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你爸咋这么逗。”我大笑着从衣柜里跳出来乐道。

  “没办法呀,从小他就这样,又当爹又当妈的,墨迹惯了呗。”

  “真羡慕有你这样的爸爸。”

  “得了,别说我的事,咱俩吃点晚餐,就去你家吧,你家门口全是便衣,怎么弄啊?”

  “我有我的办法,你别管了。”

  “什么叫我别管了??你啥意思?”迟小娅挺敏感的问道。

  “你爸说的对,现在的我身份很特殊还是别连累你了。这个还给你。”我将丫丫给我的身份证放回她手里。

  “土地那边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不管怎么办,我也不能连累你了,真的,我看一眼皇妃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到时候再说吧。”

  “这么快??着急走啥啊,我感觉你在外面飘着更危险,真不如就在家里躲着,你要是在家躲着一辈子,估计也找不到你。”

  “让我躲一辈子?不可能,我得想办法翻身,这边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我根本不可能在s海呆着,躲得了一时,能躲得了一辈子吗?”

  迟小娅沉默了,她是真的不想我走,这一走又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再次相见,想了想迟小娅便动用了她的鬼点子:“这样好了,你将那片土地的地方告诉我,回头我自己去申请不就完了么,到时候我去那边在找你,你领我也看一下,若真是个可以投资的地方,我觉得这钱有话的必要。”

  迟小娅的想法蛮简单的,赚不赚钱无所谓,主要就是想知道我的下落!

  我自然也明白她的想法:“这个事到时候再说吧。”

  “耀阳,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很认真的,不管你在哪,让我知道你的下落行吗?”

  “行。”暂时先答应她吧,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绝对不能再连累丫丫了,但眼下又不好看见帮我忙前跑后的丫丫伤心,只好暂时先稳住她,到时候我在悄无声息的离开,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你没有骗我?”

  “没有。”

  “好的呢,拉钩。”

  对于迟小娅这一点孩子的行为我表示非常的无奈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只好跟她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的是小狗……

  晚上我俩点了一份外卖,咖喱牛肉吃的还蛮好吃的。

  终于挨到了晚上的时间,我跟迟小娅便全副武装准备出门。

  “丫丫你给我找一套女孩子专用的衣服跟假发给我化个妆。要浓妆艳抹的那种!!”

  “哈哈,好!”丫丫将她那套好几千的化妆品拿了出来,一边给我化妆一边嘟囔道:“这玩意老贵了,平常我都不舍得用,哎给你用了。”

  “草,那么有钱在乎这个吗?”

  “怎么不在乎,我怎么有钱了,再有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也是我一分一分挣来的。”

  “没毛病老妹!”

  “哎呀我去,咱耀阳哥化完妆这么好妖娆的吗?我要是个男的在大街上看到你这样的大美女,非得上来撩你不可。”过了一会儿丫丫给我画完浓妆艳抹后,涂着红红的大嘴唇子格外显眼,还贴的假眼睫毛,在给丫丫的衣服一穿,妥妥的夜场坐台小姐。

  我一脸黑线的看着她:“你丫故意的吧!”

  “肿么了?”丫丫眨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问道。

  “我让你给我画的稍微那么女人一点点,你这家伙给我画成了夜场上班的,草!”我挺崩溃。

  “哎呀,你长得太阳刚了!不画成这样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详细我,现在的你跟他们面对面走着都不带认出来你的。”丫丫非常满意她的劳动成果,竟拿出手机对我照了几张照片:“张大美女这造型可不多见,得留着,哈哈。”

  “行,你给我画成这样我能忍,但你给我找裙子穿什么鬼?不知道我这任腿毛太重,一下子就露馅了么!上面一看妥妥的夜场小姐,下面一看大叼萝莉呗?”我斜楞眼睛看着她相当无语!

  “来一条丝袜更性感哦。”丫丫又从她的衣柜里翻出一条黑色超薄丝袜:“穿上这个无敌了奥。”

  “你滚,给我找个牛仔裤啥的不行么。”

  “我现在的裤子都是修身显型的,你穿上牛仔裤的话整的下免那玩楞鼓鼓囊囊的会不会有点恶心人昂?”迟小娅扫了眼我的“酷铛”说道。

  我觉得她说的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只好认命穿裙子跟丝袜。

  “大冬天的穿丝袜别人会不会觉得我是“杀鼻”?”

  “冬天光腿上街的人都有的事,哎呀,你哪那么多事,我让你穿啥样就穿啥样得了,屁话真多。”丫丫让我墨迹烦了,那股子霸道劲又上来了。

  夜里,十一点多,丫丫打扮的挺漂亮的离开她的屋内,一边走一边鬼鬼祟祟的打着电话,脸上露出又紧张又兴奋的笑容离开这栋小区。

  车内,两名值班的jc看着丫丫出来了,连忙推了推同伴:“别他ma睡了人出来了!!”

  “干几毛啊刚睡着,草!”没休息好的同伴让推的有些烦躁。

  “大半夜的化妆出来的,你看她表情又紧张又兴奋的,肯定是要去见张耀阳!!!”jc非常合理的分析道!

  “这大半夜的你还能看见她的表情真牛逼,千里眼呗。”

  “草,赶紧的跟上!”

  “知道了。”同伴打了个哈欠,两个人直接跟了上去。

  丫丫假装拿出镜子补妆,看了眼身后跟着的两个人咧嘴笑了笑,随即什么都没说,继续领着这两新东方蓝翔毕业的jc满大街瞎晃。

  半个小时后,我挎着丫丫的名牌包包,戴着假发非常妖娆的从小区出来了,随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去我爸那里。

  开出租车这小子有点喝多了,打着酒嗝问我:“美女去哪儿?”

  “呃……你喝酒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嗓子发出细细的声音,哎不能听了,这声音听的我自己都想吐…

  可是这司机明显被我弄“高吵”了,此刻我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就是天籁!

  也是因为喝点逼酒的原因看见女人他就想想low一炮。

  “这不是要回家了吗,跟哥们喝点酒,本来不想拉人的了,看见你一个大美女自己在街上怕你打不到车,就好心载你一程。”

  码德打你车你还得卖我一个人情呗。

  “谢谢大锅!”

  “应该的。”

  随后我告诉他我要去的地方之后就不再说话了,任凭他在车上怎么逼逼我也是不理他,但我能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老瞄着我的大腿看。

  讲道理,我身为一个大男人在穿着丝袜腿挺粗了,别人我是不知道,要是我,肯定恶心的够呛!

  但是,任凭一个女人在恶心,可在某些男人眼里你就是最性感的,最想睡你了,比如这个司机!

  我的腿跟他家里的那个黄脸皮的大象腿一比,简直就是筷子跟牙签的区别,在加上喝点酒的原因就想跟我那啥。

  这个想法一出来以后就不可控制了,然后跟我聊天就开始聊下道,什么流氓聊什么,说话也是朗郎唧唧的。

  我最烦的就是这种人,喝点酒以为地球都是他家开的,牛逼吹得这叫一个响!

  于是我就闭着眼睛假装睡觉,司机就瞄了眼我的大腿,咽了口吐沫,真想给她丝袜撕了啊……

  终于到了地方以后,司机趁机摸了下我的大腿,丝滑般的柔软:“美女到了。”

  我根本没睡着,在感受到他的咸猪手以后,让我浑身一针颤抖加恶心。

  “多钱?”

  “二十。”

  “喏,给你。”

  司机接过这二十块钱的时候就在我手上摸了一把,然后嘿嘿笑道:“美女看你这样子是不是上班的?”

  我愣了下冷笑道:“啥意思昂?”

  “我给你一百陪我一下行不?”

  “一百?”

  “不够咱在谈呗。”说完司机的浪笑更甚,在我手上摸的更加的肆无忌惮,早就听说有好多夜跑司机会对一些单身或者穿着很暴露的女性进行一些骚扰,想不到今天竟然就让我碰见了,我要是不给他点卡乐(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张耀阳,身为广大的妇女之友,务必在这个夜晚为女性同胞做点什么!

  女性是弱势群体,每当她们看见被欺负,我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想到晨曦被坏人欺负,我就受不了。

  “好哇大哥,咱俩就在车里来呗。”于是阳哥答应了这名司机的无理请求。

  “好哇好哇,来!!”司机顿时露出猪哥样,流着哈喇子冲我频频发出猥琐的笑容。

  片刻后,车里传来不停阿阿的叫喊声!

  几分钟之后,我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离开车内。

  “我*你个妈,这女的是学跆拳道的吧,不做就不做呗,打我干什么,哎呦喂,疼死我了。”司机让我削的乌眼青,看着被消肿了的脸扬言要找兄弟来报仇,后来一想又他ma不对,让一个“娘们”给打成这样,找自己的兄弟还不够他们笑话的呢,只好吃下这个哑巴亏。

  下了车以后,我淡淡的扫了眼周围,然后镇定自若的往家里走,好久没回来了,单单看见这个小区门口我就无比的怀念。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