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了顿她又说:“我也告诉自己该放弃张耀阳了,他不属于我的,我们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过去,都是年少时的不懂事,那时候的我们哪懂爱情,现在的他满心都在尹恩妃身上,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见一个男生,比他好千倍万倍的男生出现时,我总是会拿他俩对比,比着比着就会发现,这个男生哪都比张耀阳好,可是哪又都不如他,或许就是应验了那句话,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我非常非常的矛盾,也非常非常的觉得自己不争气,又不是嫁不出去的女孩子竟然这么上杆子倒贴,说句不该说的话,我原本以为小仙女结婚了,皇妃现在这样了,我的等待开花结果,可是直到今天看见耀阳看皇妃那宠溺的眼神时,我知道即便皇妃现在这般模样,他想娶的还是她。”

  “所以你是喜欢耀阳喽?”

  “沈阿姨呀,我相信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好吧。”

  “哈哈,好吧。”沈梦瑶大笑两声:“我问你,张耀阳可是个杀人犯,你觉得你们有未来,或者你爸能同意吗?”

  “患难才能见真情,他现在要是个好人,我才不会表达出自己的情感出来,只有现在我才能骄傲的说我迟小娅爱的坦荡荡!”

  沈梦瑶对其露出一个赞赏的眼神:“那好,我们先抛开耀阳现在的身份不谈,单说你俩的感情,你觉得对你最大的威胁是什么,也就是说你为什么会觉得耀阳不会跟你在一起呢?”

  “尹恩妃啊,很明显,他想娶的是尹恩妃,最对不起的也是她,无论她的病情是否好坏,我觉得他们是要过一辈子的。”

  “可是张耀阳愿意,他父母愿意吗?”

  “张浩叔叔为人很正直的,比较重情义,他没问题的!”

  “那杨彩呢?”沈梦瑶又问。

  “杨彩……她说不好。”

  “就是喽,杨彩当初不同意她跟吉L的那个小丫头在一块,后来在他跟尹恩妃处对象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多少不愿意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丫丫真的不知道,因为她觉得杨彩的脾气超级超级好,根本不像是事妈那种人。

  “因为杨彩得过一场重病,等于说还是张浩给她从生死边缘拉回来的,所以在经历过跟儿子生离死别后,她比谁都看重这份感情,尤其是张耀阳,小的时候耀阳可以说是我给抱大的,那时候别的小朋友都笑话他没有妈妈,整天在屋子里捧着她妈妈的照片流眼泪,所以杨彩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然而这份愧疚到了现在就演变成无限的溺爱,她想看儿子过得好,她想给他最好的生活,全部的爱,在情义上来看,耀阳娶皇妃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若是真的让她俩生活一辈子,吃苦的是谁呀,肯定是耀阳,你认为杨彩会同意吗?”

  顿了顿沈梦瑶又说:“ok,即便杨彩最终拗不过耀阳同意了,但是智允他们家人一定会尹恩妃离开的,你信吗?”

  “为啥?”迟小娅特别不理解的问道:“如果耀阳跟家里都同意了,那么还有人照顾尹恩妃岂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耀阳的家长是重情重义的,但尹恩妃的父母跟智允他们也不是不懂情理的人,现在尹恩妃跟着张耀阳只会拖累他一辈子,更何况现在的耀阳根本没自保能力,智允能够回到张浩身边是因为有了冉晨曦,哦,也叫张念执,可是呢,耀阳的家里原本就已经是风平浪静的,等于说智允跟晨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强加进来的,即便这样,杨彩看在晨曦的份上也给予最大的宽慰了,在这里智允是打心里感谢杨彩的,如果杨彩像咱们这种性格,死活就说不,你敢找人,我就敢跟你闹自杀,张浩懵不?智允懵不?晨曦可怜不?所以这种事都是命中注定,当年我对你好,今日你就要报恩,所以即便张家同意他俩在一起,最后智允他们家也会带着皇妃消失的,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丫丫所有所思的沉默片刻:“可是耀阳不会放弃的。”

  “时间就是最好的解药,它可以抹平任何伤口上带来的疼痛,也可以愈合所有的情伤,耀阳他最后一定会放弃的,其实这里面的他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你,我想你如果能够坚持,一定会花开结果,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耀阳这次等于是九死一生,你跟他来往,可能会把你也陷进去。你相信吗,咱俩现在开着车在街上晃悠,身后跟着的不仅仅是警察,还有秦子晴,王威那边的人。”

  “啊?”

  “不要回头,悄悄的看了眼后视镜,你就明白了。”沈梦瑶出言打断刚要回头看的丫丫,挺自信一笑。

  果不其然,这么晚了身后不远处真的有两辆不一样的车正以一个差不多的速度跟着。

  “怎么办?”

  “没事,咱们该怎样就怎样,他们不敢对咱们乱来的,你沈阿姨的家庭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他们敢碰你一下,我大不了就求我哥给他们下黑道追杀令。”沈梦瑶特霸气的自信一笑,黑道追杀令,这一般都是组织里的最高级别的命令,等同于血海深仇才会下这种命令,黑道追杀令一下,基本上全国的黑道组织都会跟着动手,而现在的沈家就有这实力。这里暂时先不说。

  丫丫像是抓到了救命草一般,连忙抓着沈梦瑶的手:“阿姨你家那么厉害,能不能求求你哥哥,让他帮帮忙?”

  沈梦瑶忽然沉默了:“杀人放火的事我家能干,但若是救张耀阳,真的干不了。”

  耀阳当年一个安h省z就给自己父亲逼的不成样子,更别说现在管级更大的王威了。

  她能保证的只是迟小娅的安全,别的她也没办法。

  或许她的哥哥沈浪也是认识了一些比较牛逼的人,但杨彩已经去求过他了,没管用,就说明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沈浪对于杨彩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当初跟我爸一起追过我妈,基本上属于我妈有求必应的那种。

  你一个黑道家族起来的再牛逼也斗不过当官的,他们若是诚心搞你,就凭你的家族史,很快就能让你当典型一夜之间把你打掉。

  但他们也需要沈浪这样的大家族来制约下面的平和跟稳定,基本上属于和珅纪晓岚那种,皇上明知道和珅是贪官,却又不能去搞他,这里面的原因我想大家也都明白。

  和珅每年给皇上做出的贡献就很多,而且他不贪,一样有别人贪,他只要管住和珅,等同于管住下面的那些贪官。

  而这时候纪晓岚是做什么的呢?他就是一个起到用来制约和珅的这么一个平衡的存在。

  在古代是如此,在现在亦是如此。

  没有绝对的黑与白,就看你怎么理解与利用去了。

  “难道耀阳就没救了么。”

  “我们会努力想办法救他的,只是当下面对的困境比较难,比当初他爸的那个案子更加的难!”沈梦瑶也变得闹心起来:“丫丫,你知道沈阿姨这辈子做了最后的事是什么吗?”

  “什么?”

  “当初放手太早,后来没有抓紧。所以我很羡慕你现在的这个年纪,有些时候感觉你跟我很像,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跟你聊聊,试着了解你之后,我特别的欣赏你,也想帮助你,好似弥补我那遗憾的青春,如果你还对耀阳抱有希望,只要他没结婚,你就永远不要放弃,早晚都会有花开结果的那一天!”

  “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么。”

  “一定会的!”

  两个不同时代的女人在这一刻好似看到了年轻时跟以后的自己,她们两个聊的很是投机,于是丫丫说:“咱俩找地方喝点吧。”

  “可以呀。”沈梦瑶笑着应了一声,随后两个人找了一家烧烤店就开始喝了起来。

  外面的跟着的秦子晴的人都懵逼了,赶紧给秦子晴打了个电话回去:“没发现张耀阳,但是迟小娅跟沈梦瑶进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烧烤店两个人吃烧烤去了,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在里面,我们需要进去看看吗?”

  沈梦瑶穿着一身睡衣,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两下,眯着眼睛说道:“先不用管她俩,黄平,浪斌你俩明天想办法给尹恩妃给我弄出来就好!”

  “好,可是我们刚才发现跟着迟小娅的车不仅仅有我们这一辆,还有一辆车,看着好像不像是jc的车,不知道是哪路人。”

  “先不管它,把皇妃整出来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知道了!”

  “张耀阳我让你躲,看你这次往哪躲。”挂了电话后,秦子晴摇晃着杯中红酒,然后一饮而尽!

  烧烤店内,丫丫跟沈梦瑶要完肉串,又点了一沓啤酒后,丫丫想了想:“不对啊,刚才跟着我们的车是两辆车,而jc的车又在楼下停的,那另外一辆车里的人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