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我还懒得管你呢。”我被她呛得也有点火了,不爽的嘟囔她一句,这么多在这里吃饭,你多少也得给阳哥点面子吧。

  我知道今天惹你不开心了,你私下里跟我发火就完了呗,而且你来了我态度都已经这么好了,你还是呛我,弄得我一点面子都没有,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些不乐意的。

  “到了还是小孩子,呵呵。”沈梦瑶看见我俩的行为,感谢有些可笑,仔细想想也对,他们这个年纪就是本该吵吵闹闹的年纪,有些时候她还挺羡慕我跟丫丫拌嘴的,因为她家那个王禹,死都不跟她顶嘴,弄得她有时候高手无敌很寂寞的感觉,没有对手哇。

  “我告诉你,我心情不好,你最好别惹我。”丫丫本身脾气就酸,在加上喝点酒有点要全面爆发的意思,听到我说的那一声不乐意的草字之后,急了眼,拿着筷子指着我,恨不得要干我的意思。

  “别别别,别冲动。”沈梦瑶一看情况不好,我俩本身都是那种烈性子,谁也不让着谁,这样下去肯定得争吵,连忙摁住丫丫并且不停地给我使眼色让我别说话。

  可是沈梦瑶还是不了解我跟丫丫之间的事,每次迟小娅若是真的急眼了,我肯定就眯着了。

  为啥?初中我俩还处对象那会,有一次她给我打急眼了,我是真的急眼了,然后我俩就霹雳扑棱的干起来了。

  我一脚就给丫丫从地上踹倒了,我以为能直接给她吓住呢!

  她不但没服,反而挠我挠的更狠了,并且还要拿菜刀剁我。

  那一次是真的给我吓到了,从此以后,丫丫要急眼的时候我都眯着。

  因为丫丫是打不服的,道理她都懂,但人家就是不听。

  只能我认输,完了过后等她心情好了,人家自己就过来跟你认错,那家伙给我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我是啥招没有。

  特无奈你知道吗?

  “没事,沈阿姨你别拦着我,我看看他要干啥,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地球是不是容不下你了,你嘴里在跟我来个草字我听听。”迟小娅盛气凌人的指着我:“我教没教过你跟你女孩子说话不要带脏字,我最烦了,你干妈也在这里,你张口草字,闭口草字,合适吗?”

  咕噜一声,看着丫丫把筷子拿出了倚天剑的气势吓得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她说的很对,可我又不想认输,有点丢人。

  许久后,我才弱弱的说:“我那不是口头禅嘛!”

  “口头禅换成靠,切是不是更合适!”

  “嗯,你说得对,你牛逼,行了吧。”阳哥关键时刻必须选择退缩,求生欲望就是这么强!

  丫丫见我服了以后,杀气顿时也就没了。

  沈梦瑶看见这一幕,差点没乐出来,踢了我一脚打趣道:“你也有怕的人袄?”

  “我是不跟这虎娘们一般见识。”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瑶瑶干妈看似在责怪我,实际上就是在照顾迟小娅的情绪,很明显她又想多了,人家迟小娅根本不在乎。

  有的人说我跟丫丫的性子都属于刚烈谁也不服谁的那一种,我俩在一起以后过日子就等着干仗,这些话普遍来自家庭亲戚那边,他们都不了解我俩。

  熟知我俩的人都会认为我俩是最合拍的那一个,因为丫丫是唯一一个能给我治的服服帖帖的女人。

  斗嘴间,清汤锅送上来了,丫丫点了点头对服务员指了指我说道:“给他的烫换下去,啤酒换成可乐,谢谢。”

  “啥意思?”我有点懵逼,感情这个清汤锅是给我要的!

  “自己脚丫子啥逼样了心里没数么,下午刚包扎完,晚上就喝酒吃辣,想让你的脚丫子烂掉是吗?”

  我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让沈梦瑶给我拦住了:“听丫丫的吧,这是为了你好。”

  “喝一点没事的,我铂叔他挂着点滴没事都整两口呢。”我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那是没死过,死过一次就不能这样喝了。”丫丫嘴挺损的说道。

  在丫丫的强制下,阳哥的麻辣火锅变成了清汤火锅,啤酒变成了可乐。

  “服务员,能点歌吗?”我对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呃……跟前台说一声没什么问题。”

  “去给我点一首小白菜呀,地里黄呀,没人疼呀。这首歌。”我是唱出来的。

  “呃……这么伤感的歌放出来不好吧?”服务员为难的说了一句。

  迟小娅却噗嗤一声笑出来了,对服务员说:“你去忙你的吧,别听他扯犊子。”

  “好嘞。”服务员如蒙大赦般赶紧走开了。

  “你俩呀,真是一对活宝。”沈梦瑶无奈的摇摇头:“吃肉吧,一会都煮烂了。”

  吃饭的过程也还算和谐,迟小娅嘴上说着生我气,可身体却很诚实的又是给我夹菜又是夹好东西的,对我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

  沈梦瑶给我试了一个眼色后,就说:“我去上个卫生间。”

  “我也去。”我站起身与沈梦瑶走到卫生间门口。

  沈梦瑶说:“孩子,不管怎么说,丫丫这个姑娘对你是诚心诚意的,你今天做的事确实很过分了,我想你应该对她说点什么了。”

  “说啥啊。”我知道沈梦瑶的意思,可我仍然选择装傻。

  “你们还小,我知道你考虑的是什么,但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你,现在的你跟以后的你想法肯定不一样,人家小丫头都那样对你了,你不回应合适吗?”

  “我没办法回应。”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终于选择说了实话:“我不喜欢她吗?喜欢,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到现在也是如此,我不瞎,也不傻,她对我的好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给不了未来,更给不了承诺,我得守着我的皇妃。”

  “所以我说了,你现在的想法不代表以后的想法,做不成情侣仍然能做成好朋友,听妈妈的先不要着急拒绝,更不要撇清关系,你想想看,这么好的一个小姑娘当有一天她嫁给别人了,不在对你好,你难受不?千万别说你不难受,因为你已经习惯了她对你的好,并且将这份习惯当成理所当然,忽然有一天你得习惯不得不改变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难受。我从十七岁就对你爸特备好,一直到现在仍然想要对你爸好,虽然我们不是情侣,但有一种关系比情侣更高,比爱情更纯粹。”沈梦瑶搂着我的肩膀指着在那喝酒喝的眼睛红红的丫丫认真的说道。

  我忽然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有一天丫丫属于别人了,我会难受吗?

  想象着她对别人笑,她对别人好,她霸气的指着另外一个男人说我不许你这样我不许你那样,而那个男人一脸幸福的接受的时候,我的心就咯噔一下疼了。

  这么想着,我狠狠的裹了口烟,随即迈步走到丫丫对面冲她嘿嘿一笑。

  “傻*!”丫丫丢给我一记大白眼。

  呼!

  我将嘴里积攒半天的香烟冲她脸上吹了过去,猝不及防的她让我整的眯着眼睛咳嗽。

  “哈哈哈。”我开心的笑了起来。

  “王八蛋!”丫丫挥着小粉拳就来了,我俩就闹了一会儿。

  闹着闹着,感觉关系一下子就回来了,我这才对丫丫说:“好了,对不起,我不该用你给我的手帕给皇妃用的,我在家洗好了存起来行不?”

  见我认错了,丫丫也不生气了:“我给你的东西你要珍惜,这条手帕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么一条,它承载着……那啥。”

  它承载着我的爱意,后面的话丫丫没好意思说出来,感觉说也不合适,就用那啥代替了。

  恰恰她的这个行为引发了我对她的心疼。

  “丫丫说真的,这辈子遇见你是我的福气。”深呼吸一口,我非常认真的拿起丫丫刚才喝过的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随即又给丫丫倒了一杯:“以后的事我们谁都不知道怎样,我是个男人,我就要承担自己的义务,可能这样做会辜负你的一片深情,但我没办法,也没选的选择,希望你能理解。”

  丫丫愣了杨,斟酌半天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咬牙着银牙,眼睛通红的看着我:“皇妃是你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了呗!”

  “能过去,除非她好了!”

  “可她好了,你俩结婚就会更变得理所应当了!”丫丫心里挺难受的:“有的时候自私得我就想要是这场车祸皇妃离开了,你会不会就可以重新回到我身边了,想着想着我就发现好像你还不会回来一样,我就像是两条交叉的平行线,短暂的相交过后,之后各自在各自的人生轨迹里飞行,即使身心疲惫的想要重新交织在一起,却发现没有回头路了,道理我都懂,可我放不下你,真的放下你!!”

  我的眼睛募的红了,其实我很想告诉她,我也没有放下你,这些年,在经历过小仙女,皇妃这些女孩子之后,我最放不下的仍然是你迟小娅。

  之前我想不通,也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总是用责任心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

  直到自己跑到乞丐村以后,每天看着胳膊上的牙印我才有一种活下去的冲动!那是丫丫带给我的,这是别的女人无法给予我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