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声命令明显让那些jc有些懵逼,按常理来说,这是不合法的。

  “开枪,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杀人狂魔跑了!”中年jc再次喊了一声:“有什么问题一切的后果我承担!!”

  “你他ma什么意思?”张健洲顿时急眼了,扭头向这个中年jc质问道。

  “我们什么意思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中年jc特意说的我们而不是我,那意思就是他现在说的话代表的是王威。

  张健洲愣了一下:“这不符合流程!你等同于让人质受到生命危险,我们身为人民jc不该做这样的决定,我不同意开枪。”

  两个带队领导此时给出两种不同的声音,让那些手下很难办。

  他们开枪也不是不开枪也不是,只能端着枪为难的指着我,然后没有一个敢动弹的。

  说真的,他们要是真的开枪打死我,或者我狗急跳墙干死了黄平,那么这名开枪的jc会不会摊上事没人敢确定,一帮人出警,他们没有人会傻到先开枪的,就算抓到我,最后的功劳也是上头那些领导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场面一时有些僵持不下。

  “不许开枪,我老公死了,我就告死你们。”汐汐一看这他maJC也不靠谱,还要让黄平面对这样大的危险,当下也急了,冲着他们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嗓子,这样更没人敢开枪了。

  “你们都不听我的话是吗,我让你们开枪。”中年jc气呼呼的朝众人喊了一句,脸憋的通红,但仍然没有人去响应他,甚至一个个都不去看他,这些人眼神坚定的放在我身上,目不转睛!

  这名中年jc气不够,随后自己掏枪准备干我:“你们不开是吧,我来!!”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这名中年jc捂着被汐汐咬着胳膊的手,吃痛的叫了一声,随即张健洲趁机夺走他手里的枪,命令道:“让他走,手里有人质呢!”

  “这……”这帮人还是很犹豫,就这么让罪犯走的话,怕是太轻易了吧,他们处心积虑的布置这么大规模就是为了抓罪犯,可是领导都发话了,他们不得不照做,开枪肯定是不敢开的,没人愿意去惹这个不必要的麻烦。

  然后我就一点点往出退,这帮人就一点点给我散开,当下拽着黄平下楼的时候,我心里忐忑的不行,精神也是高度紧张,我感激的看了眼张健洲,后者以一个别人注意不到的角度对我点了点头。

  这一次如果没有张健洲,我怕不是真的要折在这里了,这个中年jc明显是奔着整死我为目的的,而张健洲本来就在局里有着非常不好的影响,因为我俩的关系缘故,惹得下面的人议论纷纷,上面的领导对他不满,现在的他在局里可谓是日子非常不好过,今天这事一发生,肯定会给上面的人找到机会,他回去免不了又是一顿麻烦。

  健洲叔,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

  “都他ma给老子退后,不许跟上来。”拽着黄平一步步往后走,冲着他们喊道。

  而这帮人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我往后退了一步,他们跟着一步,怎么甩都甩不开,同时我都担忧的看着身边,生怕暗地里在藏着一批人阴我一下。

  咯吱!

  一辆车猛地停在我身后,一个全副武装,脸上围着厚厚的围巾,又带了一个大墨镜,除了身上的胸能让我看出是个女的外,其它还真不知道她是谁!

  “上车!”车主冲我喊了一句,当下我也不再犹豫,连忙上了车,同时拽着黄平这个人质。

  车子唰的一下便驶离这座小区,张健洲眼看着我逃跑了,这才开口:“追!”

  随后一帮人纷纷上了警车便开始追我,不过事先他们为了将我一举歼灭车子都藏在挺远的位置了,以至于他们找到车在想追我,我早就不知道开哪儿去了,而他们在各个路口设置检查关卡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也不打算往出跑。

  “张健洲,我让你放他,看看这次你要怎么跟领导解释。”中年jc气的满脸通红,哼了一声离开了。

  “我只是公事公办,领导肯定会明察的!”张健洲不卑不亢,铿锵有力的回了一句,他并不怕上面的那些什么领导,他知道他们即便看他不爽也动不了,毕竟自己后面站的是沈y军区,代表的是曾家,哪能轻而易举的就让自己倒台呢,如果自己倒台,那么曾家在东北的那些生意可就要做一个滞留。

  培养一个人不容易,培养自己家的一个心腹更不容易,培养出自己家的心腹还得是高官几乎是难上加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曾家是不会放弃张健洲这个人的。

  只是碍于他们的身份跟地位,有些时候漂亮的话要会说,得体的事要办的漂亮。

  “没事,叔,到时候我给你做认证,码德,奔着整死我们家黄平去的啊!”汐汐也挺来气的走到张健洲身边说了一句。

  张健洲想了想,随后没理汐汐便走掉了,他也知道汐汐是害我的人之一,对于这些人,他并不想说什么。

  “健洲叔!”汐汐忽然叫住了他:“我知道连你也怪我,可是我不能看着老艾枉死,他是从你手下带起来的,而他的死你们除了安慰几句外,便没有其它任何表示,皇妃仅仅是成了低能儿,张耀阳就为了他杀了这么多人,而你们都在尽心尽力的保他,凭什么老艾就得死的这么委屈,我不服!”

  张健洲身子猛地一抖,回头生气的说:“艾新的死我一直记在我心里,我要用最公正的法律手段来制裁他,本来就在我证据收集的差不多的时候,你们却给张耀阳算计了一把,打破了我所有的计划,这事我还没来找你,你反倒不愿意了是吗。”

  “你别骗我了,我什么都懂,他们背后站的是王威,连你这么大的官在他面前都要畏惧三分,怎么可能搬动他!”

  “真是个傻子,他王威是牛逼,但他也只是看在秦子晴的份上,两个人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他王威也不是傻子,你觉得像王威那种高高在上的人允许自己的女人还被别的男人睡吗?他是最希望七爷死的人!而且你想想舒泉祥为什么死了?明明在抢救室都已经抢救回来了,真是个笨蛋!”张健洲气呼呼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身便走,留下一脸呆滞的汐汐。

  报仇是对的,可若是让仇恨冲昏了头脑,那么一切都变得有些不是理所当然了。

  “健洲叔,我错了。”汐汐短暂的沉默片刻后猛地大喊起来:“叔,黄平让张耀阳抓走了,他会不会有危险,您帮我给耀阳打个电话,求求他不要伤害黄平好么。”

  健洲叔再次停住脚步,回头过来已是无尽哀伤:“我不知道耀阳为什么会拿你们当兄弟姐妹,说真的,你们一点都不配!”

  “对,我们不配,是我们不好,求求他不要伤害黄平好么。”汐汐大脑此刻相当的乱,根本就没有听懂张健洲话里的意思。

  “他跟你们不一样,也许在你们眼里他是个杀人犯,在我眼里他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说完,张健洲便真的离开了,无论汐汐在后面怎么喊,张健洲都没有在搭理他了。

  ……

  半个小时后,某郊区田地内,雪越下越大,一辆普通轿车停在田埂边的街道上。

  “你他ma给我下车。”我抓着黄平的脖领子就下了车,黄平的伤口此刻已经停止了流血,但身体很是虚弱。

  我砰的一拳砸向他的面部,他往后一倒,紧接着我立刻骑在他身上咣咣的给他一顿打,嘴里不停地追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打着打着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我拿你们当亲兄弟对待,你们一个个都他ma想害我,秦子晴为什么搞我,你为什么背叛我,你们将皇妃怎么样了,*你妈!!”

  “如果打我能让你消消气的话,你打吧。”黄平满脸血的冲我说道:“是我对不起你,今天你就是干死我,我也没有半句怨言,我跟汐汐欠你们的,我来还,只是希望你不要在找汐汐的麻烦了,她真的很不容易。”

  “我去你码,她不容易我容易是吗?她不容易皇妃容易??我他ma想知道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你们了,说!!”我耗着黄平的脖领子对着地面咣咣一顿猛砸。

  黄平就不再说话了,任由我发泄。

  迟小娅看不下去了,从车里走出来拉住我,轻轻的说:“下雪了,别打他了,血都已经干涸了,再打你兄弟就死了。”

  “他不是我兄弟,我没这样的狗蓝紫当兄弟!!”

  “是我不配,丫爷让他整死我吧,我心甘情愿的受着。”

  “你以为我不敢整死你是吗。”说完我再次从兜里掏出匕首对着他的大脖子猛地扎了下去。

  黄平干脆利落的闭上眼睛,一副认命的样子。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