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sei俩呢!”丫丫瞪了我一眼,也跟要揍我是的,嘿?我草,我们老张家的男人是天生就被人恐吓的么。

  “我没心情跟你哔哔!”再次丢给她一个大白眼,不停地裹着香烟。

  丫丫也看出来我的心烦,她用余光瞥了眼柳儿,又带着撒娇的语气对我说:“求求你了,阳宝,我是真难受,给我接一杯水呗。”

  “服了你了。”我被她墨迹的心烦,便给她接了杯水,恶狠狠的说:“喝吧喝吧,呛死你,小姑娘家家的没事喝大酒,一喝还喝一宿,以后还得了。”

  “谢谢。”丫丫咕咚股东将杯中水都喝光了,嗓子还是挺干的,便将被子伸到我面前:“我还要。”

  咣的一声,我将热水壶拍到她面前:“自己倒!”

  “粗暴。”丫丫声音挺轻的,眼神里尽是温柔。

  砰砰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妈赶在我之前将门给打开,一脸紧张:“查到了吗?”

  “查到了,就以前老跟你一起玩的那两个人抓走的。”我爸直接将手机录下来的监控录像给我看。

  “我糙踏吗,这俩吃里扒外的东西!”看见录像后,我破口大骂。

  “我看看。”丫丫也凑了过来,看见这个录像后说:“这俩人真是没救了,准备一条路走到黑了!报警了吗?”

  “我他ma去找他们!丫丫他俩住的地方还是以前的地方吗?”我没有表情的看着丫丫问道。

  “我带你去!太过分了,他们害了皇妃一次,竟然还想要害她第二次。”丫丫也急眼了,我俩一前一后的就要出门。

  “报警吧,这事报警最好。”王禹说了一句。

  “报警没用,他们是奔着耀阳来的,说不定现在他们家周围肯定全是警察,你前脚出现,后脚就得被抓。”丫丫冷静的说:“我跟张浩叔叔他们去,你在家等着。”

  “我怎么可能在家等着,我不等!”这种情况我是必须要出现的,他们不是找我么,那行,我就出现!看看你到底想搞什么。

  “你们等会,我给张健洲打个电话。”话音落,我爸掏出手机给健洲叔拨打过去,结果对面却是关机,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要执行任务,电话不得不关机,而傻子也能明白他所谓的执行任务是干嘛。

  “你不能去,太危险了。”我爸皱着眉头说道。

  “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不能在家坐以待毙,他们想找的是我,如果我不去,皇妃还会受到什么样的危险没人知道,如果我不出现,下一个将会是谁受到伤害更不知道,跟她的恩怨总是要解决的!”我对丫丫说:“你给秦子晴打个电话!”

  忽然间我爸觉得我长大了,有了担当,也好,那这件事就让我去解决吧!

  丫丫点了点头随即给秦子晴拨了打过去:“通了!”

  “电话给我。”接过电话,我要准备跟秦子晴好好地聊一聊。

  然而游乐园的秦子晴看见来电显示是丫丫后,便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

  “挂了?”我忍不住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我是张耀阳,你在哪儿?”

  秦子晴见到这条短信仍然没有选择回复,而是对皇妃说:“我们去那边吃个冰淇淋好不好?”

  “好呀好呀。”皇妃是彻底玩嗨了,嗨到连家都不想回了,随后秦子晴便领着皇妃往冰淇淋那走去,两个人一人要了一杯坐在撑阳伞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打电话直接挂,发短信不回,她到底要干什么。”我怒了,随即再次给秦子晴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你他ma敢砰皇妃,老子一定要你命。”

  然而第二条消息依然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我再也坐不住了,当下冲出门口,丫丫紧随其后的追了出来。

  “你不许去。”

  我妈张口要拦住我,却让我爸给拦住了:“孩子长大了,他有他自己的选择。”

  “还让他选择,之前他的选择没有一次是正确的!”

  “张浩说的对,耀阳已经快要二十五岁了,做什么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没发现这孩子这次回来有些不一样了吗?”沈梦瑶跟着开口说:“刚才我们那么激烈的争吵,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我们,似乎无论我们做出哪些选择,在他心里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那日他能在汪金叶的结婚现场将舒泉祥从楼上扔下来,这说明了什么?张健洲说还在楼顶上面发现了狙击枪,说明他们原本的打算是想杀了耀阳,但被耀阳反杀,足矣说明这孩子的反侦察能力高人一等,现在的他不是冲动的,而是成熟的,我们对他有信心一点,即便真的被警察抓住了,那么也就是命了。”

  我妈想到我被警察抓住然后枪毙的样子,面如死灰,扑棱一声坐在地上。

  “我们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这样偿还。”

  ……

  楼下负责守这边的jc,两个人看见张浩等人进了保安室,随后没多久又离开了,这俩jc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经过询问后,门卫室将录像给这俩人看了。

  其中一个青年说:“张耀阳可能就在楼上!”

  另一个不解的问:“为什么?”

  “尹恩妃被人抓走,张浩等人立即下来,然而到现在上面都没有任何动静,说明了什么?”

  “什么?”

  “说明一定是有问题的,上头给的资料是,这个尹恩妃差点成为他们的儿媳妇,然后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他们家对于她一定是有愧疚感的,对她的疼爱必定是百家宠爱,但是!!!问题来了,他们明知道这个人被人抓走后却无动于衷,说明了什么,事出有因必有妖!”这名jc条理非常清晰的分析着!

  “你说的她ma很有道理,不干刑警侦查都几爸浪费人才了。”另一名青年挺佩服的对其竖起大拇指。

  “你在这埋汰我了,我说的一定是对的,咱俩不能在车里坐着了,走,去张浩他们家看看!!”

  话落,两个人便不再犹豫奔着我爸家走了过去。

  于此同时,我跟丫丫快步的往楼下走,我们即将碰面。

  离得老远,我就听见有两道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猛地停住身子,躲在这个拐角处从兜里拿出镜子悄悄的放在地上,透过镜子的反光面,看见两名便衣正急匆匆的向我这边走来,如果不出意外,不到三十秒以后我们必将装个满怀!

  jc便衣跟普通人非常好分辨,普通人走路大多数都是走的很随意,很jc走路一个个都是表情严肃,身子板挺得很直,走路自带风声。

  很显然这俩人是奔着我们家来的,即便我现在回家躲着也来不及了。

  “jc来了怎么办?”我是分析出这俩人是便衣的,但丫丫是真的认识这俩便衣,平常没少跟着她。

  呼吸间,这俩人已经走了过来,来不及我多想,直接将丫丫压倒墙角,然后冲着她吻了过去。

  我们装成在热吻的情侣,这样一来我高大的身影刚好遮住丫丫娇小的身躯,同时他们只能看见我的背影却看不见我的脸,我们可以很好的互相挡住对方。

  同时他们更不可能抻着大脖子凑到我们跟前看我们接吻吧?

  然而我也不是赌神周润发,他们要是单从背影就能分析出我是张耀阳,那得牛逼成什么样儿。

  换句话说,他俩要是真那么牛逼,就不能再这里当个小守门的小jc了。

  “你干嘛……呜呜呜。”

  丫丫还没反应过来,我直接亲了上去,丫丫的嘴唇跟别的姑娘不一样,她的嘴唇不管什么时候亲上去总是给人暖暖的感觉,并且她几乎不抹任何唇膏,双唇就是那种最原始的味道,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很甜。

  当然了,眼下的我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

  而丫丫则是不同,她就感觉一股电流从身上传了过来,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瞪着一脸懵逼的大眼睛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这个味道是十二年前的味道,那是第一次我们在小树下接吻的味道,那时候的自己很怕,我也很怕,我们两个人都有些紧张跟害怕,然而两个人懵懵懂懂的少年在害怕跟忐忑还有一丝幸福中,完成了亲吻。

  到现在丫丫都忘不了那种味道。

  所以丫丫哭了,她是为过去而哭,为怀旧而哭。

  “我草。”这俩jc明显没能反应过来这有一对接吻的情侣,愣了下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现在时代越来越开放了哈。”另外一名jc笑了笑,两个人也没在说什么,急匆匆的奔着我爸家走去。

  我跟丫丫将身子压的更低了,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这俩jc身上,而丫丫就将注意力全都放在接吻上。

  以至于后来丫丫非常动情的搂着我的脖子,“赊头”也伸了进来(敏感字我都用谐音字代替了,大家应该能看懂)。

  看着丫丫一脸认真投入的样子,我忍不住有些不舍得打断她,这些年她过得太不容易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