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但她的就如同七龙珠里的仙豆一般,让人瞬间能满血复活。

  是啊,我不能倒,她们还需要我呢。

  我倒了,她们怎么办!

  我是男人,我就一定能站起来,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在秦子晴她们惊愕的眼神中,我缓缓的站了起来。

  迟小娅脸上露出惊喜神色,紧忙上前扶住我。

  我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很是虚弱的走到秦子晴跟前:“现在,我要,去,救她了。”

  “没想到你还能站起来。”秦子晴无比的惊愕,要知道她雇来的这些保镖也都是当兵出身,他们刚刚下手的力道说打不死也能给人打个半残,然而我除了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好以外,到是没有其它别的反应。

  我忽然咧嘴笑了笑,秦子晴你想不到的事多了。

  “算了,直接放她下来吧。”秦子晴好似忽然失去折磨我的兴趣了,便拿出电话说道:“给她放下来吧。”

  “谢谢了呗?”

  “我们之间的故事结束了。”秦子晴神色伤感的看了眼我身后:“折磨你,并没有我心想所想得到的快感,救她下来吧。”

  话音落,停止的过山车缓缓的重新运作起来,等到皇妃到我眼前的时候,过山车才停止下来。

  我猛地跑上前将皇妃身前的安全带给解开,后者早已吓得脸色煞白。

  “耀阳呜呜呜我害怕!!”皇妃扑进我的怀里后就大哭着紧紧地抱着我。

  我愣了好半天,一瞬间好似浑身充满了力量,顿时惊喜的抓着她问道:“你记得我了?你恢复记忆了?!!”

  皇妃还是有些怕,声音夹杂着颤抖:“我当然记得你,你是张耀阳,你对我最好了,还给我讲故事。”

  之前的话让我一阵激动,可最后面那句话却让我再一次的失望。

  她没有恢复记忆,她只记得昨晚我给她讲故事了,她只是把我当成她的好朋友,哎!

  深深的叹了口气,满眼尽是无尽失望之色,刚刚恢复的精神在这一刻又变的萎靡起来。

  “我们快走吧。”迟小娅见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太长了,忍不住催促着我说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领着皇妃就要走。

  “你以为你还能走掉吗。”秦子晴淡漠的声音响起:“外面全是jc,出了这个大门你就会进去。”

  “你不是说折磨他没有快感吗,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丫丫压抑着怒气看向秦子晴。

  “没有快感是不想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看你们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张耀阳是一定要进去的!”

  “你就是一心理扭曲的贱人!”

  “这句话你说了好几遍了,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秦子晴淡淡的说道:“张耀阳你杀人是事实,王伸,七爷,舒泉祥,哪个人不是死在你的手下,他们已经做了冤魂,你却在这里逍遥法外,你感觉合适吗?哦,对了,你一定会说这是我设计害你的,可那又能怎样样呢,这个牢,你必须做!”

  “意思是不讲道理了呗,看不情面了呗,非要跟我鱼死网破了是吗?”抬起头嘴角挂着嘲讽般的笑容看向秦子晴我轻轻问道。

  “是,一切事物皆因因果关系,当年你种下的因,现在就要偿自己的果。”

  “好一句因果关系,哈哈哈。”我肆意的大笑起来:“秦子晴,以前我没动你,甚至你在坑完我,我也没第一时间去报复你,甚至更没有让我爸他们去找你麻烦,原因很简单,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整我,今天我终于明白你的想法,在我看来,你比我要幼稚的多,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现在的你的内心已经真的扭曲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一开始就恨我,还是吸毒以后才让你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但我想告诉你的事,每个人她都有自己在乎的东西,我一样,你也一样,外面全是jc,没错,但你现在看看在决定是否要抓我。”

  说完,我将丫丫借给我的那部手机拿出来,然后从相册里拿出一个视频给秦子晴看。

  视频中,一对中年夫妇正在一个破旧的仓库内让人五花大绑,旁边画着一个红色圆圈,里面是一个横岗,上面写着杀。

  “张耀阳你敢动我父母??!!”看完视频后的秦子晴心里咯噔一声,语气激动地向我质问道。

  “我说了,每个人都有她在乎的东西,我一样,你也一样,你总是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就没想到我会抓你家人么!这招挺损的,我不爱用,尤其是跟你,我更不爱用,好说好商量的不行,你非要给我往绝路上逼,就是你逼我的了,那句种下什么样的因,承受什么样的果,这句话我还给你,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放我走,要么相信我,你的父母会比皇妃还惨!”我终于阴冷着脸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你怎么做到的,我明明在我父母身边派了人保护他们的!”

  “呵呵,想知道吗?”

  就在几天前,我就料想到秦子晴一定会想办法逼我出来。

  为了自保,我只好给段宏楠打电话,让他亲自飞回h市一趟,去将秦子晴的父母给抓到手。

  秦子晴现在做的这些事并不是没有后顾之忧,首先她不敢回家,但她心里肯定还是记挂着自己的父母,双方虽然吵架,虽然不合,但她也都知道,她的父母是为了她好,她怎么会不懂,尤其在经历了人情冷暖之后。

  可她现在做的这些事完全会让她的父母受到很大的危险,于是雇了一些挺厉害的人暗中保护他的父母。

  就在段宏楠跑到h市之后并没有立即动手,经过他的观察,暗中确实有人在保护秦子晴的父母,他将这事告诉我以后,我立刻联系了张健洲,同时让他在那边的局里支关系,找了一些借口将这些人抓到jc局里,因为这帮人里没有一个是本市户口,想扣他们非常容易。

  就趁着这个空隙,段宏楠出手了,他带着徐小峰,小白他们直接将秦子晴的父母给绑了,拍下这一组视频给我。

  秦子晴听完我的话,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了,最终她咬牙问道:“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告诉你身后的那个叫王威的男人,让他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将S海所有的警力给我撤掉,周边监控全部关闭,我需要安全离开S海!”

  “这不可能!我做不到!”

  “那就鱼死网破了,我一条命换你父母两条命,合适,来吧。”我两手一摊,挺无所谓的一笑。

  秦子晴脸色铁青,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表情陷入无比纠结状态。

  “呵呵。”我冷笑两声,跟我斗,我真想知道你一个女人怎么能斗过我。

  你有你身体上的优势,殊不知玩脑子我比你灵。

  今天,你必须放我走,你不放我走,我就跟你拼了呗。

  你竟让jc抓我,我直接弄死你的父母,之后就是大乱战呗,全都出来整,看看最后谁能整死谁!

  反正我也明白,只要自己进去了,我爸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一样是这个结果。

  与其这样,不如都搬出明面,我们对着来,比谁狠谁更有魄力就完了呗。

  最终秦子晴拿出手机给王威打了过去:“撤出全部警力,我父母让他给扣住了!”

  “你等一会儿。”王威原地琢磨了一下就下车,然后奔着我们这边走来。

  “领导别去了,太危险!”王威的司机忍不住说了一句。

  “没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不敢开枪的。”王威自负的哼了一声,随后一个人走了进来:“张耀阳,就算我们今天抓了你,你也不敢杀秦子晴的父母,对吗?”

  “呵?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昂,这么了解我?你们都给我逼成啥样了,我有什么不敢的!”说话间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用来掩饰我的不自在,对比王威,有一种天生的压迫感,单单是我俩的一句开场对话,他的气势就已经凌驾于我之上。

  “你杀了她的父母也改变不了你要坐牢的事实,你杀了人就是杀了人,我在这里不管秦子晴也不管你张耀阳,我是审判者,而你是路西法,恶魔就一定要被正义制裁!”

  “你是正义?哈哈哈,放你嘛的屁吧。”王威要他ma是正义使者,这个世界都是黑的。

  “你动了秦子晴的父母,我们动了你,然后你的父母跟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一定会疯掉的,疯掉之后又能怎样?顶多在欺负一下秦子晴吗?那我真想问问你,一个是黑道家族出身的女人沈梦瑶,一个有过杀人历史的黑账户张浩,还有一个贪污的张健洲,坐过牢的,犯过事的赵心,以及退了的刘鹏,什么都不会,只能吹牛逼的白云凯,你指望这些人跟我斗,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他们去全都进去?你是不是想让你的过错让这些人老年都在牢里度过晚年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