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让人坑成那样叫我如何能忍,即便伤害皇妃的人不是七爷,仅仅是秦子晴做的套,但之前的老艾,小仙女都是拜他所赐,杀对了也好,杀错了也罢,我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见我如此固执的眼神,赵心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理解。

  沈梦瑶特心疼我:“儿子,出国吧,我回家让我家里人安排你偷渡,虽然有危险,但总比牢狱之灾来的强。”

  我沉默片刻,抬头看着她:“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没有,要么自首,我们想办法砸钱捞你,要么偷渡出国,但是咱们现在得罪的是王威,一旦你进去了,他肯定会想办法操控,我觉得你进去一定会遭罪,说句难听的能不能活着出来真的不知道,不是我吓唬你,他们确实奔着整死你去的,所以偷渡到国外,虽然那边也挺乱的,但凭借你的本事我想可以起来的!”沈梦瑶想了想又说:“我一直很纳闷,秦子晴这个姑娘为什么要往死了整你?你知道原因的话就请告诉干妈,我看看能否跟她聊聊。”

  我耸了耸肩:“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整我,有的时候我真想冲到她面前问她为什么要整我!我对她那么好,她说坑我就坑我,更何况真的没有理由啊。”

  “我靠,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枉我们还瞎猜测半天。”王禹接话说:“我跟你干妈一直以为你是玩弄人家感情所以才要弄死你呢。”

  “玩弄感情也不至于弄死谁吧,什么社会了。”秦然接话道:“当初张浩玩弄我的感情我也没说要整死他啊,现在的社会太可怕。”

  “滚边去,跟孩子说那些干啥。”我爸忍不住发声了:“我就膈应你们总是提过去!都他ma有老公有男人的了,挺大他ma岁数了,老提过去不尴尬啊?”

  说实话,这里除了我爸没有人尴尬,像秦然,沈梦瑶,朴智允,以前都是跟我爸有过一腿的女人,她们的爱情故事都能写本书了,很显然这些女人都已经放下了,说起来是那么的自然,但我爸就感觉超级尴尬。

  “心虚了呗你。”秦然笑呵呵的给了我一拳。

  “我不是心虚,我是怕你尴尬,你说咱俩以前有一腿,你让刘鹏自己想那画面,能受得了吗,你这是等于给我鹏哥在伤口上撒盐。”我爸年轻的时候一定很贱,这给我刘鹏干爹刺激的,直接动手要打人了。

  “你俩别他ma闹了!”沈梦瑶皱眉呵斥一句:“这边说正经的呢,让你们给带哪去了。”

  一句话就给这几个人训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力度就是这么强悍。

  接着沈梦瑶拉着我的手:“来,你跟干妈说一句认真的,是想自首还是偷渡?反正我的意见就是偷渡,那样还有一线生机,但是你想选择自首的话,没问题,我拼了老命也能帮你。”

  无比感动的看着沈梦瑶这个女人,她是一个比我妈妈还要关心我的人。

  “妈我……再想想,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到时候再说吧,皇妃呢?我想见见她。”

  “在那屋睡着了。”我爸轻轻的说了一句,随后我们一帮人就往那屋走。

  “饭来了,儿子快吃。”我妈给我做了满满一碗饭端到我面前。

  “妈放那吧,一会吃。”迈步走进皇妃的房间,此刻她早已经进入梦乡,智力只有不到三岁的她,每天吃得饱,睡得好,无忧无虑,没有任何烦恼。

  “帮主,你来了。”柳儿就睡在皇妃的旁边,她很珍惜这段姐妹情分,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上姐姐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做过鉴定了吗?”点了点头我对柳儿问道。

  “她是我的亲姐姐。”柳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开心吗?”我微微一笑。

  “自然开心的,我觉得老天爷让我遇到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柳儿嘿嘿一笑无比真诚的说道,在她看来这是老天爷安排的,如果不是遇见我,她又怎么会见到她的姐姐,可她也挺纠结,如果她的姐姐不变成这样,也就不会遇见我,更不会姐妹相认,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有些时候你不信命真的不行!

  偏偏的,柳儿这些话让在场的这些大人读到了一些特别的味道,就连迟小娅也读出来了。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她是什么意思?

  迟小娅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眼柳儿,看着柳儿一脸单纯的眼神,心里就是咯噔一声,她明白我对于这样的姑娘最没有抵抗力了。

  因为我从小喜欢的人设标准就是那种乖乖女透着单纯劲的姑娘,丫丫太懂我了,以至于整的她心里非常不安。

  我爸妈不约而同的瞅了眼对方,心想你儿子真他ma牛逼,逃个亡都能带回来个亲戚。

  当然了,他们也感觉到这个柳儿对我有些小小的崇拜,甚至他们也会联想到我跟没跟这个姑娘处对象,如果处对象他们是第一个反对的,为啥,真的我跟皇妃不可能的话,她们的首选也得是丫丫,这个几乎是内定的,谁也改变不了她们的主意。

  自从出了这些事以后,他们觉得丫丫才是那个可以带领我前进的女人。

  我当然没有他们那么多复杂而又跑偏的想法,轻轻的将皇妃盖好被子,随后摸了摸她的脸颊,她仍然一点没变,睡觉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正在做美梦。

  “姐,醒醒,你看看谁来了。”柳儿试图将皇妃叫醒。

  “嘘!”我对柳儿做出一个安静的手势:“不要吵醒她,就让她睡吧,我这么看着她就行。”

  “姐夫你晚上跟我姐睡吧,我去客厅睡。”柳儿见状就主动从床上起来,随后这帮人也都纷纷出去了,给我俩留了私人空间。

  抓着皇妃的手就这样静静的注视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不用做,皇妃,多么希望一觉醒来你还是那个单手插兜酷酷的说:“小阳仔姐儿要去逛街,你陪我喽!”

  ……

  客厅里众人商量了一下准备明天在离开,楼下全是jc,这么多人出现肯定不正常,于是他们都在地上打了个地铺集体睡得。

  “哎呀我草,咱们哥几个多久没在一起睡了。”赵心贱嗖嗖的钻进刘鹏的被窝,摸着刘鹏那胖嘟嘟的兄说:“这大眨摸着真有感觉。”

  “棍逆哒夜的!”刘鹏烦躁的将其推开:“听裤衩子说前几天你俩还网吧包宿英雄联盟来着,多大岁数了,在网吧玩那个好意思吗?”

  “老子乐意。”

  “你俩别逼逼了,几点了,赶紧睡。”秦然也是个暴脾气,一嗓子就给这几个人干没动静了。

  我爸刚准备睡,就听见迟小娅要走,就说:“闺女这么晚了别走了,在这里睡吧,你跟杨彩睡卧室。”

  “不了。”说完丫丫捂着嘴跑了出去,可以明显看到的是丫丫情绪不对,刚刚说话的声音在抖,似乎是在哭?

  我爸连忙给还没脱衣服的沈梦瑶扒楞醒了:“快去看看那个丫头,怎么哭了?”

  “我去看看。”沈梦瑶披着外套便追了出去。

  “我*你大爷张浩!”王禹顿时不乐意了:“码德,你不让你媳妇出去追,让我媳妇出去追,凭啥呀。”

  “你媳妇乐意呀。”我还没开口,裤衩子就接话了:“有本事你让我彩美如画出去接呀!”

  “我是不爱致使人。”王禹傲娇的说了一句。

  “呵呵,你是致使不动。”

  “我草,裤衩子你找干呢是吗?”

  “来,练练!”说着两个人就撸起袖子准备干一波。

  “买定离手了袄。”赵心是最不嫌事大的,连忙跟着起哄。

  “你们几个别几爸闹了,赶紧睡吧。”秦然实在困懵逼了,无语的摆摆手呵斥一句,这几个人就是不能在一起呆着,呆着就掐,跟小孩子似的。

  ……

  “小娅。”沈梦瑶快步追上迟小娅,扶着她的肩膀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阿姨我没有。”迟小娅顶着红红的眼睛一边抽着一边回了一句,一直低着脑袋也不肯抬起来。

  沈梦瑶叹了口气,确实挺心疼这个丫头的:“不着急的话,让我送你,咱俩可以聊聊。”

  两个人直接下了电梯,从一楼的大厕所跳了出去,随即开着停在后面的豪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若是仔细一看,旁边停着好几辆档次差不多的车,那是赵心他们开来的,这帮人全都是从这里跳进来的。

  一路上沈梦瑶就时不时的撇了眼身边的丫丫,丫丫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越是控制,眼泪就越不争气的往下流,然后她就倔强的擦拭着眼泪。

  沈梦瑶叹了口气关心的问道:“在我的印象里你不是这种轻易掉眼泪爱哭的女孩子,能跟我说说因为什么吗?”

  迟小娅抽着鼻子,挺心酸的说:“一个阳光开朗的迟小娅在遇见张耀阳以后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我也不想这样,就是控制不住,尤其今天看见他看皇妃的宠溺表情,我就知道自己没希望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