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瞬间我让丫丫给我撩拨的真想不管不顾的给她拉到宾馆low一下子!

  还好阳哥的理智战胜了冲动,任由她占我一会儿便宜后,我便推开她:“jc走了。”

  被推开的那一瞬间丫丫明显露出失望的眼神,二话不说搂着我的脖子又要亲。

  “我现在没那个心情。”说完,我便再次拒绝丫丫,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开,这个女人一旦动情起来,那真是如狼似虎……

  “王八蛋。”丫丫意犹未尽的抹了把嘴巴子,上面仍有淡淡的甜味,这种感觉真他ma爽!

  丫丫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承认了就感觉自己好像挺浪是的,说真的,已经走到青春期末尾阶段的她,连一次成年人该做的事都没做过,说出去的确让人有些笑话了。

  出了楼道这才发现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阴暗下来,空中洋洋洒洒的下了白雪,这是有冤屈的征兆吗?

  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与迟小娅一前一后的上去了,迟小娅告诉了司机我们要去的地方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黄平家。

  一路上司机师傅不停的通过后视镜瞄着我,总感觉我在哪见过似的,一时间蒙住了又不知道我是谁,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司机师傅这样想着。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一直在用余光瞄着迟小娅,只见她满脸通红,握着小粉拳不知道思考着什么,好似还在回味着刚刚的那一吻。

  我用胳膊碰了碰她的肩膀调侃道:“你要是真的寂寞了,等会我救出皇妃,咱俩找个宾馆……”

  “滚!少在那没屁搁楞嗓子!”丫丫知道我在扯犊子,便用手在我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圈。

  二十分钟后,我们到了黄平家楼下,司机师傅回头说:“到了。”

  “给钱。”一声令下,丫丫很自觉地从兜里掏钱,而我便是从兜里将那张人皮面具拿出来戴在脸上,随后对丫丫说:“我先下车,你在车里跟着师傅在去转一圈。”

  “不,我要跟着你。”

  “周围全是jc,你他ma要是想害死我你就跟着我。”顿了顿,我感觉这话说的有点过于沉重,接着换了一种语气,调侃她:“我要是被jc抓进去了,下回谁跟你亲嘴?”

  丫丫刚刚还被我凶的一愣一愣的,听完我后面的话,再次在我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圈:“注意安全!”

  “没几爸事,老子命大!”说完我便迈着坚定的步伐下了车。

  “师傅你在往前面开一开吧,到路口拐弯的那个地方下车。”丫丫想了想仍然不放心离开。

  “好!”司机师傅将车子行驶了不到三分钟的时候便将其停了下来,迟小娅慢慢的走下车,然后溜溜达达的往回走,观察周围的情况。

  “下面播放本市新闻,犯罪嫌弃人张耀阳……”出租车里的收音机忽然响起这样一条新闻,司机叼着烟随意的听了一会儿后,猛地身子一抖,完了拿出手机在出租车的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条语音:“哎,我糙踏码德!我刚才拉了张耀阳,就是那个杀人犯,你们敢信?”

  刷,很快就有人回复他:“大白天的是喝酒了还是觉没睡醒?”

  刷,又有人回复他:“不吹牛逼,你还是我的好大哥!!”

  司机顿时急眼:“儿子编,是真的杀人犯张耀阳!!”

  “我们没你这样的大儿子。”

  “哈哈,根本养不起你好么。”

  “张耀阳杀你没?下辈子投个好胎,不要在做人啦。”

  一时间朋友圈内开始了无数调侃,没有人会想到我竟然真的敢露面,而司机师傅见怎么说都不信,也放弃了争辩,他拿出手机搜了一下,果然张片跟刚才我的样子完全重合。

  肯定是他,不然也不会戴着一个假的人皮面具来遮掩自己的真是面目。

  要不要报警?司机师傅这样想着。

  最终他决定放弃了,自己就是一普通的哥,惹不起这样的杀人犯,万一人家知道是自己报的警,回头在找自己报仇,可就麻烦了。

  安全起见,司机师傅便开车接了下一单。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老陶一样为了金钱肯去冒险,还有一些人他们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没有很多钱,够花就行,不是大富大贵,老婆父母身体健康,小孩懂事孝顺即可。

  富人有富人的活法,穷人有穷人的活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我们不必去羡慕谁,兴许他也在羡慕你。

  这张面具很管用,走的这一路也没有任何jc发现,几乎是很顺利的变走到了黄平的家门口。

  “哎,奇怪诶,这里为什么一名jc都没有?”丫丫扫了眼四周后很奇怪的嘀咕一声,随后拿出电话给我爸打了过去。

  “喂??!!”

  “张浩叔叔,我们到了黄平家楼下了,但是周围一名jc都没有,怎么这么奇怪呢?”迟小娅感觉不对:“按理说他们应该会猜到耀阳来找黄平的啊?难道是他们都在秦子晴那边了?”

  我爸沉默片刻,琢磨了一会儿:“等我看看能不能联系健洲。”

  话音未落,我爸的手机就来了一条短信:“jc全在黄平的家里,让耀阳不要去找他,这是诡计!勿回。”

  这个号是一个陌生的号,语气绝对是张健洲,我爸猜想应该是行动开始后,他们的手机全都被没收了,所以张健洲迟迟发不了消息。

  我爸心里咯噔一声,赶忙对丫丫说:“快点拦住他,jc都在屋里!!”

  “晚了,他已经上去了。”原本以为我的打算是找完黄平算账后,便从他们家窗户离开,那样我就能很安全的离开,没想到他们竟然提前进了黄平的家里,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咚!咚!咚!

  我重重的敲了敲黄平家的大门,屋内的黄平跟汐汐同时看向门口,心里咯噔一声:“他来了。”

  “媳妇你进屋跟他们呆在一起,我会会他。”黄平看了眼卧室,心里仍然很慌的说了一句。

  “我不怕,陪着你。”汐汐仍然固执的坚持留在客厅,就在十几分钟之前,黄平跟汐汐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给秦子晴打电话,让jc进屋来抓我,这样比较安全一些。

  “好!”黄平有些哆嗦的打开大门,然后看见的就是已经人皮面具撕掉后面无表情的我,他的声音有些哆嗦,下意识的喊了句:“耀阳哥……”

  “我*你妈,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我直接上手来了,从怀里掏出菜刀奔着他脑袋砸了下去!

  “啊!!”汐汐吓得一声惊呼,原本以为我会跟他们有点啥对话的呢,想不到我根本不废话,提刀就砍。

  他们如此坑我,还想让我跟他们有个屁的对话,直接剁了黄平我心里才解气。

  黄平也是当兵出身,身手好的一逼,我这一刀下去他很好的躲过去了,紧接着一脚向我踢来,我往后退了几步,同时左手猛地一抓扶手,避免倒下去的同时也不能让他趁机将门关上。

  “黄平老子对你这么好,你就这么对我是吧,咱们谁他ma也别过了。”我猛地再次出刀,刀刀奔着整死他为目的去的。多的人我都杀了,也不他ma差这一个了!

  唰!

  就在这时,屋内卧室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随后一群jc从屋内拿着枪出现了:“不许动!”

  我愣了一下,嘴里骂了句你*逼,然后转身就想跑。

  砰!刷!

  楼下的卧室的门也都开了,一嗷疯的从下面又上来一堆jc,我一看自己就完了,这一次完全的被包围了。

  我不甘心的扫了眼四周,现在连一个跑的地方都没有。

  “张耀阳自首吧,你跑不了了!!”这时,黄平眼里经过短暂的挣扎后,身子猛地向前一探,挥着拳头便向我袭来。

  这一拳头看似力道很大,实则对我造不成任何伤害,反而很轻易的就让我给抓住了,也可以说黄平是自己往我怀里扑的,他小声的说了一句:“劫持我!”

  声音很小,我却清晰的听见了这句话,然后直接拿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对众jc说:“都他ma给我退回去,动一步,老子杀了他!!”

  “张耀阳你跑不了了,速速投降!”张健洲领队,语气正直的说道。我抬头扫了眼健洲叔,眼神很冷,根本不废话,迅速的从兜里拿出一把匕首对着黄平的小腹噗嗤就是一刀,然后再次将刀顶在他的脖子上眼睛红红的说道:“*你们妈都给老子退后,老子要了他的命!”

  jc他们有个义务,抓罪犯的时候,一定不能让人质受伤,哪怕他们自己受伤都行,所以眼下我抓着黄平当人质,很好的延缓了他们抓捕我的行动。

  张健洲是巴不得有借口不抓我呢,就算回头王威怪罪下来,他也有借口说些什么。但他的职务告诉他,有些话还是要说的:“你把人质放了,我亲自去给你当人质!”

  “呵呵呵,你当我傻么,都给我退后!!”跟我健洲叔说话肯定不能他ma他ma这样说,更不会脏话连篇,这是最起码的尊重,我冲着其他人大吼着,然后拽着黄平一点一点的下楼。

  “开枪!”张健洲肯放过我,但随队跟来的另外一名jc明显是王威的人,王威就怕张健洲有私心,所以特意派了这样一个来。那个人不管不顾的喊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