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你在做傻事情。”丫丫拼了命的拦住我的腰,可一个姑娘再大的力气又怎么能拦得住我呢!

  “滚开。”这一刀下去的力道特别大,迟小娅猛地扑过来拉我,害得我这一刀差点扎在迟小娅的身上,我心疼的对她骂了一句。

  我推的这一下力道挺大的,让她当场就摔了一个屁股蹲,挺痛的,我指着她恶狠狠的说:“你他ma别过来给我捣乱!”

  说完,便再次走向黄平,匕首没有任何犹豫的奔着他大脖子攮了下去,黄平干脆利落的闭上眼睛,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只是从嘴里轻轻的说:“耀阳哥回头帮我跟我家老头带句话,孩子不孝,来年在报答她们的养育之恩!”

  我的思绪在一瞬间回到前年,我们一帮人去黄平家做客,他的父母给我们做了好多好多的好吃的。

  黄平的家里是农村的,父母为人朴实,没有任何的坏心眼,招待我们也都特别好。

  所以在这一瞬间我有些犹豫了,刀尖也硬生生的在他脖子处停了下来,许久后我才咬牙说道:“我吃过你妈妈做的饭,你也吃过我妈妈做的饭,我们亲如兄弟,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

  “哥,对不起。”黄平红着眼睛,眼泪也是顺着眼角流出来了:“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信的了。”

  “你先说!”从今天在危急时刻,黄平愿意救我的份上,我就愿意听他把话说完,如果他今天没有选择救我,现在的自己肯定已经被jc带走了。

  “当时秦子晴她找到我们的时候,说起了这件事,我跟汐汐都没有同意,在我们眼里你不仅仅是秩序公司的老板,更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大哥,汐汐十七岁就认识你,我十八岁认识的你,在一起的感情七八年了,怎么可能说叛变就叛变,我真不是为了钱,自己的水平几斤几两我还是有数的,跟着你干有吃有喝的,至少一辈子你有肉,我就有烫喝!不会担心你将我从公司开除或是怎样,可跟着秦子晴她们来说,我可能短暂的有点钱,但也不会太多,水平摆在那呢,但很有可能突然在哪一天就给我开除了,一个稳定,一个拼未来,我肯定是要选择安分守己稳定的。”

  说着,黄平从地上坐起来,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顺手又递给我一根,我没接,而是自己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黄平苦笑一下,将烟仍在地上继续说道:“最开始秦子晴告诉我们,她只是想借你的手干掉七爷,她告诉我们你杀了七爷,背后有你健洲叔,有沈梦瑶他们,你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并且她没有说要通过撞了皇妃来刺激,当时汐汐就魔怔了,觉得这是个办法,这些年来她始终无法释怀艾新的死,经常在梦里喊着艾新的名字,经常半夜哭醒,然后拿着艾新的照片就坐在客厅里发呆。”

  黄平低着脑袋:“有些人,有些事,任凭时间都无法将其抹去,不管我怎样做,怎样对她好,艾新是她心里永远无法释怀的一道疤,而在官方,你跟张健洲貌似都无法对七爷进行有效的处理,汐汐等不了,这是个机会,她必须要为老艾报仇,而且汐汐觉得,你亲手替老艾报仇也无可厚非,老艾如果不是认识你,他也不会死。”

  听完黄平的话,我彻底陷入沉默当中,我终于知道一向跟我非常好的汐汐为什么要出这样的选择了,站在她的立场去考虑这件事,虽然略欠妥当,也在情理之中。

  “放他ma屁。”我觉得合理,有人觉得不合理,当下迟小娅就从地上坐起来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叫老艾不认识耀阳就不会死,你这意思怪耀阳了呗,你咋不去怪老艾呢,是他非要认识耀阳的呢,你这个话说的就不对,人家老艾父母都没有说什么呢,她在那叭叭的要给报仇,那么牛逼她杀啊,黄平你不也是当过兵的么,为了汐汐都敢死的存在,你们两口子怎么不去杀人么,凭啥让耀阳去杀人!”

  黄平让汐汐怼的哑口无言,我皱眉呵斥她一句:“你们够了,老艾已经离去,不存在谁怪谁,这个话题打住!”

  迟小娅那股子脾气上来了,她瞪着我:“你不要在这不分好赖,刚才推我,吼我那一下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看你现在心烦的份上,我让着你,你等一会儿的!哼!”

  说完迟小娅插着腰跑到一边气鼓鼓的用手在脸蛋周围扇呼扇呼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好,之前的事我不跟你们计较!背叛我,我也认了,本身我张耀阳这辈子就没几个朋友,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是人是狗让我看的清了就行了,可是。”说到这,我猛地抓住黄平的衣领:“这一次逼我出来你们为什么还要抓皇妃,牛逼就冲着我来啊,总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你们就没有要保护的亲人吗?黄平看在曾经的份上,我不动汐汐,但是你他ma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我女人,是不是太小人了?啊?!说话!!糙逆码德!”

  “哥我现在……没得选择。”

  “好一句没得选择,漂亮。”我气呼呼从他兜里拿出电话:“给秦子晴打电话,问她在哪儿!速度打,今天她要是不接,我回头就他ma干死汐汐,我要是不干死她,我就是你糙出来的!”

  “哥别,你别动汐汐,我愿意一命换一命。”

  “你的命在我眼里一分不值,速度打!”我喝声怒道。

  黄平咬了咬牙,随即拨通了秦子晴的电话,片刻后,秦子晴接了起来,张口便说:“他劫持你跑了?”

  “嗯!”黄平点了点头。

  “哦,你在哪儿?”秦子晴声音没有什么波澜,而后赶到的王威则是将耳朵贴的离手机更近了,试图想听的更清楚一些。

  “我还跟他在一块,他想要找你。”

  “秦子晴,我*你妈,来,有事你找我来,别老他ma欺负一个女人。”我忍不住将电话拿过来对她大骂道:“你他ma在哪儿,王威在哪,不是牛逼么,来,都出来,看我整死你们不。”

  我真的是气坏了,气的我有些语无伦次。

  “我就在仙贝游乐园了,你不怕jc抓你你就来吧,袄,对了,皇妃正在坐过山车,你最好快点过来,这过山车万一出点什么故障,那后果。”

  “你他妈给老子等着!”

  嘟嘟!

  没等秦子晴说完,我便将电话挂断,随即迈步上了车,准备出发仙贝游乐园。

  “耀阳……”

  黄平还想说着什么,我却回头对他说:“看在我曾经吃过你妈妈做的饭的份上,最后一次!”

  说完,我跟迟小娅便上了车赶往仙贝游乐园。

  “他来了吗?”王威问道。

  “他肯定来。”秦子晴非常自信的点了点头:“我让你安排的狙击手都安排好了吗?”

  “全部搞定,周围一共六个狙击手,防爆jc更是一堆一堆的,还有你要的保镖我给你找了二十个,游乐园已经下了通知,所有游客全部离开,现在这里就是你的舞台。”王威露出一个挺变态的笑容。

  “呵呵,jc都不要进来,让保镖先进来,这一次,我要折磨死张耀阳。”秦子晴脸色阴冷的说道。

  “有些时候你比男人都要可怕。”王威感叹着说了一句。

  “我就是让男人毁的,如今变成这样也是拜他们所赐。”刚说完,秦子晴身体里的毒瘾又犯了,身子不停的抖,心里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再爬,特别特别的难受!

  “又难受了?”看着秦子晴的模样王威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要我说当初你真不应该弄死舒泉祥,他活着还能给你找货源,现在他死了,你手里的存货弄完了怎么办?”

  “我敢弄死他,就说明我已经掌握到货源了,他的死不白死,加速了张耀阳的灭亡,呵呵,再说了,他活着,你心里不别扭吗?”秦子晴给王威问的哑口无言。

  “好了,不管你怎样做,我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放手去干,不要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在s海老子就是土皇帝,呵呵。”王威呵呵一笑,随后非常自负的迈步离开这边,以他的身份跟秦子晴即将干的这件事来说,他在这里确实非常不合适了。

  刚刚王威的这句话换做别人嘴里来说那是在装逼,那是吹牛逼,但在王威嘴里说这句话只会让人感到一股空前强大的自信。

  王威就像是一座巨山,一座我无法跨越鸿沟的那一座高山。

  秦子晴招了招手,看了眼身后的秦子晴,便对身边赶过来的那个保镖说:“你去后台,一会儿那个过山车转到最高点的时候,让机器停住。”

  保镖一愣:“这样会不会出人命?”

  “你是不想干了吗?不想干就给我滚,我不喜欢话多的人。”秦子晴冷着脸说道。

  “好吧。”保镖有些不忍,却没有任何办法,来到操控机器的后台那里,从监控里看着过山车跑到最顶端的时候,摁下了机器停止的摁扭!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