个大老爷们用这种眼神跟语气是什么感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啊。”

  “我糙你姥姥张耀阳你活够了是吧。”丫丫本以为我会很认真的说点啥呢,比如我被你这么看着会害羞啦之类的话,没想到说的都是些扯犊子的话,一下子就让她急眼了!

  看着她这个被我逗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情也是大好。

  闹了一会儿丫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并且拿我当玩具熊了,躺在我的胳膊上睡得,一只脚搭在我的身上,睡得这个香甜。

  我点了支烟,想着等她睡醒给她做点饭,然后就等晚上了,我就可以回家看皇妃了。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丫丫仍在睡觉,但是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我的神经顿时一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