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桄榔桄榔的发出链条卡主的声音,伴随着皇妃的一声惊呼,过山车硬生生的悬在半空,而皇妃便以一个非常危险的姿势在上面半吊着,整个身体成悬空的状态,吓得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姐姐救我,爸爸妈妈,呜呜呜……张耀阳救我。”

  现在的皇妃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更不会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前面的话出于她的本能喊出来的,后面那句张耀阳救我,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内心!!有那么一瞬间,一些过往的片段从她脑海里闪过,她的头忽然变得很痛。

  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心里就会下意思的冒出一个人的名字,可是她根本不记得张耀阳是谁,知道危险的时候就喊这个名字,习惯了。

  皇妃很慌很害怕,向秦子晴投去孤独害怕而又无助的眼神,后者置之不理,表情淡漠,似乎在秦子晴看来,不管别人有多么可怜,跟她一比,一个五星级酒店,一个七天如家……

  车子让我开的飞快,正当我们还在路上的时候,丫丫的手机微信忽然响了,秦子晴给她发来一个小视频,丫丫嘀咕一句:“这货怎么给我发视频了。”

  然后丫丫随意的打开一看,身子猛地坐了起来:“耀阳你快看!”

  “什么?”我撇过头扫了眼视频里的内容,顿时对着手机大骂道:“丫丫你他ma给我按语音。”

  丫丫听话照做,手指点了语音系统:“秦子晴很少骂骂人,但今天,我*你妈!!”

  很快的对面便回复了一条语音:“你还是那么幼稚!”

  “对,我就是幼稚才会喜欢你这么久,我就是幼稚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忽悠!”

  但是这条语音刚发出去就让丫丫给我撤回了,我不解的看着她有些急眼:“你干啥给我扯回了?!”

  “你俩搁在那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呢,还我就是幼稚才会喜欢你这么久。”丫丫鄙夷的埋汰我一句:“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赶紧开车过去就是了。”

  “你没看她给皇妃吊在空中了么,我*他ma的!”此刻心急如焚的我除了骂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同时脚下的油门又让我再一次踩的重了一些。

  秦子晴又来一条语音:“你别骂我,我现在的心很脆弱,要是给我骂的心里不舒服了,我将安全带给打开,你的女人可是要从安全椅上掉下来的,那么高的话恐怕有死无生诶。”

  丫丫直接将手机给关了机。

  “草,你干什么,来,让我回复她!!”

  “你还搭理她干什么,明摆着要气你让你失去理智,别搭理她,尽管开车到游乐园。”丫丫替我做了主,安抚着我的情绪,说什么不让我跟秦子晴在口头上较劲。

  车子基本上让我开飞了,一个小时的路程让我半个小时就干到了,最后几乎是以一个急刹车的姿态停在公园门口,打开车门就往里跑。

  “人来了!”不远处坐在警车里的一名jc看见我的身影后略显激动的对身后的王威说了一句,这帮人为了蹲我,可是成天成宿的在车里,家家回不去,哪哪也去不了的,几乎吃喝拉撒睡都在车上,这么熬夜整的人都瘦了好几圈,巴不得赶紧抓到我,任务完事,好结案,再过他们平常那种潇洒的生活。

  王威没有说话,身子同样的坐直了,他盯着我的背影看了好久,这个略显单薄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给他一种很恐慌的感觉,忽然这个往游乐园里冲的背影停住了奔跑的动作,猛地回头看向自己,王威心里咯噔一声与其对视几秒!

  按理说我不应该能够看见王威的,甚至连王威在哪里我都不知道,可是一种直觉告诉我,不远处的黑车内一定有一位我强大的敌人,于是我便眯着眼睛向身后看了一会儿,感受到那里浓浓的杀意,背后呼呼冒着冷风。

  我突然停止奔跑的动作让丫丫跟我装了个满怀,她诶呦一声吃痛的揉着脑门:“干嘛停了?”

  我目光深邃的看着远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里有个人在看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为萦绕着我。”

  丫丫顺着我的目光往那边看了看说道:“我说老大,现在暗中看着你的人有好几拨,谁都想抓住你,你肯定危险。”

  “不一样。”我摇摇头说:“就是这个方向给我的感觉最危险!”

  “有那么玄学吗?”

  “你不懂。”像我这样的人面对危险的时候感知要比平常人来的浓烈的多,经过这些年发生的事,遇到的情况,我的神经远比一般人要敏感的多得多。

  顿了顿,我皱眉再次说道:“丫丫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回去吧,不要在跟着我了。”

  丫丫执拗的不肯走,我指着游乐园敞开的大门:“看见这栋大门没,它是开的,但里面一个人都没说,说明什么?”

  “让秦子晴给包下来了呗,就等着你进去送死呢。”丫丫快速的接了一句。

  “是的,就等着我进去了,里面凶险万分,我不允许你跟我进去了。”我抓着丫丫的肩膀很认真的看着她,这一次,是命令的语气。

  丫丫美眸微光闪动:“你知道吗,今天的你有些不一样了,敢凶我,敢吼我,敢打我,还敢命令我了!!”

  凶她了,吼她了,命令她了我都承认,但我绝对没打她,以至于后来每次跟丫丫例行吵架的时候,她总是跟我爸妈告状,张耀阳又要打我……那一个又字说的那叫一个委屈,整的我爸妈恨不得拎棍子要来干我,哎,整的我无fuck可说!

  而事实上是啥,几乎每次吵架我都挨揍!迟小娅打我,对我进行“家暴”,我假装要还手的话,她肯定就打电话说我又要揍她,哎!惹不起。

  当然了,这是后话了,先看目前的。

  “耀阳,我想你能明白,我迟小娅从小到大都不是怕事的姑娘,我若是怕,也就不会管你现在的这个烂摊子,而我之所以选择离开,只是不想让你在里面分心,我哪也不走,就在车里等你,哪怕……”话说到后面丫丫已经声音哽咽的说不出来了。

  我紧咬嘴唇,深深的看了眼她,随后没在说什么,便小跑着冲进了宛如万丈深渊的游乐园。

  “哪怕最后你被jc抓走了,我也要亲自送你一程。”丫丫红着眼睛小声说道。

  进了游乐园我就奔着过山车的那个地方走去,这里我来玩过几次,对里面的东西也都是轻车熟路,很快的就看见秦子晴以及身后站着的二十多个人,我冷笑一声:“你还是挺看得起我的,整这么多人过来呢。”

  “那咋办,你可是当过兵的男人,一般人真干不过你。”秦子晴嘴角泛起一声冷笑,指着身后的吊在最顶端的皇妃:“你还是没变,为了女人可以奋不顾身,知道这外面有多少jc吗?”

  “人这一辈子肯定会因为某些人拼命的,以前你也是我可以拼命的人之一,但现在,这里的秦子晴已经死了。”我指着自己的心脏高声喊道!

  “呵呵,以前的秦子晴早就死了,现在的秦子晴只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罢了。”秦子晴自嘲的说道。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搞我吗?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看着吊在上空隐约间还能听到皇妃喊救命的我心里很疼,眼睛泛着血红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子晴!

  “想知道吗?想救她吗?可以!”秦子晴伸出两根手指:“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看见地上摆了一排的玻璃碴子了吗?光着脚给我走过去,之后接着我这二十个保镖的棍棒伺候,如果那时候你还能活着,呵呵,你就可以去救你的皇妃,我不拦着,第二,跟我拼命,用你的枪干死我。”秦子晴就像是疯了一样对我吼道,同时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我真的想知道是你的枪快还是我摁动这个遥控器的手快,只要我这么轻轻一摁,她身上的保护带就会自动弹开哦。”

  “你个疯子。”看着地面一排排的玻璃碴子,我的眼皮不自觉地抽了抽,都知道,十指连心,以前的满清十大酷刑,其中就有拔手指盖跟脚指甲盖,非常非常的痛,同样的若是让我光着脚丫从一地碎玻璃碴子上面走过,我得脚必定会被扎烂。

  同时,走过去以后还要接受那二十多个人的棍棒教育,我他ma不是钢铁侠,身子也不是铁打的,两轮下来,我肯定被打个半死,到时候别说有逃跑的力气,单单是徒手向过山车的最顶端爬去都够呛能有力气,这个秦子晴真心他ma的太狠了。

  所以我不管是救没救皇妃,今天铁定折在这里了,即便最后给皇妃救出来了,我肯定也是要被jc带走的!

  正如我之前所说,秦子晴的目的根本不是皇妃,而是要奔着整死我来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