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爷醒醒,有人敲门。”连忙丫丫推醒,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什么?”丫丫睡得很香,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这么些日子了,许久没有睡得这样畅快了!

  “有人敲门,这个点能是谁?会不会是警察?”现在的我特别敏感,但凡风吹草动都会让我的神经变得紧绷。

  “应该不会吧,你等一下。”丫丫舔了舔嘴唇,随即踏着拖鞋就要去开门,我感觉有些不妥,就藏在了衣柜里。

  丫丫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看了眼墙上的电子监控看见本口站的人顿时松了口气,接着她将大门给打开,脸上也没有任何喜悦之情,反而有些不高兴:“爸你怎么来了,不说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么。”

  “你这孩子……”迟小娅的父亲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是爸爸身上掉下来的肉,咱俩的亲情血浓于水,吵完架就得了呗,还能真的不认爸爸了袄。”

  “不是,你今天突然跑过来是怎么个意思,我怎么没明白?”迟小娅觉得她的父亲不会无缘无故就来这里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之前父女俩因为我的事没少打嘴仗,闹的不可开交,这么算起来,确实好久没有过联系了。

  “昨天警察又来找上我了,你跟爸说个实话,你跟张耀阳到底有没有联系?”迟江霖直接进入主题,说明了这次来的原因。

  我心里咯噔一声,这么看来迟江霖是受了警察的委托来劝降的。

  果然,在损害到自己身上的利益时,所有人都是不能信的,即便迟江霖曾经疯狂的追求过智允,但他也没有看在智允的面子上放过我。

  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也可能不是来劝降的,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迟小娅在跟我扯上关系而已。

  “真是有意思,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来问我,我跟他啥关系呀?说句难听,就是初中谈过恋爱,他就是我的初恋而已,这年头遍地都是初恋,别人杀人了,还得去找十年前的初恋对象去调查?拜托,你们有没有这么无聊,爸,你要是因为这件事来找我,那你走吧,我只能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跟张耀阳一点联系都没有!!完全没有!!”

  “既然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还守着那个秩序公司就是不听爸爸的话从这件事里抽身呢,姑娘诶,不是爸爸吓唬你,你现在得罪的不只是一个秦子晴那么简单的小姑娘,他的背后……”

  “她的背后是王威,堂堂的大……对吧(太敏感了会和谐的,就不提了),你都跟我墨迹了一万遍了,有完没完,我再说一次,我不是帮张耀阳,也没想过得罪谁,秩序公司有我的股份,我凭啥要走人?秩序公司说句难听的,最开始靠的是我的名气起来的,好,刚做出点成绩出来,我就得收拾铺盖走人,他咋那么牛逼呢,牛逼他有杀人许可证咋的?我就不信他还能弄死我。”

  “小姑娘家家的说话就冒虎气呢怎么!”她爸非常无奈,不夸张的将,她爸一介书生,她妈也是书香门第,怎么生出来的玩意就这么虎呢。

  “你不虎,还我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十月怀胎我了怎么的?”迟小娅就秉承气死她爹不偿命的理念唠嗑,不过迟江霖确实笑着的。

  “我不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姑娘诶,当爸求你了行不,你离张耀阳那个孩子远点,警察找你,即便那孩子找你了,咱也不能做出出卖人的行为,这一点你一定要明确,就算张耀阳找过你,ok,那说明你俩的关系好!这没的说,小时候天天都在一起玩,光着屁股长大的,按照你的江湖义气来看,你肯定也不会出卖的,老爸看在你智允阿姨的面上更不会让你出卖他,但是这里面事情的严重性,爸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他不管杀了谁,就是杀人犯,jc都在找他,如果你将他藏起来或者有什么合作来往,等同你跟他是一伙的,明明没有什么事,你就真的出事了,况且你还得罪了王威那个人,也就是说本来咱真的没啥事,被那种人稍微钻个空子,咱就有事了,你明白吗?你也是成年人了,爸的话就说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思考。”迟江霖这个老江湖话说完就在观察迟小娅的表情。

  而在衣柜里的我听完这些话我也沉默了,确实,虽然我躲在丫丫家里,虽然我只是在用她的身份证,但是若是真的被有心人利用的话,可能会害了丫丫。

  “知道了爸!我有分寸。”

  “行,爸就说这么多,今天约了一个女网友一会见一下,对了,你老大不小了,抓紧找个男朋友,差不多就嫁了吧,h市你那些同学好多都结婚了,我一整在道上溜达就能看见抱着小孩的,我都羡慕,现在爸公司也不忙了,你也长大了,准备到时候将公司交给你,爸在家给你带孩子!”

  “找对象这事着啥急,不着急。”迟小娅脸一红,有些害羞,小的时候父母那是玩了命的阻止自己谈恋爱,到了一定的年纪那是玩了命的让自己谈恋爱,哎,要不说父母永远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纠结的物种。

  “怎么不着急呢,这过完年你就二十五了,我跟你妈十八岁就有了你,十九岁就给你生下来了。”

  “能一样么,你那是什么年代,我这是什么年代。”

  “不管什么年代,女孩子二十七岁没嫁出去就难嫁了!”迟江霖的思想还是蛮古老的。

  “那都是过去,现在三四岁结婚的很正常,你看看那些……”

  “得,你别给我看那些没用的,你要是三四岁结婚,我就是绑了你,也给你嫁出去!!”迟江霖直接打断刚要举例子的丫丫。

  “切。”丫丫不服气的切了一声。

  迟江霖还在想说什么,眼睛不经意的就瞄了眼阳台,然后就看见我的衣服挂在上面。

  那是男人的衣服,从柜子的缝隙里看见这一幕,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她ma要是让迟江霖看见我的存在,不报警也得踢我,明显在坑他女儿,没有父亲不护犊子的,更何况还是从小又当爸又当妈的迟江霖!

  丫丫也注意到她父亲的眼光了,心里同样是暗道一声坏了!

  “男人的衣服!!”迟江霖猛地起身来到阳台面前:“姑娘你……”

  “爸,我……”丫丫一看露馅了,就想承认了,反正看自己爸这态度估计是不会举报张耀阳顶多让他离开自己而已,若是不说实话,精明的老爸发现后再偷偷的报了警那就得不偿失,权衡再三,丫丫准备承认了,并在这时候回头看了眼我,准备将自己喊出来。

  “姑娘你谈恋爱了袄,男方叫啥呀?长得怎么样?做什么工作的?有照片没?给爸看看,爸爸帮你把把关。”画风突变,刚刚还在皱眉紧锁的迟江霖瞬间变成从慈父嘿嘿一笑,那样子有些讨好的意味。

  丫丫一个踉跄好悬被她爹给晃倒了:“爸呀,你下回能不能不这样大喘气,很吓人的知道吗!!”

  “啥意思?爸就想看看你找男朋友是啥样了,怪不得不找对象呢,原来是自己处的呀。”商场上迟江霖可以说是个精英!但生活里就是那种最典型的超级好爸爸,面对女儿的婚姻大事时,就跟普通家长没什么两样,累死他也没想到这些衣服是我的,按照他的头脑来寻思,如果衣服真的是我,迟小娅肯定会将其藏好,不能名目张胆的来,所以迟江霖根本就没往我身上寻思。

  “额……确实处了那么一个对象!”丫丫只好硬着头皮往下接。

  “给爸瞅瞅!”

  “瞅啥啊,八字都没一撇呢,先处几天看看,等稳定在给你看。”

  “行吧,记得啊,处对象归处对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在结婚之前不能让他得到你,否则这个男人就不知道珍惜了。”跟自己姑娘说这些话感觉怪怪的,但他必须得说,即便这话说的很隐晦。

  好多人其实都不知道,在小姑娘十一岁到十三岁的时候,正是她们来“事”的年纪,这个时候的她们突然某一天见到血了会非常非常的害怕,这个时候自己的母亲就会告诉她们,不要害怕这是正常现场。

  但若是爸爸带大的孩子则是不同,小姑娘虽然也会说,但总归会不好意思的。

  同样的道理,父亲在给自己的姑娘讲一些事情的时候也会很尴尬。

  “爸呀,什么年代了你还给我上课!”

  “我这是教你,当初就是让你妈妈太早得到我了,所以才没有珍惜我的!”

  ‘爸,你不觉得这话好像说反了吗。’丫丫无比崩溃。

  “反正你只要明白是那个意思就行了!”

  “知道了知道了,爸你走了,别墨迹了,我昨晚一宿没睡好,想要睡了!!”迟小娅不耐烦的将她爸给推了出去。

  “姑娘,你们还只是处对象你就帮人家洗衣服,以后进了他们家门就成保姆啦,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咣的一声,没等迟江霖墨迹完,迟小娅就将大门给关上了,对于这个老爹她也是无奈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