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威续上一支烟,心里愈发的挣扎起来。

  在勾心斗角的官场里,本就让王威在平日里感到心累的一批,回到家能有个这样的女人真的蛮好的。

  他咬了咬牙走下床,随即从身后拦住秦子晴的腰:“一直以来我有个事没跟你说实话。”

  “什么事?”秦子晴不以为然的问道。

  “其实我有老婆……”

  秦子晴噗嗤一声就笑了:“你说的不是废话么,没老婆儿子怎么来的。”

  “我的意思是我一直都没有离婚,我是个有家之夫。”

  下面条的秦子晴忽然停顿半秒,不敢相信的问:“你没离婚??”

  王威点了点头:“所以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们之间没有可能,她从我还是一个小科级干部的时候就跟着我,现在我好了,儿子大了,她也老了,我不能抛弃她,她将最好的年华都给我,我怎么能负她!我不饿了,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王威便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这一次秦子晴却是没有阻拦,看着楼下王威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男人啊男人,就是虚伪,人家把最好的年华给你,你在外面玩够了想回家了?可能吗?我最好的年华给谁了?等着吧,一个月后我看你还能说的这么洒脱么!出来玩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

  半个月后,我们得到最好的消息就是王威那边已经着手给我运作了,尽量将我漂白,从一个杀人犯到卧薪尝胆,击杀恶势力的英雄转变也就在一瞬间。

  这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袄,原来张耀眼不是杀人犯,他是卧底,他是英雄!!!

  一句话说的很容易,但里面操作起来的难度与艰辛只有我自己明白!!

  舆论风向总是转的很快,原本高度重视我这个新闻的网友们,待到我彻底洗白以后,渐渐地又看向别的新闻去了。

  例如谁谁家的媳妇出轨助手,谁谁谁家的媳妇深夜洗头出轨嘻哈出名啥的。

  在这个物欲纵横,跟新换代频繁的社会里,没有人会支持关注一件事太久。

  而我的事在刮起一阵小旋风之后,就像石头砸进大海一般,激起一小片浪之后,悄无声息,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一切归于平静。

  “实在不行将公司卖出去吧。”事情已经快要办完了,钱还没给人拿够,王威也能理解,毕竟一千万不是小数目,他给了我们一些时间,最晚还有三天到期限,如果拿不出来,这件事就没办法往下继续运作,就差一步了!

  我叹了口气:“公司我不想卖,这是我的心血,这钱我想办法弄吧。”

  “你弄,上哪弄?”我爸皱眉问道。

  “丫丫回来了,联系了一些银行的朋友,今天去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给贷下来,袄,对了,不到万不得已别去找我干妈了,人家也不容易,不能啥事都找人家。”我沉思了一下说道。

  “去吧,成不成给我打个电话!”

  出了家里后,我便开着我爸的车赶往机场,刚走了一半,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迟小娅打来的,电话里的她暴跳如雷:“我糙你个奶奶死耀阳,人呢??”

  “你到了?”我愕然!

  “我到了?说没说九点十分到,现在快十一点了,你问我你到了??”丫丫都快等疯了,第二波飞机上的人都要到了,我还没出现!

  “路上堵车,马上就到了,在忍忍,火气不要大嘛。”我尽量安抚着她的情绪。

  “我看你就没拿我当回事,这要是别的女人在这里等你,你早就来了,哼!”

  丫丫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我无奈一笑,脚下加大油门,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顺便买了捧鲜花。

  半个小时候后,我将手里的鲜花递给丫丫:“呐,对不起喽,我来晚了,这个送给你,赔罪。”

  “算你识相!”女人都是经不住哄的,她见到鲜花后,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傲娇的走上副驾驶:“花,我很喜欢,谢谢。”

  “闽南歌曲,欢喜就好,摇!”我二逼呵呵的来了一句,随后丫丫挺配合我二逼呵呵的跟我摇了一会儿:“别闹了,说点正事,这家银行的行长他儿子在追我,这次办事也是找他儿子办的,就像你说的,我得多跟这帮男生接触接触才行,你不会吃醋吧?”

  “我吃什么醋,你能敞开心扉,走出自己的世界那是最好的事情了。”

  “嗯,一会去跟他聊聊,基本没什么问题!”

  “妥了。”

  有钱人家的孩子单看外表就能看得出来,并不是所有的富家公子哥都是那种吊儿郎当各种装逼的少年,眼下丫丫的这个朋友,给我的感觉就是他ma一个绅士!

  说话,举止都特别的优雅,跟他聊天的过程也很愉快,这个人笑了笑:“竟然是丫丫的朋友,我也不说别的了,你们公司可以抵押,一千万可以批最快也需要三天,一会你跟我去做个合同,签个字,走个正常流程就可以了。”

  “谢谢谢谢。”我连忙弯腰感谢。

  “谢就不用谈了,你是丫丫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银行行长家的儿子,我们暂时叫他帅儿子。

  “好,一会儿让丫丫陪你看场电影去!”我笑呵呵的说完,丫丫在下面偷偷的在我胳膊尚宁了一圈,我知道她对于我拿她当商品这种事感到不开心了。

  “可以吗?”帅儿子期待的看向丫丫。

  “当然。”丫丫露出一个挺勉强的笑容应道。

  “好,我去趟卫生间。”这小子客气的站起身,实则走向吧台算账去了,殊不知我早就已经将帐给结了。

  “你他ma什么意思?”待到帅儿子走后,丫丫收起笑容,狠狠的在我胳膊上又拧了一圈,疼的我诶呦直叫唤。

  “什么什么意思?”

  “你别跟我装迷糊,人家帮你办事,干啥我陪他干电影,你怎么不去!!”

  “我要是个姑娘我陪他睡都行!”我恬不知耻的回道。

  丫丫眯着眼睛看着我不说话了,看的我发毛,索性转移话题:“卡里还有钱吗?”

  “没有!”

  “正经的。”

  “干嘛?”

  “有些事还需要解决的,我得用钱。”

  “你指的是黄平跟浪斌?”丫丫这女孩子就是她ma聪明,很多话我不用明说就能知道,当然她不是猜的,而是自己没事就在那琢磨我的事情。

  “嗯,我回来了,公司要重整旗鼓,黄平跟浪斌这俩人一定不能留!”我目光笃定的说道。

  “你想留也留不住,人家得去秦式集团大帝国过好日子呢。”丫丫面带讽刺的讥讽道。

  “嗯,钱先借我吧,回头赚钱了还你。”

  “不好意思,不借!!”

  “为什么?”我瞪大了眼睛问道。

  “咱俩非亲非故的我凭啥借你,你从帅儿子那办了一千万的事,完了我去陪人家看电影,那你从我这借钱,是不是得有点表示啊?”

  “呃……要不我陪你睡一觉?”

  “不睡你是狗的?”丫丫上纲上线!

  “汪汪汪!”我很果断的把舌头伸出学着小狗叫的动作,逗得丫丫哈哈大笑,直骂我不要脸。

  “你俩玩什么呢,这么开心。”帅儿子带着微笑回来了:“你怎么把帐给算了?”

  我收起玩笑之心:“我们请大公子吃饭还让你掏钱,那不是打丫丫脸么。”

  “滚袄,你别说话,我现在烦你。”丫丫有点要急眼。

  “好吧,我滚了,滚之前你看看这钱??”

  “一会打你卡里,别墨迹,自己滚,消失在我眼前,马上!!麻溜,利索滴!!”丫丫指着大门口。

  “好嘞,丫爷,臣,退了!”

  看着我欠蹬欠蹬的离开了,丫丫露出一个烦我的表情对帅儿子说:“这货就是烦人,我老膈应他了。”

  “我看不是吧,膈应他还能给他办这么大的事么,你可是轻易不求人的哦。”帅儿子含笑着说道。

  “嗨,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我要是不帮他,他得要饭,一会我们去看什么电影?”

  “有一部新上映的爱情片挺有意思,后来的我们,听说很好,一起去看?”

  “那有什么意思,校园爱情片里的男女主角都太矫情,不适合我,听说咒怨6上映了,据说老吓人了,咱们去看看呗。”丫丫挺期待的说道。

  “鬼片啊……”帅儿子想说您口味这么重的吗!

  “昂,都是假的,你怕啥,走,看个刺激呗,万一我看害怕了没准扑到你怀里你是不是还能趁机抱得美人归?”丫丫抛出诱惑的条件对帅儿子挑了挑眉毛。

  “是哈,我们走!!”

  帅儿子觉得丫丫说的有道理就傻呵呵的跟丫丫去看了,殊不知一般主动想看鬼片的女孩没有一个是害怕的,甚至她们能在最恐怖的情节那哈哈笑出声,想用鬼片来泡她们,简直难如登天。

  丫丫知道帅儿子胆小,特意找一部鬼片看,倒不是她想看,主要是丫丫觉得电影院里的气氛太暧昧,灯光太暗,在看点爱情片,万一给他看动情了,摸自己一把,亲自己一下,自己是拒绝还是不拒绝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