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不知所措的搓着手掌,感觉自己头皮发麻:“早知道现在这样,当初就不该干这种事,唉!”

  “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用,我从不后悔自己干了这件事,他不去杀七爷,难道让你去吗?”汐汐面无表情的怼了黄平一句:“秦总说了咱们在家里等着那就等着好了。”

  黄平感觉不太靠谱,皇妃成了那个样子,他根本不知道我会采取怎样的报复,我杀七爷的时候那是说杀就杀,我整死舒泉祥的时候也说扔就扔,现在的我给他的感觉更恐怖,与其说秦子晴心理扭曲,那我就是那个杀人狂魔。

  他不能让汐汐跟着受危险:“这样,我自己在家等他,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当过兵,我俩要是真干起来了,也能支扒一会儿,你在家里反而是一种拖累。”

  说完黄平便跑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放在怀里,汐汐看了眼,随后摸着黄平的脸蛋笑道:“我很幸运这辈子能够遇见像你这样对我好的男人,遇到危险我就跑,那我汐汐成什么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我饿了,你给我煮碗鸡蛋面。”黄平还要说些什么,让汐汐给打断了。

  “好!”黄平什么都不说了,进了厨房就开始忙活,不管怎么样,一切都是命了。

  ……

  刚从厕所出来的柳儿肚子疼的要命,没当过女人永远无法了解这种痛。

  几乎是弯着腰捂着肚子从厕所迈着小碎步挪出来了,柳儿想着下辈子可不能做女人了,又是来事又是生孩子的,太他ma痛苦!

  咦?我姐呢?跑哪玩去了?

  “姐,姐,你别藏了,我看见你了袄,快出来,我领你买好吃的。”汐汐向四周喊了一圈,也没有发现皇妃的任何身影,当下有点慌:“别调皮了袄,妹妹生气了,我生气可走了诶?”

  然而依然没有任何回答,也不见任何身影,这时柳儿感觉有点慌了,刚才自己蹲坑的时候好像听见急刹车的声音以及皇妃叫了一声的声音,当时她肚子疼的恨不得快要晕过去了也在意,此刻就觉得可能出事了,她疯狂的在周围开始奔跑,寻找,又存文门口的保安,结果谁都没看见!

  “坏了!!”柳儿心里咯噔一声,随后蹭蹭蹭的跑上楼。

  屋内,我爸他们的争吵非常激烈,大概的内容就是沈梦瑶希望我偷渡到国外生活,危险肯定是大,最起码不用坐牢受罪。

  而我爸的意思是绝对不能让我去,金三角那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制d基地,全世界的罪犯都跑到那里,我若是去了,一样九死一生。

  “张浩,我发现你怎么这么轴,你让耀阳去坐牢,王威在里面运作,那不是给他往死逼吗?”皇妃跟柳儿下楼的时候,沈梦瑶跟丫丫回来了,沈梦瑶急眼了,蹭的一下站起来,那架势就跟要揍我爸是的,看的我都害怕了。

  “沈梦瑶,我发现你脑袋好像不好使,耀阳做错了事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逃避算什么?难道让他逃一辈子吗!”我爸针锋相对的回道。

  “我说没说让他偷渡到金三角,那里全都是罪犯,人家活的依然好好地,他愿意往出起就从那个地方起,起来也没人敢动,若是不起,在那边苟且偷生,平淡的过着不也挺好!”

  “你当我不知道国外偷渡以后的生活吗,除了做苦力就是往起制毒,你看他这个熊样的像是能做苦力的样子吗?啊!”

  “人家耀阳怎么就不能吃苦了,他比你强!”

  “呵!”我爸一声冷笑:“他能赶上我半点本事也不至于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你别吹牛逼,没有你爸当初的那个铁子,你现在早他ma被枪毙了,在这跟我装啥啊。”

  铁子在我们东北不仅是好朋友,好哥们,也是情人的关系。

  沈梦瑶倔我爸,那真是一点面子不带留的,倔的嘎嘣嘎嘣的。

  你就看他俩发生最激烈的争吵,然后其他人吓得都不敢吱声,全都看他俩吵,目前他俩的办法就是现在唯一的办法,所以谁吵赢了,就听谁的。

  我挺无奈的看着他俩,看着沈梦瑶快被气炸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帮忙:“爸你别跟我沈妈妈这么说话,她也是为我好。”

  “你给我滚一边去,现在没你说话的份,看你就烦。”唉,我爸还是将怒火转到我身上了,这样也好,沈梦瑶只是我的干妈,跟我没有血缘关系,却能为了我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上心,这份情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她大可以撒手不管我,没必要受这一肚子气。

  显然,我爸在这里跟她这样吵显得不合适。

  “冲孩子发什么火,有本事你冲我来!”沈梦瑶打了个酒嗝:“我告诉你,这事必须听我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让耀阳去自首,行,你牛逼带着人去给王威干死,去给王威身后的人都弄死,这样我保证不拦着耀阳去自首!”

  我爸让她噎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吭哧瘪肚半天,最后红着脸冲旁边的王禹说:“管管你媳妇,喝点酒就要上天!!”

  “我媳妇说的挺对的。”王禹弱弱的跟着说道。

  “你就惯你媳妇吧,早晚惯坏了。”

  “他媳妇他不管着谁惯着。”沈梦瑶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你现在没醒酒,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等你醒酒了咱在说!”我爸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点了根烟。

  再看迟小娅虽然不想睡,酒精过后上来的那个困劲实在让她抗不了了,整个屋子都是天旋地转,最终还是没忍住呼呼睡了过去。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我妈听见柳儿的敲门声后就给门打开了,一进屋的柳儿就着急忙慌的说了一句。

  “怎么了?”我心里咯噔一声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皇妃,皇妃她不见了!!”

  唰的一声,我冲到柳儿面前瞪着眼珠子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说啥?谁不见了?我不是让你看着她么。”

  “耀阳你别这样,我害怕。”

  “吓到人家小姑娘了。”王禹挺和善的走到柳儿身边:“怎么了,慢慢说。”

  “我刚才肚子痛就上了个厕所的功夫,出来就看不见我姐了,怎么办啊,她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柳儿急的差点要哭出来。

  砰的一声我直接冲出门外,让我爸一把给拽住了:“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柳儿!”

  “你好像傻是不是,楼下全是jc,你现在出去,柳儿找不到不说,肯定让jc给扣住!”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先别慌,他们的目的不是小妃而是你,我们要做的先是搞清楚抓走小妃的这伙人是谁,万一是jc抓走引你上钩的呢,你岂不是自投罗网!”我爸冷静,理智,条理清晰的分析了一句,如果真的是jc抓走的皇妃,那她就不会有事。

  “不会是jc抓的人,他们没有权利抓人,肯定是去秦子晴他们抓的人。”我几乎要疯掉了一般,是她们当初将皇妃撞成那个样子,现如今又一次的给抓走了,我不敢想象她们还会对皇妃做怎么样的事情。

  “一分钟都不能等了,她太危险了,你呀你!!”我咬牙切齿的指着柳儿,想了半天也没能说她什么,她对皇妃的感情非常深,毕竟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此刻柳儿也非常的懊悔,再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皇妃!

  “你先在家等我十分钟,我去一趟门卫室调下监控。”

  “我也跟你一起去。”

  我爸说完,沈梦瑶便跟着一起出去,刚刚还吵得不可开交的二人此刻就挺好的一起出去了,仿佛刚才那一幕完全没有出现似的。

  要不是情况不对,我还真想知道知道这两人是有着怎样的感情,怎么可能前一秒吵得昏天暗地,后一秒依然跟没啥事一样呢?

  这我要是沈梦瑶,对你们家那么关心,完了你还气我,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了。

  “我也跟着去看看吧。”王禹穿上皮鞋,眼神里满是担忧。

  我在家里急的直转圈,心里就是很慌,柳儿一直在那哭,哭的我这个心烦。

  “你别他ma哭了,安静会。”我呜嗷一声冲柳儿喊了过去,后者吓了一哆嗦,看着我的眼神充满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柳儿非常非常的自责。

  我也没在说什么了,就坐在椅子上在那抽烟,咣的一声丫丫从椅子上歪了下去,然后醒酒了。

  “哎呦我草,疼死我了。”丫丫脑袋磕了一个大包,茫然的从地上爬起来,这是哪?我是谁?在干嘛?

  丫丫露出有些懵逼的眼神看着我。

  “这点逼酒让你喝的。”我彻底被她给打败了,直接丢给她一记大白眼。

  “口干。”丫丫对我说:“快给我接杯水,渴死我了。”

  我直接将桌子上刚才自己没喝完的半杯水递给她,她看了眼挺嫌弃的说:“我才不喝狗剩!”

  “你爱几爸喝不喝。”阳哥现在郁闷完了,哪有心情伺候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