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说完话,段宏楠的脸色就变了!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小白,后者直接无视了,就那样吊儿郎当的看着我。笑呵呵的说:“耀阳哥您别生气,我这个人说话有点直,可能不好听,但确实是我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我觉得您是晨曦的哥哥,跟您说话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所以呢,你口中的数额是多少?”我不恼不怒,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看着他问道。

  “哥你以前在东北鹤g那边很出名,我相信您肯定知道里面的数。”

  “别,我不知道,你说。”从桌子上抽出一支烟,缓缓的吞云吐雾起来。

  “哥,这钱我们收下了,这逼酒喝的有点多,您别搭理他。”一直没开口的段宏楠看气氛不对了,赶忙出来打圆场,然后怒气冲冲的看着小白:“你他ma给我老实的坐下!”

  “楠哥,你不好意思说,我好意思说,咱们干的是掉脑袋的生活,过得就是擦边踩线的生活,情义固然重要,可金钱对我们来说更为重要!!我不想无缘无故的当冤大头!!”

  “人家耀阳哥说啥了,你就当冤大头呢??你他ma怎么这么冲动!!”

  “……!”小白话到了嘴边硬生生的憋住了,事实上我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不给他钱,更没说过少他们一分钱,我也知道干这一行的行价是多少,他们为我卖命,我怎么能亏待他们呢。

  而小白之所以爆发主要从昨晚他心里对我就犯嘀咕,一直不信我,直到刚才我说自己过得也不好,他就以为我想给他一点钱打发了,殊不知我的意思是,先说自己情况最近过得不太好,在十万的基础上,先给你拿十万,你跟我,回头,等我日子好起来了,在多给你拿钱,现在这么一看,完全没必要了。

  “不要吵了。”我出言打断他们,笑呵呵的说:“你们为我张耀阳办事,钱肯定一份不少,该咋地是咋的,我也是混过得人,知道这年头钱难赚,屎难吃,这哥们说的挺对的,按正常来说呢,你们办事之前我就得把钱给你们打到卡里去,只不过呢那几天我确实遇到麻烦,连家都没回去,而昨天在你们完事之后也没能第一时间把钱给你们呢,主要是我这脚出问题了,去医院包扎了。”

  我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脚,以及门口放着的两个拐杖,接着我将桌子上的卡放在段宏楠的手里又说:“这卡里有二十万,按照你的话,现在行情是十万,呐,这十万是给你们哥几个的,另外这十万你帮我给我妹妹吧,她上班的位置有点远,不行买个十万之内的小车先代步,就这样,我还有点事就不跟你们哥几个喝酒了,单我买完了,哥几个喝着哈。”

  说完我便笑呵呵的走掉了,这就是我成长的地方,换做以前我肯定急眼了,现在来看,完全没那必要!

  我走了以后,三个人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徐小峰放下手中的肉串说道:“好像不对啊,他如果只想给我们十万块钱的话,干嘛非得叫我们过来呢,我以为他会说点什么,要么砍价,要么是别的,为什么给完我们的钱以后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

  小白也有点懵逼了:“楠哥,你说会不会他原本打算给我们二十万的,然后让我说的有点不乐意了?不然这钱直接给他妹妹就行,为什么非要转我们的手?”

  “你他ma现在才看出来,我早就他ma说张耀阳不是那种狗馊的人!!他一定还有话没说!!”段宏楠气的满脸通红,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小白:“你呀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冲动的毛病!!”

  “我那不是听他说自己过得难,以为他要压价么!”

  “你以为,你以为个几爸!现在好了,闹的这么不愉快。”

  “我们追上去吧,给他道个歉。”小白看了眼杵着拐杖,刚蹦到门口的我快速的说了一句。

  “道个几爸,他肯定以为我们在耍他。”

  众人一愣!

  “不行,我必须去跟他解释清楚,你俩在这等我!”段宏楠脑袋反应极快,连徐小峰这个傻兄弟都能寻思出来的事,段宏楠不可能想不到!

  “耀阳哥等一下。”已经走到门口的我被段宏楠叫住。

  “还有事吗?”

  段宏楠一愣,单单这一句话就能看出来我们的关系明显不如之前了。对他有了陌生感。

  “耀阳哥,你别误会,我们没有……”

  “没有什么?”我出言打断他,笑呵呵的说:“你别多想了,你能在这种时候不管出于谁的面子肯帮我一把,我真的很感谢了,你那兄弟人挺实在的,挺好的,我真有事,就先走了。”

  “耀阳哥那你没生气?”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呵呵。”我笑了笑:“矫情的话咱就不说了,以后有事我还找你。”

  “那行,有事你尽管找我,我宏楠能办的绝对办。”

  “嗯。”我点了点头随即上车离开了。

  “耀阳哥慢点开。”

  “好嘞。”

  我笑呵呵的跟段宏楠聊完便上了车离开。

  随后小白等人出来了,就问:“怎么样?”

  “我也看不出来他到底生没生气。”段宏楠挺忐忑的。

  “管他生没生气呢,这钱咱拿到手就行,走啊,都说上h盛产小杨幂,咱们去见识见识呗?”小白龇牙一笑,徐小峰“酷当”瞬间起立,两个人一拍即合,只有段宏楠皱着眉头一直在看我刚消失的方向。

  车内,我拿出电话给晨曦打了一个过去,电话里的声音很小估计是在上课:“哥?”

  “方便接电话吗?”

  “等一下。”随后我就听见电话里一阵小跑的声音,紧接着晨曦的声音恢复正常:“哥我刚才在上课呢,怕打扰到别人,就出来接的电话。”

  “耽误咱们祖国的小花朵学习了呗,抱歉抱歉哈。”

  “别整嘘的,什么事呀?”

  “我刚才跟段宏楠见面了,除了给他十万块钱办事钱以外,又多了给他十万块钱,你打工那么晚别老坐地铁了不安全,买个小车开着。”

  晨曦愣了愣,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偷偷的打工,段宏楠这个浑球出卖我?等他回来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你可冤枉他了,他真没告诉我。”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肯定知道被,不仅我知道,家里人都知道,你一个小姑娘自己在北j上学,我们能放心吗,肯定得找人保护你的安全呀,别说你打工我们知道,你干啥哥都知道!”

  “这么神?哥呀,咱能别闹了吗,我怎么被你说的出门好像就有人跟着是的呢。”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你一天就瞎嘚瑟,好好的大小姐不当,非得当个服务员,体验人生百态呗?”

  “我这不是寻思呆着也没事,就随便找个工作干干打发打发时间嘛。”

  “行,有这想法是好事,哥支持你。”

  “那我就谢谢哥了呗,等着妹妹大学毕业赚大钱了,肯定给你买个更好的跑车回馈我亲耐滴哥哥。”

  “少忽悠我了行不,你现在打工了有钱了,等着过年回来我必须狠狠的宰你一顿,你一个月工资多少?我就可你一个月的工资造!”

  “哥,你就欺负我!!我打点工容易嘛。”晨曦跟我撒娇,我真的非常享受跟妹妹在一起的时光,真的舒服。

  “你有私房钱的,我可听咱妈都说了啊,到时候打工的钱不够,我就拿你私房钱造!”

  “哈哈哈,哥我给你花多少钱,我都心甘情愿。”晨曦大笑起来,她的开怀大笑让身边路过的男生一瞬间为之倾倒,那笑容是什么?天使吗。

  我心里暖暖的,这妹妹白疼,忽然间我都感觉给她十万块钱都拿少了,心想等着她毕业那天,最次也得来个百来万的保时捷送给她!!

  “晨曦我跟你说个事,以后离这个段宏楠远点。”短暂的欢笑声过后我跟晨曦说了这次打电话的重点。

  “啊?为什么?”

  “这小子跟我玩心眼,刚才……”我将段宏楠他们来了以后,又去厕所先聊天,回来就拿话跟我俩对付,在我看来小白说的那些话都是段宏楠让的,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至于我刚才为什么没有在他们面前生气,是我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

  能用,我就用,不能用,就拉到。

  人成熟的标志是什么,喜怒哀乐不展现在脸上,不让别人看透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这样的人最可怕,我就想成为这样的人。

  我可以不跟任何人说我心里的想法,但跟晨曦说说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可惜了这帮人,我真的想收编做为已用,段宏楠,一个出色的大哥,若是好好培养,以后一定是一方枭雄,重情重义,敢打敢拼。

  小白,这个人说话容易得罪人,但是没心眼子,利益心重,这种人最容易叛变,但也最容易掌握,只要他是有欲有求的人,那就好整。

  而那个徐小峰,就属于最单纯的那种人,大哥说干,他就干,大哥发话连自己老板都得干的那种人,说好听点就是实在,说难听的就是傻兄弟。

  我很器重段宏楠,非常看好他,完了跟我整这么一出,我就有些火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