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可能还没搞明白现在的情况,现在的情况就是咱俩不管怎么做在张耀阳眼里已经是背叛他了,我们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没有挺他一把,反而去了害他的秦子晴那一边,张耀阳一定会急眼的。”

  “有没有可能耀阳并不知道咱俩叛变的事?”黄平打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跟我作对了,当初要不是为了汐汐,他也不能这样。

  “你想多了,迟小娅肯定会跟他说,即便迟小娅不说,潇洒哥那大嘴巴肯定也会说。”

  “哎!”黄平重重的叹了口气:“想当初咱们秩序五少多风光,多潇洒,怎么就弄到今天这地步了呢。”

  “扯那个没用,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咱们以前是兄弟,但在兄弟有难的没能伸手帮他,这就不叫兄弟了,并且黄平你在兄弟跟女人之间,你选择了女人,而我在兄弟跟利益之间选择了利益,咱俩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对于浪斌而言,兄弟两个字看似很重,实则如纸片一样薄,火一点就着了。

  “可是我心里始终有一道坎过不去,当初咱们的关系那么好,现如今不仅不能帮他,还要捅他一刀,我心里难受。”

  “你可别在这当了女表字还要装清高了,我问你,是汐汐能跟你风雨同舟的过一辈子,还是张耀阳能跟你过一辈子?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黄平忽然就不说话了,他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认识浪斌了,以前的浪斌给他的感觉就是胆子虽然小了点,但头脑圆滑够用,可现如今浪斌给他的感觉则是相反,甚至有些让他很不舒服,今天浪斌能将说背叛张耀阳说的那么自然,那么有一天他背叛自己岂不是也是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看来这种人还是不能深交,不然哪一天在背后捅自己一刀,自己都不知道……想起最开始在军营认识浪斌的样子,黄平便恍然大悟,看来人的性格早就是天生注定的,无论在怎么隐藏跟控制,终究还是会有爆发的那一天。

  有些时候不是叛变不够忠诚,而是看你给的诱惑大不大。

  “行了兄弟别想那么多了,咱们只要给皇妃弄走,秦子晴干掉了张耀阳了,以后的日子就风平浪静,你跟你的汐汐结婚过日子,我守着我的事业跟铂叔打拼一番,不是挺好的么。”

  “嗯。”黄平没在说什么,只是这声兄弟在听到耳朵里却显得那么的刺耳,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现在的美好生活完全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如果不是当初我带着他们发展,黄平,浪斌现在的发展最多也仅仅是地区的一个小jc而已。两个人进行完思想斗争以后,便准备去暴力抓捕皇妃。

  “等一下,情况有变。”就当黄平准备过去的时候让浪斌一把叫住。

  “姐,我肚子有点疼,去上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下哈,哪里也不许走哈。”柳儿的肚子猛地疼了起来,应该是来亲戚了,她着急忙慌的在对面的小超市买了包护舒宝奔着旁边的公共厕所跑了过去,跑到门口的时候想起我对她的叮嘱,于是她抻着脖子又说:“姐,你过来。”

  然后实在是憋不了了,赶紧找个坑就蹲下来了。

  “哦。”皇妃应了一声,便小跑着向公共厕所跑过去。

  “动手!”浪斌见时机到位便招呼一声,随后黄平一脚油门窜了过去,车子到了皇妃身边,侧门瞬间打开,浪斌伸手就是一拉,皇妃在惊愕中被拽上了车,随后车子驶离小区!

  ……

  另外一头,秦子晴跟铂叔两个人在车里等了很久,最终铂叔率先开口:“刚才浪斌打来电话,得手了,你可以找警察将他一举歼灭了。只要张耀阳进去,一切都结束了。”

  “王威,我已经将秦子晴抓到手了,我们就在游乐园这边,你可以部署计划行动了。”秦子晴点了点头,拿出电话给王威打过去后看了眼面前的游乐园缓缓的说道。

  “他一定会出现吗?”

  “肯定会出现的,如果他不知道是谁抓的人,我会亲自给迟小娅打电话,她百分之百能联系到张耀阳。”秦子晴脸色阴冷的说道。

  “好,记得不能伤害这个尹恩妃,我们只是在利用她帮忙抓罪犯。”王威看得出来现在的秦子晴有些狠,心里很是扭曲,不得不提醒她一句别做出格的事。

  “我心里有数。”说完秦子晴便挂了电话,然后看着一言不发的刘铂:“张耀阳解决后,我的秦式集团准备升你为副总,我想出国玩一段时间,公司的事可能要拜托给你了。”

  “我一定会给公司打理的越来越好,只要你相信我。”

  “呵呵,我相信你。”秦子晴这声笑容很是讽刺,她会相信刘铂吗?肯定不会,对于一而再,再而三因为利益而叛变的男人,信用度早就为零,顿了顿秦子晴又说:“黄平跟浪斌我准备在他俩之间二选一提拔一下,你看提拔哪个好?”

  “浪斌吧,这人有野心,有商业头脑,可以培养成你的心腹。”

  “黄平呢?我看着人挺实在的,没什么心眼,这种人培养成心腹岂不是更好?”

  “连耀阳都没能交下他,你认为你行吗?”刘铂反问一句:“黄平老实巴交的孩子,被感情所左右,现在为咱们做的这些事心里肯定纠结的不行,他随时都有反叛的可能,况且他适合做员工,不适合做领导,他没有那个大才。”刘铂看人很准的说道。

  “他们来了。”秦子晴刚想在说点什么,目光看向远处的时候,便发现浪斌跟黄平已经开车来到他们身边了。

  兹啦!

  浪斌打开车门,随后将满脸惊恐的皇妃拽下车,来到秦子晴面前说道:“秦总,人找来了。”

  秦子晴看了眼皇妃白嫩的胳膊上有被抓红的印子皱眉问道:“你们欺负她了?”

  “哪有,是她欺负我们,看看给我们咬的,抓的,我们是不得已才控制他的。”浪斌指着自己被皇妃挠的全是血印子的大脖子委屈的说了一句。

  啪!

  秦子晴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我不想听你废话那么多!”

  浪斌一愣,最终点了点头,低声回道:“是,秦总!”

  原本以为自己兄弟俩给她办成这么漂亮且难度极大的一件事回来后会得到夸张,结果非但没有,反而还挨了一嘴巴,秦子晴啊秦子晴,你的心里要不要这么扭曲跟变态!

  浪斌好歹也是个男人,被领导当着面这么抽嘴巴心里是很生气的,但他无法表现出来,毕竟要跟着她吃饭的,所以只好选择忍气吞声。

  当时黄平还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最笨也就没开口,少挨了一个嘴巴,赚了!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想法,这秦子晴的这个举动却让刘铂明白了些什么似的。

  为什么秦子晴只扇了浪斌而没有扇黄平?是黄平真的做错了吗?显然还有其它原因。

  当过兵的都知道,教官越是得意你,越是器重你,他就越会锻炼你,也就是所谓的折磨你,找你麻烦。

  教官跟秦子晴都一样,想想你到底是不是那个可塑之才。

  很明显,浪斌的表现是令秦子晴满意的。

  “你们两个忙了好几天了,累够呛,等九点财务上班了去那领奖金。”秦子晴冷着脸以后忽然语气又变得很轻,看了眼手表淡淡的说了一句,这种一个嘴巴一个枣的模式还是很让他俩受用的,两个人如蒙大赦般的感恩戴德的离开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也走了。”刘铂想要的是前程,并不想给自己惹太多的麻烦,今天抓了皇妃,弄倒了我,表面上这事就会迎来结束,我爸什么脾气他最明白,他们今天搞了我,我爸他们一定会炸,到时候老一辈的人再出来,结果是不可预期的。

  最终自己可能会赢,但一定会很惨烈,所以铂叔更愿意充当幕后军师,出谋划策,能不露脸尽量不露脸,免得招恨。

  “师傅如果没有老张家,你跟你妻子也不会离婚的对吧,你在张耀阳跟我二选一之间,你应该会选张耀阳的对吧?”秦子晴忽然挑着眉头问了一句。

  转身刚要上车的刘铂愣了一下,然后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回头对她说:“跟那都没关系,我在乎的是前程。”

  说完刘铂便上了车,留下一脸沉思的秦子晴,对于刘铂的这句话几分真几分假她不得而知。

  “妃儿,我是你的好朋友秦子晴,你还记得我吗?后面就是游乐园,我们一起进去玩好不好?”秦子晴笑呵呵的对皇妃说了一句,然后就想去拉皇妃的手,但让皇妃给躲开了。

  “你不是我的好朋友,你是坏人。”现在的皇妃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完全就是出于本能,虽然她的智力不到三岁,但她的记忆力却跟成年人一样,刚才他们是怎么给她抓到这里来的,面前的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凶那两个坏人的,她全部看在眼里,当下秦子晴跟她说话想要套近乎的时候,皇妃便本能的拒绝的往后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