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两个人随后都陷入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当中,刘铂忽然很想抽支烟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一点点不安。

  这时,只见王威到是先从兜里摸出一支煊赫门叼在嘴里,缓缓的抽了起来,刘铂这也才拿出玉溪点上,顺手递给我一根。

  讽刺的是,越有钱越牛逼的人就越低调,越是一般般,越是啥也不是的人抽的烟就越高级。

  当然了,这只代表一部分穷装的人,这部分人里我就是典型。

  我们三个云里雾里的吐着,秦子晴咳嗽两声有些受不了,便起身去了卫生间。

  一支烟抽了将近一半王威这才开口:“你们背后附属势力乃是沈y军区大佬曾家,这件事为什么不找他办?据我所知,张健洲背后的人就是他,以他的能力可以办这件事的。”

  刘铂冲桌子上的烟灰缸弹了弹烟灰,微微一笑:“沈y军区曾家是大佬,我们跟他有着不错的交情是不假,张健洲背后的势力也是他不假,但他退了,现在是他儿子曾正在管,我们之间到是没什么交集。”

  “不能够,我听说的版本是这小子他爹跟曾祥龙的姑娘关系蛮好的,那个曾正也曾跟他爸玩的不错,他爸出面没问题的。”王威还是想将这口大黑锅甩给曾家。

  事实上刘铂在撒了谎,我们跟曾家的关系其实不好,说白点,跟我爸关系唯一好的就是他们口中已经去世的曾凯妮,而她的弟弟曾正在以前也只是说过几句话而已,不可能为了帮我们一个忙惹上这么大的麻烦的。

  “领导,你也是位高权重的人,我想您比谁都清楚,他虽是张健洲幕后实力,但他并不是我们的势力,先不说张健洲出没出事,我们依仗的是他,而他却不需要依仗我们,说白了,张健洲也只是他眼里的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刘铂还有话没说完,那就是当初我爸跟着那个曾祥龙的时候,出事了他都没管,更何况到了我这一辈出事他更不会管了。

  “你没试过,你又怎么会知道呢。”王威的一支烟抽完,随即又续上一根,看来他的烟瘾也是蛮大的:“你不要太高看我了,在s海我能保你安全没事,但也只是一时的,我只能尽量将上头拍下来的文件给压住,但他不一样,他的事情已经闹得全国都知道了,上面必须要有个交代,像我这个位置的人,全国有n个人,明白吗?”

  刘铂挺头疼的挠了挠脑瓜子:“那您能出面帮着跟曾家说一身吗,如果您开口了,我想这件事不会难办!”

  “呵呵,你就是铁了心想将我带进去呗。”

  “也不让您白进去,虽然说这次咱们是谈的合作关系,但我知道您大可以撒手不管,所以我们该给您的好处肯定是要给的。”

  “哦?你知道的,我是清官,不需要你的任何好处。”

  一个人若是有贪念,他就一定有缺点,王威说他是清官,不需要任何好处,意思是不要钱,他差钱吗?一点都不差。他的儿子在国外读最好的学校,任凭他一个月那么点的固定工资是怎么供得起呢?这个我不用说,大家也都明白。

  “全国忍大代表选举大会就要开始了,别的我不敢保证,至少我敢保证沈家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投您一票,而我们也会动用我们自己的能量争取让您选举成功,并且会议期间,我们保证一次黑社会斗殴,不良事件都不会出现!!安安稳稳的送您上位。”

  王威不说话了,如果说钱对于他来说内心毫无诱惑的话,那么这个忍大选举可是让人非常的动心。

  什么是钱?有权了自然就有钱了!这个是不需要说明书的。

  没人更比他懂得往上走的诱惑力有多大,也许这个忍大代表身份不是多么的牛逼,至少在他这个级别来看不是怎么牛逼。

  但是,它就相当于大学生的一个文凭,文凭多了,做事也就方便了。

  忍大代表选举以后,后面是s海这边连任的选拔,如果他能够连任,至少还能享五年的福,到时候再退才是刚好!

  王威心动了:“你能确定你说的话的真实性?”

  “我们办不成,你大可以给这小子在抓进去!”在s海这边本身沈家名声就在那里,没有人不知道s海有个黑势力叫沈浪,他开口,除了本市人民以外,好多合作商都要给他们面子。毕竟谁坐王威这个位置跟这些人都没什么关系,只要不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就可以。

  这是沈浪唯一能帮我们做的,还是我妈出面求来的。

  同时,赵心他们又是坐网娱的,他们在网上煽动一下,并且在在里面砸一些钱,s海本市的人想选举王威,简直要比我坐牢以后在操作我出来轻松的多。

  “等我电话吧。”沉默许久后,王威终于是松了口。

  “哎,静等您的佳音!”刘铂笑呵呵的将名片递了上去,看着我的眼神也终于是松了口气。

  片刻后,我们喝完茶,分一前一后的离开这里,我妈第一个跑上来问我:“怎么样?”

  “暂时没事,他挺心动的,还在考虑当中,接下来就要看能不能等到王威的电话了。”我跟我妈解释了一句,随后奔着后面的女人就跑了过去。

  众人都松了口气,目前来看,结果是好的,大家的脸上也都露出笑容,刚刚紧张到爆炸的情绪缓解好多。

  迟小娅咧嘴笑了起来,伸出手向我拥抱,但我却与她擦肩而过,奔着她身后的皇妃跑了过去,迟小娅尴尬的将手又缩了回去,耀阳,无论我怎么对你,始终都换不到你的心了么,丫丫眼神落寞的看着我。

  我蹲在皇妃面前,激动的抱着皇妃:“皇妃,我要没事喽,我要没事喽,哈哈哈。”

  我很开心,皇妃也很开心,哈喇子一直往下流。

  我一直没说的是,皇妃的智力只有不到三岁,但她更像个傻子,吃饭是需要喂的,有的时候口水就从嘴里流出来,我们照顾她的人经常要在兜里背一条手帕,替她擦嘴角,并且经常在裤子里就拉了尿了,说这些可能会破坏皇妃在大家眼里的女神印象,但她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这是无法避免的,不过我永远不会嫌弃她!她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迟小娅盯着我手里的手帕忽然就生气了,那是当初她送给我的,我没有好好保管却让我拿来给别的女人擦嘴角,这深深的伤到了她的内心。

  她的心被狠狠的刺激了一下,猛地跑上来推了我一个,猝不及防的我直接被推倒在地,然后惊愕的看着迟小娅:“你干嘛?”

  “……”迟小娅憋了半天来了一句你混蛋之后,便跑掉了。

  在场的人都明显的看到了迟小娅那委屈的眼神!

  “神经病啊。”我无语的说了一句,这气氛刚刚才好点,让她忽然爆发的情绪一下子就给整的不好了,迟小娅急眼了,都看出来了,给他们吓得都不敢笑了。

  “儿子这小丫头刚刚的情绪还挺好的呢,忽然生气了,是不是你哪做的不对了。”沈梦瑶一直在注意丫丫的情绪,她知道丫丫喜欢我,将丫丫的反应尽收眼底,她看了眼手帕又说:“这条手帕是不是丫丫送给你的?”

  “昂,咋的了?”我点了点头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

  “那就是了,你知道女孩子送你手帕的含义吗?可不是让你拿来擦大鼻涕的。”

  “可我是给皇妃用,一会我在洗吧。”

  沈梦瑶摇头:“傻孩子,这意义不一样,不是说你拿来给谁用,就这么说吧,她送你的手帕,你给她用,她都会不高兴,女孩子的心思形容不上来的,这跟小气无关。”

  我眨了眨眼睛,好似明白了我干妈说的话,然后看了眼跑掉的迟小娅,沉默了。

  “还不去追她,对你那么好的一个小姑娘忍心看她伤心吗,这个小姑娘可是从来不哭的,刚才跑的时候眼里强忍着泪水,看的我都快心碎了。”赵心这时候跑过来跟着说了一句,很他ma奇怪,从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特别扭。

  “要我是你,也追过去了。”沈梦瑶跟着说了一句。

  “……算了。”想了半天,我还是将皇妃抱了起来,笑呵呵的对她说:“皇妃,我们回家喽,我就要没事了,等我娶你哈。”

  众人一阵沉默。

  他们明白我的做法,我给不了迟小娅任何未来,那么我追过去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是给她徒添伤悲罢了。

  我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给不了她未来,就别给她希望,如果她在失望中心碎,那我一定不是可以让她支离破碎的心重归完整的那一个。

  “这孩子有点倔啊。”裤衩叔感叹着说了一句:“以前我就说这孩子应该我们来带,不应该张健洲,刘铂带着他玩,现在好了吧,两个情种带出一个小情种,要是我们带,经过我们这些浪子的花式教育,我彩美如画,你现在最少三个儿媳妇是准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