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听完赵心的话以后,差点瘫软在地上,眼神看向刘铂:“我给你那么高的地位,那么大的权利还有明朗的未来,你为什么还要愿意跟他们站在一起,他们能给你什么!?”

  刘铂耸了耸肩:“他们可能什么都给不了我,但是……却让我有一种亲人的感觉,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

  “我一直以为你要的是权跟钱!”

  “我想要的话,也不会陪耀阳崛起了,钱这一辈子赚的够花就行,现在我是老哥一个,家里就一个姑娘也花不了几个钱,我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刘铂呵呵一笑:“曾几何时我是有那么点野心,但我现在岁数大了,折腾不动了,等着看我姑娘出嫁那一天也就完事了!”

  “秦子晴你好狠心。”被人扶着出场的舒泉祥眼神哀怨的看着秦子晴:“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想着要弄死我。”

  “你不死,事情就没办法往下进行。”秦子晴此刻有些缓了过来,表情便没有多么复杂。

  “呵呵我也只是你的一个牺牲品,秦子晴,难道你活一辈子连一个人你都不准备交吗?”

  舒泉祥的话让秦子晴一愣,随后她什么都没说,就那样沉默着。

  这时,赵心往前走了一步看向王威吊儿郎当的问道:“领导咱们现在可以聊了吗?你要是想走官方渠道,可以,你尽管抓耀阳就是了,但我保证不出十分钟,网络上必将是s海第一领导人王威包养情妇,联手杀人案等……我会将这件事无限放大,同时,舒泉祥花姐也会做为证人来指证秦子晴,到时候各种各样的新闻都来了,我不信咱王大领导不闹心。”

  “你吓唬不到我。”王威根本不屑赵心的威胁,他们确实可以在网上发布关于王威负面的一些不良影响,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网监局禁掉,随后王威在出面澄清,这件事也会不了了之。

  毕竟站在他的位置,这种流言蜚语就想给他搞掉简直难上加难,他在上面的关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硬的多硬。

  但是王威没事,秦子晴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我进去的话,秦子晴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到时候张健洲铁了心咬牙要查秦子晴,再加上花姐跟舒泉祥的双重控告之下,她一定会出事。

  王威能够保护自己,却没办法在社会的高度关注下在保护秦子晴。

  这一点所有人都明白,这也是我们这边唯一能跟他谈判的资格。

  “晴晴,你的想法是?”王威看向秦子晴小声说道:“如果真的闹起来,你肯定要跟着受苦的,但我会想办法尽量让你没事。”

  王威对于我这种小角色来说本就是可有可无,他这种重量级的人物能够跟我们在这俩对话本身就是因为秦子晴。

  所以一旦秦子晴准备跟我们和解,他自然也无所谓,抓我与不抓我,对于他的生活来说影响不大。

  秦子晴沉默好久,从王威的话里不难听出,他说的那句我会尽快捞你,那秦子晴肯定就会出事,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就白搭了。

  况且他说的是尽快,那万一若是没捞自己呢?要是在自己进去的这段日子里他有了新欢呢?

  现在的秦子晴只信自己根本不信其它人!

  她在这一刻也有点显得手足无措,许久后,她小声的对王威说:“花姐手里有我以前的一些不良证据,我将她的公司夺走了,她的丈夫让我害了,我怕她会报复我。”

  “傻丫头,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报复你。”王威还真的没想到秦子晴的内心竟是这般阴暗,做了这么多令他匪夷所思的事,好多事别人说是一回事,从她嘴里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心里诧异,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很宠溺的摸了摸秦子晴的头。

  这个动作在我们却很恶心,为什么?

  一个都能当秦子晴爹的男人却像情侣一样,我真他ma的感到无语。

  “所以我们接下来是要坐在一起好好谈谈了。”王威一个对面一帮人气势却依然在我们之上,他沉着冷静的对赵心说:“我很不喜欢跟你说话,刘铂你带着张耀阳这个小孩我们找地方谈一下。”

  见到王威这样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能谈就证明有回旋的余地,任凭谁都不想走到鱼死网破的那一步。

  秦子晴同样如此,她最大的目的还是想洗白自己,让自己没有任何后患之忧,可她更明白,即便这次我们谈和,皇妃也回不去了,这个仇我还是得报。

  刘铂想都没想:“王领导清正廉明,请你去吃大鱼大肉显然不合适,我知道s海浦东路那边新开一家茶店味道挺不错的,我们去喝点?”

  王威点了点头,随即拉着秦子晴就往那边走去,同时撤出全部警力。

  而我跟刘铂开了另外一辆车赶往那里,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消息,一时间无比紧张,成不成就看这一次。

  我是牢底坐穿还是恢复自由就看这一次的谈判了。

  我们四个人相对而坐,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怪异。

  王威就跟个大领导一样一样的,没有任何表情,但周围的气压给我们压得有些喘不过来气,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刘铂相对来说倒是淡定的多,他一边熟练的沏茶,洗茶,倒茶一边笑吟吟的说:“你们也别说我叛变,我从一开始的心就是耀阳这边的,一个孩子辛苦打拼出来的公司不容易,你们家大业大的也不差那点股份,我这个当师傅的不帮他守着谁帮他守着对不,来,领导喝茶,秦总喝茶。”

  刘铂笑呵呵的将整好的两杯茶推到他俩面前,秦子晴看了眼挺尴尬的没动。

  王威倒是不以为意的说:“你们的事我不想管,也不想知道,更没兴趣听你们的奋斗史,咱们直接进入主题,现在你们手里确实有一些让晴晴忌惮的东西,我可以不抓这小子,但是必须让那个花姐将手里的东西全部给我交出来,同时舒泉祥这个人不能留,他是一个杀手,他是个冷血的人,为了不避免晴晴受到伤害,这个人肯定是判的!”

  “舒泉祥这个人你不说张健洲也会抓他的,但是我们会让他在这件事以后选择自首,同时他也猜到了你们的担心,来之前就已经让我告诉晴晴,他这辈子能让他动心的人少,晴晴你是真的让他动心,即便你当初想杀了他,他这辈子也不会伤你一分一毫。”

  刘铂的话因落,秦子晴便捂着嘴呜呜的哭了起来,看得出来她很懊悔。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让花姐交出秦子晴担心的东西也行,花姐之前那样对子晴,她也担心子晴会……”

  “这个你放心,我需要的只是想安全的活着,如果她能将那些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会在找她麻烦。”秦子晴跟着开口说道。

  “东西已经在我手上了,你们只要给她放出s海,让她带着七爷的骨灰会老家即可。”刘铂点了点头,随即从兜里拿出花姐给他的东西。

  秦子晴猛地打开一看,上面全是秦子晴干的非法勾当,有照片,有录音,还有交易短信等。

  “是这些吗?”王威扭头问道。

  “都在这里了。”秦子晴点了点头,随后王威又说:“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备份?”

  “你需要的是秦子晴的平安,我需要的是耀阳的平安,如果耀阳没事,我们得多傻才会选择跟你这样的大人物对抗,说真的,你想收拾我们,分分钟!”

  “谅你也不敢跟我玩花花肠子。”王威点了点头:“我可以不抓张耀阳,也可以将张耀阳给舒泉祥从楼上扔下去的事给压住,但是他杀了老七,闹的全国轰动,这件事,我是真帮不了!”

  “那可不行。”刘铂心里咯噔一声,最害怕的就是王威撒手不管:“以您的能量,帮耀阳一把可谓是再简单不过了,您看我们都想好了,七爷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而耀阳当兵出身,只要稍微运作一下,就可以变成jc卧底击毙罪犯,这样就能洗刷耀阳的罪行,同时子晴也会没有任何事,这样做岂不是一举两得?”

  “你当g家法律是儿戏?你当我是z席?杀人是板上钉钉的事,哪能是我一句话说变就变得?对不起,真帮不了。”王威铁了心不趟这趟浑水。以他的位置稍不小心就会出事,哪里会愿意出头帮我呢。

  “领导您看您谦虚了不是,七爷的罪行远比耀阳要高出十倍百倍,您一句话都能让他安枕无忧的在大街上溜达,我想到了耀阳这里您也一定可以,就看您愿不愿意了!”刘铂的话是肯定句,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在看王威,没有丝毫避讳。

  “我突然很不喜欢你说话的态度。”

  “没办法,我也挺讨厌自己,可那能怎么办呢,得活着啊。”

  从进来谈话刘铂一直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这件事能不能成,真的只能看王威了,别人谁都指望不上。

  要是王威铁了心就说不帮忙,那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