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舔了舔嘴唇,斜眼扫了下地上的钱,笑呵呵的就要弯腰去捡。

  一脚大脚丫子踩在上面:“学狗叫!”

  “你这是用钱侮辱我呢?”

  “不然呢?小爷我今天还告诉你了,就是用钱侮辱你咋的,看看你那什么态度!!”本来平常的段宏楠不这样,今天他那俩现实的兄弟张口钱,闭口钱的,给深深的刺激到了,导致心里有火没地方发,就拿人家小姐出气,在一个也赖这个小姐了,面对别的客人的时候都恭恭敬敬的,即便人家说不玩,你也不能掉脸子吧。

  袄,人家玩的时候一个一个爷的叫着,人家不玩的时候直接丢人家一记大白眼,都他ma这么现实的吗?

  我还真就告诉大家了,确实都这么现实。

  每一个小姐她都是有故事的人,而每一个古惑仔也都是有故事的。

  在很多时候小姐跟徐小峰他们这些所谓的古惑仔,江湖人士都属于差不多那种类型,混社会为了钱,干小姐同样为了钱!

  一向重情重义的段宏楠,身上有点老一辈子混子的那种实在劲,冷不丁身边全是这样的朋友让他感到有些无法接受。

  记得上学那会徐小峰跟小白也不是这样的人,怎么到了社会后就完全变了。

  这种理想跟现实中巨大落差,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帅哥你这个恶趣味可以的,但是这个价格嘛,呵呵,你往这拍一千块别说学狗叫,我就是变成狗我也想招给你实现它。”小姐不屑一笑,真不谁装逼,h市的小姐,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一个月轻松两万多,若是在大一点的酒店,洗浴,长得也还可以的这样的姑娘,三到五万非常非常的轻松,七八万的也是大有人在。

  就段宏楠面前这个姑娘一个月三万加,所以段宏楠给她一百块,人家根本不屑一顾。

  “我草,一百都满足不了你了吗?这么狂的吗??”段宏楠有点天然萌的说道:“要不你给我扔一百块,我给你学生狗叫呗!”

  话音落,小姐非常豪气的从钱包里拍出两百:“学吧!我听听。”

  “滚滚滚,谁有空跟你扯犊子。”见到乳房如此好奇,段宏楠脸都憋红了,不耐烦的给人小姐撵走了。

  “没那本事就别装那个蛋!”小姐哼了一声走掉了。

  “真他ma郁闷,让一个小姐给鄙视了。”段宏楠点了一根烟,特郁闷的想着,这年头太他ma现实了,没钱是真不行啊,空有一身侠肝义胆,没处发挥啊。

  次日三个小青年上了飞机,目的地s海浦东国际机场!

  “大哥,如论如何这钱必须要回来。”徐小峰越寻思越憋屈,刚上飞机就在段宏楠耳边墨迹个没完。

  “丑话我们哥俩先说在前面,如果他不给钱,你不好意思张口,我俩可生怼他了。”小白跟着说道。

  “你俩快别逼逼了,恨不得整个飞机上就听你俩说话了,怕别人不知道咱们是干什么的是不?”段宏楠皱眉呵斥一句,随即挺烦躁的闭上眼睛。

  这俩人还是把段宏楠当大哥的,大哥发话了,两个人也就不谈这事了,而是研究哪个空姐漂亮,哪个腿长屁股大能生儿子,哪个声音温柔……

  早晨,我给皇妃洗完脸,帮她刷完牙以后,就给她喂早餐,一边喂她一边跟我爸说:“爸,我让你给我准备的钱准备了吗?”

  “卡在你妈那了。”我爸抽着烟淡淡的回了一句。

  “哦,行,妈,卡给我,我得用!”

  我妈有点不愿意,就说:“用得着给他们这么多钱吗?他们三个人,一家分一万差不多了。也就是绑个人,用不了这么多吧。”

  “妈你还当你们年代的那个行规呢,现在办个事一口价十万,我是张耀阳,杀人犯诶,他们给我做事冒的风险太大,这次要不是看在小晨曦的面上,人家段宏楠根本不会帮我,他为了帮我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咱也不做过河拆桥,办损蓝紫的事是吧?爸!”

  我爸点了点头:“十万够得话,你为什么要拿二十万?咱家现在挺缺钱,你身上的事还没摆平,从健洲那边传来的消息,如果这事王威给你办了,你需要拿个天价数!”

  “爸我心里有数,多的都拿了,不差这十万,我现在手底下没人,我想养一批死忠。”

  “你要养人,做什么?”

  “这个回头再跟您细聊。”给皇妃喂完饭以后,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今天你在家跟你柳儿妹妹玩,我要出去办点事,没办法陪你了,要乖乖的知道吗?”

  “知道。”皇妃傻傻的点了点头冲我嘿嘿一乐,每当她这样傻笑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哎!”

  叹了口气,我从我妈手里接过卡,开着我爸的车来到s海浦东国际机场,三个小时候,我成功的接到了段宏楠三个人。

  “徐小峰,小白,我最好的两个兄弟,你应该有印象,从上学时就跟我一起的,我们老一起打架。”

  “这个是张耀阳,晨曦的哥哥,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好大哥。”

  见面后,段宏楠便帮我们互相介绍起来,并且他特意在里面强调了双方的关系以及重要性,生怕我们起冲突。

  他这俩兄弟他太了解了,真的有可能因为钱跟人家翻脸。

  一旦他们跟我闹起来了,段宏楠帮谁不帮谁,都不合适。

  “这次多亏你们了,咱们找个地方喝点酒,细说!”

  张老二烧烤店,他家是唯一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烧烤店,我们驱车直奔这里。

  我笑呵呵的将菜单递给他们:“想吃啥直接点,这家老板是东北的,烤的味道跟我们家里一模一样,很不错。”

  “哥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嘿嘿,在飞机上早就饿半天了。”徐小峰嘿嘿一笑,从老板喊道:“二十个羊肉,二十个牛肉,二十个大腰子,二十个肉筋,八个烤饼,来一沓啤酒!”

  “你他ma饿死鬼投胎啊!!”小白忍不住训斥徐小峰一嘴,太他ma丢人了!

  “来饭店不吃东西喝白开水来了??!!”徐小峰瞪着眼珠子回道:“每次我点东西你都的损我两句,一会你别几爸吃。”

  “傻*!”小白无语的骂了一句。

  “行了你俩别吵了。”段宏楠也是无语了,刚刚在飞机上研究怎么来一个强*空姐二人组的兄弟,因为两个肉串闹的分道扬镳。

  “随便吃,管够,呵呵。”我笑了笑,看着这俩人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耀阳哥你的事解决了吗?”肉串还没上来,啤酒到是先来了,段宏楠嘎嘣嘎嘣连起四瓶,顺手就推到我面前说道。

  “基本上算是解决了。”

  “基本上……也就是说还没解决完呗?”耳朵尖的小白张口接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呢?”我这一听这是话里有话啊,从刚才在机场接到他们的时候,这个人对我就有明显的敌意,我能很好的感觉到,可又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毕竟我们之间没恩怨,不存在对我有敌意这一说。

  “没事耀阳哥,我们就是关心关心你,知道你遇见苦难了,想知道你怎么样了。”

  “呵呵,没事了,基本解决完了。”

  “耀阳哥我上个厕所。”段宏楠在桌子下面拉了一下小白,紧接着又对我笑了笑,完了走出去了。

  “我也去上个厕所。”小白跟着出来。

  同时肉串刚好上来,不知道咋回事的徐小峰对他俩说:“懒人屎尿多,赶紧回来,一会串都凉了,耀阳哥,咱俩喝一个呗。”

  “走一个!”

  厕所里,段宏楠揪着小白的衣领:“我他ma静告你,说话客气点。”

  “大哥,我刚才说话那还不叫客气?换做别人我早拿话点他了!”

  “人家说了当面给就一定是当面给,你着个毛的急!”段宏楠有些急眼的从嘴里叼了一支烟,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

  “我好想也没他ma说什么吧,你至于这么敏感么!”

  “刚才那话徐小峰听不出来,我们都听出来了,不管他的事情解决没解决,人家不带查你钱的,懂不懂?”

  “最好是这样。”小白冷笑一声:“如果他一会敢说自己现在过得挺难,给我们拿不出来这些钱的时候,别说我给桌子掀了。”

  “我看咱们之间我不是大哥,你才是大哥,你小子我越来越管不住了!”

  “那可不能,我喊你一声大哥,你一辈子都是我大哥!”

  “拿我当大哥就别逼逼那么多!”

  段宏楠哼了一声,随即走了出去,小白舔了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跟着回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桌子上的串除了徐小峰那里有一把外,我们几个都没怎么动。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想着跟他进入主题,客气的跟他们说:“宏楠,你们这次的事办的挺漂亮,我也知道都是看在我妹子的面上,不然一般人不会轻易接这个活,我最近也挺难的,这点钱你们别嫌少。”

  说完,我将卡里的二十万推了过去。

  “知道就好,这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别人不带给你做的。”段宏楠没说话,小白脸色直接变了:“所以耀阳哥,您看您是给我们多少的好处费昂?我宏楠哥跟晨曦的关系摆在那了,不好意思吭声,但我想告诉耀阳哥一句话,您也是在社会上混过得,肯定也能明白我们这些人的难处,对吧?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要是给的数额匹配我们做的事,我们得谢谢大哥您有这么好的活找到我们,如果大哥您给的数额匹配不到我们应得,那我们可真得翻脸了,所以大哥您先考虑考虑好,这个钱给的对不对,在往出推,然后我们在决定拿不拿。”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