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秦子晴确实没有伤害她的打算了,她的目标仅仅是我而已,所以她原地想了一下便迈步走向游乐园门口卖气球的那个人手里花五块钱买了一个小猪佩奇的气球,随后再次来到皇妃面前笑呵呵的说:“我不是坏人,呐,这个送给你好不好。”

  在看到气球以后皇妃的小孩子心性就显露出来了,伸手接过气球,非常喜欢。

  “我不是坏人,你看我刚才都打了那些欺负你的坏人对不对。我帮你出气了呢。”

  “嗯嗯,姐姐真好,嘿嘿。”皇妃嘿嘿傻乐一声,秦子晴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心里扭曲的她这时候终于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那个人了。

  “那姐姐就带你坐过山车,旋转木马,全是玩具,咱们去玩。”两个姑娘挺欢快的进去了。

  “姐姐你也来一起玩嘛。”买完票排完队以后,皇妃兴奋的坐在旋转木马上对秦子晴招了招手。

  “你玩就好,我看着你。”秦子晴笑呵呵的样子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俩是好姐妹呢。

  ……

  黄平跟浪斌两个人离开以后非常的郁闷,浪斌捂着脸蛋子:“糙踏码德,这一嘴巴子挨的真丢人!看看脸蛋子红没红?”

  “红你也是活该,这要是扇我,我肯定一飞脚蹬回去了,老爷们还能受老娘们那气,你也是完犊子。”

  “别吹牛逼,要不是她后台硬,社会你斌哥能贯彻她?码啦搁避晚上个娘们出出气。”

  “皇妃丢了一会耀阳就得发现,他要是调小区监控一看就知道是咱俩干的,非得急眼不可,我劝你这几天晚上还是消停的找个地方躲躲吧。”

  “没事,他是哪吒咋的,还能三头六臂不成,现在都躲着不敢出面了,皇妃这边的事业让他忙的焦头烂额,哪几爸有闲工夫来找咱们两个无关紧要的小马仔,咱该怎么地就怎么地!”说完浪斌提前下车了,奔着一家私人会馆走去。

  而黄平原地想了一下,就拿出电话汐汐打了过去:“哎,媳妇干嘛呢?”

  “打麻将呢,六饼!”汐汐将电话夹在耳朵上,随手打出一张牌。

  “媳妇别玩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等等呗,刚玩没多久,跟姐妹说好打满十六圈的。”平常我们在一起打麻将,一般都是输的不愿意散想赢回来,但是点子这东西一背就背到家,大多数结果还是输的,赢得呢又不好意思说走,只能配着输的靠,于是原本定好就玩四个小时麻将的我们到最后基本都会磕到让人昏昏欲睡,八个甚至十来个小时,实在扛不住了输家才极为不情愿的说散。

  其实输了输的最多的那一个,别人早都想散了,倒不是输赢的问题,必经的赌博这东西今天输明天赢很正常,主要就是心情这件事不好整,你讲好了玩几个小时就是玩几个小时,但是赢的人需要照顾下输的人心里,整的好像咱赢钱就跑是的,下回谁还跟你玩了。

  最后大家就定了一个规矩,那就是玩满十六圈,不管输赢,麻将一推,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吃各扎!

  所以讲好了玩几圈那就是几圈,毕竟大家都挺忙的,好不容易凑在一起打麻将也都是各自推了自己的事以后。

  “事情很重要,张耀阳。”

  “好,我知道了。”

  话只说了一半汐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当下将麻将一堆满脸歉意的说:“姐妹们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边出了大事必须得先离开了。”

  “你一天能有什么大事呀,老公那么优秀,公司高管,你成天逛街遛弯打麻将,也没见你有什么事,赶紧的,别听你老公的,咱们打几圈的。”其中一个胖娘们糊的正过瘾呢,哪里肯让汐汐走,按照她的估计,今天最少能赢一千+!

  “就是啊,我这输钱呢,上来玩了不到半个小时一把没糊,五六百干出去了,你说要走,我能乐意吗。”一个长得尖嘴模样的女人看着就蛮苛刻的。

  “姐妹真是抱歉,改天我请你吃饭行不?真有事。”汐汐说啥都不玩了,起身带着包急匆匆就走了。

  “真他ma扫兴,下回不跟这样的人玩了。”输钱的女人有点急眼。

  “人家老公是你老公领导,你不跟他玩有的是人抢着跟他玩,输点输点吧,就当上供了。”

  “可人家不会觉得咱们上供了,天天说自己牌技好,听的我都恶心。”

  几个女人逼逼叨的开始说着汐汐的各种不适,大多数女人她们的姐妹情谊很淡很淡,几乎是因为一点小事就轻而易举的不攻自破,当然这些女人也不在乎,她们年轻的时候比的是谁的男朋友帅,谁的男朋友对自己好,以后比的是谁的老公厉害,事业有成,再后来比的就是谁的儿子有出息……反正可以很肯定的一点,她们从来不会拿自己跟人家比,一旦比了,也是老公完蛋……我不知道这样的逻辑从哪来的,但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当然了,也有些很好的女人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些少数的女人就显得格外珍贵。

  你也可以换另外一种角度去想这个问题,那就是这些女人大多数一天没逼事,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侃侃大山,就当调节生活了呗。

  汐汐火急火燎的开车回了家,是的,他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了,黄平上位之后跟汐汐两个人一家一台车!

  “怎么个情况啊?”汐汐匆匆忙忙的回到家,就看见黄平愁容满面的坐在沙发上。

  “耀阳回来了,今天我跟浪斌听秦总的吩咐将皇妃给抓走了,耀阳一会知道了肯定得炸!”

  “然后呢?”

  “小区一般都有监控,耀阳要是看监控的话,肯定就知道是咱俩干的,他知道咱们的家,一定会来找咱们的,媳妇你收拾收拾东西,咱俩出去躲两天,等着耀阳去找秦子晴,让警察给扣住了,咱们就可以回来了。”

  “耀阳是个恩怨分明,有仇必报之人,咱们真得走。”汐汐很了解我,当下便打定主意反身回到卧室将房产证,存折,三金全都装进包里,两个人急匆匆的就要走。

  这时,手机猛地响了起来,黄平赶忙紧张的问道:“谁?”

  “秦总。”看了眼来电显示,汐汐将电话接通:“哎,秦总。”

  “汐汐你在干嘛呢?”

  “呃……我在家了,怎么了秦总?”

  “你家黄平回去了吗?”

  “回来了。”汐汐不知道秦子晴要干什么,但仍然对她说了实话,现在的秦子晴对于他们家来说,不仅是未来前程的保证,更是生命安全的保证。

  当初汐汐跟秦子晴合伙整我,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整死七爷,给老艾报仇。

  汐汐觉得我并没有将老艾报仇的事放在心上,心里一直有怨言,久而久之,她就觉得只要能杀死七爷,那么这个杀他的人是谁都无所谓了,于是就有了后来这些事情。

  当下我弄死了七爷,是被秦子晴设计弄的,也就是说汐汐是跟秦子晴一伙的,跟我是对立面。

  “我刚才想了想,我估计皇妃丢了,张耀阳一定会先找你们的,本来我想的是直接联系他让他来找我,然后警察扣住他就完了,但我怕他知道这是个计,会先来找你,你俩应该……”

  话没说完,汐汐便说:“我们刚才也这么觉得,所以想出去躲两天。

  “不,躲不是办法,你听我的,你俩就在家等着他来,然后我直接喊警察堵你们家门,那样他就没有一点办法,相信我,你们不会有危险的,前脚去找你们,你给我打电话,什么都不用说,手机通了,我就让警察进来!”

  “……知道了,秦总!”汐汐听完秦子晴的话沉默半天,最终咬牙答应了。

  “秦总啥意思?”挂了电话,黄平张口问道。

  “秦总说让咱俩在家等着,等着张耀阳上钩,并保证我们不会有危险,他前脚来,后脚就会被抓。”汐汐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

  “为什么要来找我们?这样不是更麻烦了,她怎么不直接给他打电话?”黄平特费解的问道,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增加了他们的危险,谁也不确定一旦我出现会直接对他俩动手还是怎样。

  “呵呵,秦总是想彻底给咱俩绑在船上,不让下啊,这个女人心计太深了。”

  如果说黄平他们以前“投敌”这件事我还能有那么一丝希望原谅他们的话,毕竟那是秦子晴设计的计划,但现在他们要用自己当诱饵引我上钩,那就等同于彻底跟我决裂了,好一招借刀杀人。

  “咱可不能答应她,赶紧走。”黄平觉得这事不靠谱,便拉着汐汐的手要走。

  “要走?你能走的了吗?咱们现在没的选择。”汐汐脸色很不好看的坐在沙发上:“唯一的希望就是耀阳能念在旧情不要一见面就对杀我们吧。”

  “没那么严重吧,毕竟咱们跟他的关系还不错。”

  “黄平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话说的你自己信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