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你说的这些我妹子她缺吗?什么都不缺,你就把自己照顾好就可以了。”

  看似一句平常的话却在无形中伤到了钟不传的自尊心,他将他仅有的唯一能做的对晨曦的好,但在我们眼里却显得那样可有可无。

  他点了根烟,将这不爽的情绪压在自己内心最深处,随即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我也只是好心,想让他过得更好一点,不要委屈自己。

  努力奋斗固然重要,可若是将自己都活没了,失去的东西也就太多了。

  跟钟不传分开后,我便回了家。

  而钟不传则是有点饿了,看了看的钱包,最终也没能舍得去买一个汉堡,而是直接走进商店里卖了两袋老坛酸菜牛肉面,回到家中烧了壶水,将泡面泡在里面,然后用碗给盖住。等着泡攮了就直接吃。

  等待的过程中他也没有闲着,拿出文件表格不停地琢磨以后的事情,就当看文件看的头昏眼花时,电话意外的响了起来。

  他扫了眼电话号码,一看是晨曦便立刻接了起来。

  经过上一次的两个人误解后,两个人的电话明显变得勤了起来,打电话几乎没有不接的时候,都是秒接。

  “哎,媳妇。”

  “不传这么晚没有打扰你休息吧?”晨曦一个人坐在宿舍里拿着指甲刀剪着小脚丫上的指甲盖甜甜的问道。

  “年轻人哪有这个点睡的,呵呵。”钟不传将碗打开醋溜醋溜的吃了起来,那叫一个香,并且告诉自己,这个比汉堡包好吃……

  “你在吃面条?”

  钟不传一愣:“昂,刚跟客户吃完饭,净陪他喝酒了,我自己在下点面条,呵呵。”

  “方便面还是龙须面?”

  “必然龙须面呀!”钟不传不想让晨曦担心自己编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言。

  “那还行,我告诉你袄,可不能吃方便面,那东西对身体都不好的。”

  “没事儿!”

  “别没事儿,你要是身体整坏了,我怎么办啊。”

  钟不传心里暖暖的,又看了眼今天自己首付出来的楼房钥匙,心情不错的说:“哎,你过年回东北吗?”

  “肯定回呀。”

  “行,我今年也回去,到时候给个小惊喜。”

  “别说哈,说出来就不叫惊喜了,我期待着呢!”

  “好嘞。”

  晚上钟不传跟晨曦聊了不知道多久多久,一直聊到晨曦那边睡着没有声音了以后,钟不传才抻着懒腰,拖着疲惫的身躯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又是顶着通红的眼睛起来工作,非常非常的累!

  可他为了顾及晨曦的感受,只能这样。

  他相信,自己的拼命付出会有得到回报的那一天。

  ……

  h市,段宏楠给秦子晴的父母放走以后,他跟徐小峰,小白几个兄弟来到一家澡堂子店泡澡,这三个人都是混社会吃饭的,身后的大纹身看着就特别他ma社会,他们三个周围根本没有人敢靠近。

  段宏楠脑袋上挂了一条毛巾,嘴里叼着烟,脖子上大拇指粗的金链子正闭目养神。

  “楠哥,张耀阳说会给我们一笔钱,怎么这个点了钱还没打过来,会不会耍我们啊?”徐小峰将钱看的很重,他们办完事,钱没收到,不免有些心慌。

  “慌什么,晨曦她哥不差事,他说给就一定给,咱们安心等着就完了!”

  “给多少哇?”小白舔了下嘴唇问道。

  “没问……”

  “没问??”徐小峰跟小白两个人蹭的一下窜起来:“你为啥不问??大哥,我们干的是掉脑袋的事,你问都不问??”

  “你俩别他ma逼逼怕别人听不到怎么着?”段宏楠呵斥一声:“他是晨曦的哥哥,我能问那么多么,愿意给多钱给多钱呗,到时候一分不差你俩的就完了,咋那么墨迹呢。”

  “大哥你泡妞,我俩还得跟着承担风险呗。”小白这个人比较实,说话唠嗑也不经过大脑,不走心,有啥说啥,这样的人好交,只不过说话不中听一些。

  “你啥意思,怕我贪污你俩钱呗?”段宏楠有些火了,梗着脖子质问道:“钱就他ma打这个卡里,他愿意打多少钱咱三平均一分就完事,我段宏楠啥时候跟你们藏过心眼?”

  “你看你急啥眼呀,我们不就是想问问么,你别在当冤大头了,袄,十万块钱办的事,他最后给咱一万打发了,咱哭都没地方哭。”

  “他打一万,剩下的九万我补你,草!”段宏楠火了,扑棱一声从浴池里站起来,走到按摩椅上叫了一个技师给他搓背。

  他也挺无奈的,首先拉着兄弟们干这件事肯定是为了钱,这点无可厚非,承担多少风险,拿多少钱,一点毛病都没有。

  而且这件事也就是我找段宏楠做,如果换做别人,段宏楠肯定会先讲好价格,并且钱一定是要先打他们卡里的,他们才会去做事。

  而段宏楠之所以没跟我走那个流程,完全就看我是晨曦的哥哥,他不好意思说,就只能等着。

  等着等着,兄弟们心里不托底了,这也正常。

  “行了别搓了。”段宏楠烦躁的走到衣柜里,拿出手机想了想,然后咬牙给我打了通电话。

  “哎,宏楠?”刚准备睡觉的我,手机一下子响了,我便拿着电话走进卫生间轻轻的应了一声。

  “耀阳哥你干嘛呢?”

  “刚要睡觉,怎么了,出问题了吗?”我心里咯噔一声,以为段宏楠他们那边出事了。

  “什么问题都没有,我们很安全,明天想离开h市回bj了,那钱……”段宏楠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觉特别扭。老是张口要,显得好像别人不给你是的,不要的话兄弟这边还没办法交代。

  “着急要吗?”

  “着急。”段宏楠咬牙回道。

  “我今天跟人家发生点冲突,刚解决完,钱我想当面给你,你直接来s海吧,方便不?”

  段宏楠一愣,想了半天最终咬牙说道:“方便!”

  “你要是没钱了,我先给你打过去几千,你们哥几个把机票先买了过来,算我的。”

  “这点机票钱还是有的。”

  挂了电话,段宏楠眼睛眯了起来,早在一旁竖着俩大耳朵听的徐小峰跟小白两个人就说了:“他怎么说?”

  “让咱们过去当面给咱这钱!”

  “我草,他几爸什么意思昂,之前说打卡里,现在又说面谈,他也是混过社会的人,不是不懂里面的行情,我看呐他喊我们过去,肯定是想少给点,你当着面一定不好意思拒绝,这逼挺损呐,我告诉你袄,他要是给了少十万块钱,我肯定不干!”小白率先表态。

  “我也不能干,宏楠咱们兄弟是兄弟,金钱得明算账,这钱我愿意拿来请你下饭店,大宝剑,咱们兄弟几个之间挥霍了我都没有二话,但是要是让张耀阳给我们坑了,我直接掏刀捅他,这钱我也不几爸要了,给他当医药费了!”徐小峰带着不满的情绪说道。

  “你们第一天跟他打交道吗,他不是那样的人!”段宏楠心里也火了,他的想法也都跟他俩差不多,感觉我要坑他们了,就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他瞪着眼珠子冲徐小峰吼道:“你俩废话给我他ma少点,忘记晨曦怎么对待你的了吗?啊!”

  “人都是会变的,尤其越有钱的人他就越抠,晨曦对我好,我领晨曦的情,我也会拼了命的对晨曦好,但晨曦是晨曦,她哥是她哥,不能混为一谈!”

  “我他ma说了,钱不够我补!墨迹啥。”说完段宏楠阴着脸上楼睡觉了。

  “哎,楠哥就是太几爸讲究了,脸面拉不下来,咱被人坑都没办法说。”徐小峰跟小白二人对视一眼,叹了口气说道。

  “没事,他张耀阳敢坑我们,楠哥不好意思整,咱俩干他就完了呗!”

  “太他ma生气了,必须找个娘们泄泄火,不然呐我明天这嘴就得长满大火炮。”

  “你少跟这里的娘们玩上嘴唇亲下嘴唇,到时候就是不长泡能摆平的事了,整不好你的死。”

  “滚你妹的,我几天没练你了?不服了是吧?”

  “呵呵哒!”

  两兄弟互相斗嘴的进了包间,一人点了一个小姐,随后卖力的奋斗起来。

  段宏楠则是看着手机上晨曦的照片,看着她笑的甜甜的样子,原本心里很大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消,自己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笑了笑,然后对着晨曦的照片挺痴迷的狠狠的就是一大口!!爱你!!

  咯吱一声,门开了,一个穿的挺浪,声音挺媚的姑娘进来了:“哥,玩不?”

  “玩你大爷,滚出去!”段宏楠可不好这口,他必须要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留给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

  “不玩就不玩呗,骂啥人呢!一点素质都没有。”小姐白了她一眼就要走。

  “等会儿。”段宏楠不爽了:“你说谁没素质?”

  “说你呢,咋的?”这小姐也是个暴脾气,连客人都敢怼。

  “脾气挺爆啊,我就不信征服不了你。”段宏楠从裤衩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扔地上了:“来,给我趴地上捡起来,再来一声狗叫!”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