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吧,显得自己不懂事是的,人家刚帮了你那么个大忙,摸你一下手能咋的?多少个女人可以献身都没说话,你装什么清高,你多啥啊?

  不拒绝吧,丫丫是真不喜欢这种带颜色的交易,更何况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占自己便宜,她真容易动手打人家。

  智商一直在线的丫丫果断选择看恐怖电影,吓得帅儿子全程都在高度紧张当中。

  “啊,好可怕!!”丫丫还是错误的低估了帅儿子的智商,这货趁着恐怖情节出现时抓着丫丫的胳膊就往她怀里钻,弄得丫丫是相当无语。

  “你真的假的,挺大老爷们怕这个?”丫丫只好拿话点他,最起码你也得你心爱的姑娘面前展现出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吧?装是不是也得装一把?

  “你不要不信这个小的时候我见过!!”帅儿子神神道道的显然吓个不轻。

  丫丫无语的翻着白眼,在她看来明显是后者在那装的。

  一场电影看完,还是不可避免的让帅儿子占了一丢丢便宜。

  两个人一直走出电影卷,丫丫才发现这货不是装的是真的怕,如果是装的,不会装的此刻脸色煞白,腿肚子仍然在抖。

  “大锅,你真的假的?电影都散场了。”

  咕噜!

  帅儿子咽了口口水:“我怎么感觉背后有人跟着我呢,你回头看看有没有鬼。”

  丫丫:“……!”

  后来这小子死活不敢回家,丫丫只好带他去人多的夜市溜达一圈,两个人买了点羊肉串一边走一边溜达。

  丫丫笑了笑:“你要是真的怕,早点说嘛,不看这个电影就完了呗。”

  帅儿子此刻好很多了:“你喜欢看,就随你呗。”

  “对我这么好哇。”

  “对你好是应该的,内个……”帅儿子咬了咬嘴唇,有些忐忑的问道:“张耀阳是你男朋友不?”

  “不是,干嘛这么问?”

  “那你有男朋友吗?”

  丫丫噗嗤一声就笑了:“我要有男朋友,现在不在家跟男朋友暖被窝跟你在这压马路袄。”

  帅儿子一听激动了:“真的!那你能不能考虑考虑我做你男朋友?”

  帅儿子的问话很直接,一点不扭捏,也不假惺惺,这样的干脆利落到是丫丫很欣赏的那一类男生。

  帅儿子问完以后心里特别的紧张跟忐忑,他看着丫丫期待着她的回答,见丫丫沉默,他又说:“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呗,我知道今天这话跟你说完,可能连朋友做不成,但我更明白得不到你会更加的痛苦,我想试一试,但你要是真的对我没有一点兴趣,我们还是当好朋友。”

  丫丫抬头看着面前有些腼腆,有些紧张的大男孩,从他眼里看到了对爱的渴望。

  换做平常丫丫肯定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但她脑海里突然冒出我对她说的那句话,不敞开心扉接触别的男孩又怎么知道别的男孩适不适合你呢。

  想了想自己马上二十五岁了,也该到了谈恋爱的年纪,在张耀阳那边是等不到花开结果的那一天,那就不妨试一试?

  这样想着,丫丫就说:“可以试着接触接触。”

  “啊??”帅儿子愣了,他都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却听到丫丫这样回答,当下立马兴奋:“这么说你同意当我女朋友了?”

  “只能说可以朝着那个方向试试,但没说答应做你女朋友,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你看我表现就完了,女孩子应该享有被追的权力!”帅儿子笑的都要合不拢嘴,他认识丫丫挺长时间了,也知道丫丫不是会为了钱而怎么样的女人,并深知这个女人超有个性。

  她跟别人不一样,如果能够追到她,自己简直不要太幸福,尤其看着丫丫那绝妙玲珑的身姿,简直不要激动。

  要是摁在床上……哈哈哈哈。

  帅儿子已经进入自己的世界里,流着哈喇子开始胡思乱想了。

  丫丫猛地就有些后悔了,可不管咋说,话都已经放出去了,那试试就试试吧。

  三个小时之前……

  丫丫将卡里的钱打到我卡上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丫头是这么有钱的,这个数额的钱竟然说转就转过来了,真心小富婆。

  我拿着这两笔钱,约上了黄平跟浪斌在我家楼下见面。

  咚咚咚!

  黄平打开门一看,是急匆匆的敢来的浪斌:“耀阳联系你了吗?”

  黄平苦笑道:“正准备过去呢。”

  “你说他找我俩是不是要我俩算账?”浪斌心里慌得不行:“秦子晴这边忽然就消停了,大佬博弈完,人家坐在一起喝茶取乐子,咱俩他ma遭罪了!”

  “确实是咱俩对不起他,不管怎么说总归要有个结果的。”黄平倒也还好,如果我真想找他麻烦,那天就不会放过他了。

  “不行,咱俩不能就这么去了,我觉得还是报警让警察在暗中保护我们比较好,万一耀阳这人在。”

  “没有那么多事,他要真想找你们麻烦就不会给你俩打电话一起过去了,张耀阳想搞你俩,你俩找多少jc白费,再说了jc局你们家开的?随便说找就找的?”汐汐穿着睡衣手里敷着面膜就出现了:“按照我对他的了解,这次肯定还有别的原因,但不会是找你俩报仇,放心吧,毕竟你俩也只是小人物,皇妃的事跟你们又没有关系,上一次黄平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所以耀阳不会害你俩的。”

  “真的?”浪斌下意识的就看了眼汐汐雪白的大腿,有点挪不开眼睛,着实太养眼了。

  “当然。”汐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直径坐在沙发那翘着二郎腿,里面的风光若隐若现,让浪斌一阵咽口水。

  傻乎乎的黄平并没有发现这俩人的小举动,催促着说:“快走吧,一会耀阳哥等急了。”

  “你还叫他哥!!”浪斌说:“现在他是我们的对手。”

  “不用你强调,这不是习惯了么。”

  这哥俩的感情不错,从当兵一直到进入社会基本上属于天天在一起的那种,虽做不到有难同当,但绝对可以做到有福同享。

  片刻后,两个人忐忑的与我见了面。

  “耀阳,你找我们?”浪斌率先开口,划破了这个夜的寂静。

  我狠狠的裹了口香烟,将一支烟抽完,扔在地上用脚来回拈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我们认识多久了?”

  “七年……快八年了吧。”浪斌愣了下回答。

  “哦,快八年了,你俩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兄弟就是用来坑的,呵呵。”我有些伤感的笑了起来。

  “耀阳,我们……”

  “停。”我伸手打断他们:“事实已经发生,多说无益,你们跟我了近七年的时光,从在一个宿舍打架到最后一期打别人,这些年经历的种种仿佛还在昨天,我曾天真的以为咱们兄弟几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要我张耀阳风光了,就能带着哥几个一起风光。事实却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确实如铂叔所说的那样,我应该更冷血一点,站在我的位置本该没有朋友可言,幼稚天真的我竟然选择相信了你俩。”

  说到这,他俩将头低的很深。

  我深呼吸一户口,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随即将卡以及事先拟定好的合同拿在他俩面前:“兄弟一场,我不想分开的时候太过极端,路是你们自己选的,现在交出股份,离开秩序公司,这里面有一些钱,是我目前能给你俩拿出最多的金钱了,嫌多还是嫌少就是你俩的事了。”

  两个人顶着股份转让合同沉默半天,谁都没有去签那个字,黄平噗通一声给我跪下来:“哥,我们错了,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回来吧,我们知道错了。”

  啪!啪!啪!

  黄萍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抽着自己嘴巴,他是真心后悔了。

  “哥,我们错了。”

  浪斌见黄平都这样了,自己也不拿着了,同样跪在我面前咔咔的抽自己嘴巴,祈求我的原谅。

  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当下有些动容。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别都要结婚的人了,别轻易给人下跪,我承受不起。”续上一支烟,我一屁股也坐在地上:“矫情的话我不说了,虚伪的话我也不想唠了,我无法跟自己昔日的兄弟兵戎相见,但你们确实不可能在我的公司继续呆下去了,别的我告诉不了你们,只能说趁现在还有机会,你们拿着钱愿意去哪去哪,千万不要去秦式集团,因为我跟她之间的恩怨,还没有结束!我们之间必定会倒下一个。”

  “哥,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您就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放你ma屁!!我说了一切都回不去了。”我怒吼着指着我家里的方向:“我给你们机会,谁给她机会了?啊!你们谁给过她机会了!!!”

  两个人脸憋的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话已至此,要说的我也说完了,拿着你们的钱滚蛋,合同快点签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当然钱你可以不要,合同你也可以不签,想继续留在秩序公司惹我心烦,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手段有多残忍,我张耀阳向来不是一个心胸豁达之人,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你们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计时开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