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什么办法都没有!!

  给不了她未来,就不要回应,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丫丫我觉得你真的该找一个对象,试着多接触接触别的男生,慢慢的你就会发现其实我就是那么回事,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你别不要脸了行吗,你在我眼里跟好这个字都不挨着,更别提那么好了。”

  “那你为啥就认准我了。”

  “我不知道。”丫丫闷头喝了口啤酒:“我真的有试过跟别的男生接触,他们哪都比你优秀,但是接触接触就发现哪都不如你,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当我媳妇吧,跟我一辈子伺候皇妃。”

  “别做梦了,这话说的太不现实。”

  “我也是扯犊子的,丫爷,咱说点正经嗑,你信我的,你敞开心扉的跟那些男生接触一下,之前你肯定没有想开心扉,你信我的,抱着跟他们谈恋爱的态度去多谈几个,你会发现优秀的男人如此的多!”

  “哎,或许这就是传闻中的热恋贴冷屁股吧,你牛逼,不说了,喝酒。”丫丫不想跟我聊下去了,聊来聊去都看不到一点希望。

  ……

  另外一头,金龙大酒店内。

  王威与一位年近六十五岁的男人正在包房里泡脚,面前坐着两名二十多岁的女技师,她们小心翼翼的伺候这两位爷。

  中年男人戴着一个金色镶边眼睛,眉宇间英气不凡,给人一种很稳健的感觉,丝毫没有社会上那些人的浮夸,更没有老态龙钟的感觉。

  在我国基本过了五十来岁就成了小老头了,可在这个人身上完全没找到老头的感觉。

  只感觉到位高权重四个大字,这样强大的气场就连王威身上都未曾出现过,强如王威这样的高管面对此人的时候也是恭恭敬敬。

  “老师咱们上一次聚在一起还是五年前了,一晃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呀。”王威笑呵呵的感叹一句。

  “时间过得当然快,还记得我刚认识你那会么,你只是个部队的毛头小子,现在是独当一面的大将了,呵呵,说吧,今天约我出来碰见什么难题了?”

  “就是想您了,找您叙叙旧。”

  “哈哈,我还不知道你吗,这么要强的性格没遇到事情是不会找我的。”王威老师看了眼手表:“有事呢,你就快说,咱们师徒间不用那么客气,若是真没事只为了许久的话,我得回去哄孙子睡觉了。这孩子习惯养成的好,到了九点必须睡觉。”

  “真羡慕你哦,你都有孙子了,我家那小子还狗屁不懂,成天瞎玩呢,呵呵。”王威阿谀奉承一句后,便进入主题:“我今天找老师您来还真有一事相求。”

  “说!”

  “最近忍大就要来了嘛,我想给自己再来个荣誉,争取往上跑一跑,感觉自己的身体还行,还能折腾几年,想为国家在多贡献点力量。”王威对这俩技师招了招手,待到屋内只剩他们两个人后王威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嗯,上头正是乱的时候,你趁乱而起是个好机会。”王威老师点了点头,叮嘱道:“只是你要观察好风向,不要站错了队,免得还未露头就被扼杀在原地。”

  “老师这个弟子明白。”王威对他特恭敬:“小心谨慎这么多年,自然不会再这种时刻翻船的。”

  “忍大选举这事我也听说了,貌似赵久阳也对这个职务势在必得啊,你也知道,咱们s海只能选一个人出来,他的竞争力很强,怕你这次胜算不大。”

  “赵久阳,老对手了,呵呵,我不能让他得逞,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忍大代表选举成功,下一步都是上位,谁上位另外一个肯定倒台,我还想在奋斗几年,就不能输给他。”

  “你俩额,这么多年了,像是宿敌,呵呵,你说吧,让我帮你什么?”

  “我有个朋友犯了点事,我想让您出面帮忙往下压压。”

  “一般的事以你的官衔就能压住,你都办不了的事,得多严重?”

  “张耀阳杀人案。”王威缓缓的说了六个大字。

  王威老师一愣:“你该不会是想替他翻案吧?”

  王威点了点头。

  “为什么?收了人家的好处了?”

  “老师你看我像是差钱的人么。”王威跟他老师说话也不避讳:“这次s海选举,需要市民投票,而我这几年干的虽然还算不错,人缘也算可以,但我没有必胜的把握,赵久阳来势汹汹,我一点都不能输。”

  “所以张耀阳能给你带来什么?”王威老师直接问出重点。

  “他背后的关系千丝万缕,他的家族生意走网娱,他能给我带动一大批s海市民。”王威如实说道。

  “你是想让这个案件往后拖一拖,还是直接洗白?”

  “直接洗白,他之前当过兵,干过卧底,目标就是抓老七那伙人,所以只要上头点头,官宣他是为民除害,这人就能洗白,难就难在上头大佬动怒不肯点头,以我的层次还远远不够资格跟他们接触,所以我想到了老师您,也只有您有这个能量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办,毕竟轰动全国的杀人案,这样,我先帮你上去探探那些老家伙的口风,可以的话,我就帮你办了,到时候可能要出一笔价值不菲的钱,可别嫌多。”

  “这个我明白的,只要能办,钱不是事。”

  “好了,就聊到这儿吧,我还得回去哄孙子呐。”老师看了眼手表笑呵呵的离去。

  “老师,我送送您。”

  片刻后,王威离开金龙大酒店,迈步回到自己的车里,司机张口问道:“搞定了?”

  王威点点头:“我老师出马应该差不多了。”

  “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他(张耀阳)家固然是做网娱的,可你只要帮他把案子往下压一压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帮着他洗白呢?”

  “你说呢?”王威反问道。

  “你想将他收编?!!”司机震惊的看着王威。

  “是的。”王威点点头:“我只有尽心尽力的帮他们,他们才会拼了命的来回馈我,赵久阳是个难缠的对手,我需要有个张耀阳这样的狠角色来替我完成一些我无法出面的事。”

  “他一个孩子能行吗?”

  “他敢杀人你敢吗?”

  “……”司机无言。

  “我一直在找一个地下话事人,一直没有合适的,我仔细想过了,如果将张耀阳这个人发展我这边的人,不仅有能帮我做事的人,同时也让晴晴的人身变得自由,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怕就怕在你是养虎为患,晴晴给人家准媳妇害成那个样子,他又怎么会甘心不报仇,而且晴晴也是一心想弄死张耀阳,两个对手变成合作关系,这件事有点复杂又有点好玩了啊。”

  “就算他是一头虎,我也是训虎师,想露出锋利的爪牙,要经过我的点头才可以!”王威无比自信的说道。

  “但愿你赌的是对的。”

  “这些年,我就没输过!”

  ……

  葫芦娃火锅店,丫丫跟沈梦瑶两个人喝得都有点多,我腿脚还不方便,王禹见状后连忙跑过来接人:“哎呦喂我滴姑奶奶,怎么又喝这么多,身体不要了是吗!”

  王禹看似责怪,语气实则温柔。

  “嘿嘿嘿,王禹我们回家。”沈梦瑶嘿嘿一声傻乐,随即拉着王禹就要走。

  “你俩不行打车回去吧。”王禹想给我俩制造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说了一句后就带着沈梦瑶匆匆离开了。

  我想了一下,就用她的电话给钟不传打了一个让他过来接,随后我们两个人一起给丫丫送回了家。

  安顿好丫丫以后,钟不传又开车送我回家,路上,我问他:“最近跟晨曦处的还行吗?”

  “挺好的,我看中了一套房子,首付的钱我快要攒够了,你别说哈,到时候给晨曦一个惊喜,等着晨曦毕业,我就用房产证,车钥匙跟她求婚,嘿嘿。”现在的钟不传一改花心大萝卜的姿态,变得勤奋苦干,每天再苦再累他也咬牙坚持,幻想的就是跟晨曦求婚那一刻,几乎每个夜晚在睡觉之前,他总是要过一遍求婚流程,然后晨曦留下幸福的眼泪点头答应时,他就感觉一点都不累了,嘴角会挂着笑容美滋滋的睡去。

  “我妹子能遇见你这样的好男人是她的福气。““耀阳哥,咱哥俩客套的话我就不说了,到时候如果晨曦的妈妈她们不同意的话,你帮着说点好话呗,袄,求你了。”

  “你这么勤奋肯干的小伙,我智允妈为啥不同意,肯定同意啊,到时候咱俩亲上加亲,更好了,呵呵,前提是你得对我妹子好。”

  “那你放心,我对晨曦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钟不传立即拍胸保证道!

  “你这身衣服还是刚来s海那会买的吧,都旧了,咋不换套新衣服?以你现在赚的钱,买套衣服没难度吧?”扫了眼钟不传身上穿的洗的已经有点掉色的媳妇说道。

  “不买,这年头钱难挣,屎难吃,我得攒钱,这不刚交了首付,分逼不剩了,马上过年了,我得攒点钱给晨曦置办一套像样的衣服才行,你说我给她买名牌还是化妆品好呢?”钟不传张口闭口就是晨曦,已经完全不考虑自己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